@15055472117-blog
精神控制人体实验 mind control
Posts
56
Last update
2017-06-18 06:56:11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退伍军人王焰向公安部安徽省公安厅举报信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期保护以余井镇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团伙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伍军人王焰向公安部、安徽省公安厅举报信

     公安刑事侦查局: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

    安徽省公厅打黑除恶行动队:

    对象: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期保护以余井镇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团伙,对退伍残疾军人王焰进行长达十年的迫害洗脑和被精神病而至今无法正常工作生活2007——2017。

    内容:

    王焰,1998至2003年在江苏南京73211部队服现役,2003年7月因在原部队服现役期间参加江苏高邮抗洪导致病情加重(强直性脊柱炎),被原部队评定二等乙级残疾,发《革命残疾军人证》,苏卫荣字第00209号,并于同年12月退出现役回潜山县。我今天需要举报的是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期充当该县以余井镇黑社会组织性质为大头目犯罪团伙的保护伞,并利用自身职权便利,和潜山县民政局相关人员一起,在2007年左右对王焰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执行煽动社会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的精神控制术(洗脑),并且暗中勾结以潜山县余井镇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和邪教组织,有计划、有目的地将我操控成一名精神病人至今而无法正常工作生活,对王焰家人生活的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也利用黑社会组织(地痞)长期进行破坏迫害甚至于虐待等见不得光的地下秘密活动。

    结果:

    由于长期的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导致我有医院检查的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给我甚至我的孩子、家人精神和身体带来终身无法逆转的损害。

    怀线索:

    潜山县的黑社会组织以余井镇人居多,黄柏镇也有,因为听说以前黄柏镇有一家全部被当做实验品做掉了,我生活的潜山县梅城镇政府不少干部经黑社会组织拉拢腐蚀加入了黑社会,成为了保护伞,替黑社会效力卖命,成为给我洗脑的传话筒、留声机。

    具体的涉黑涉腐或骨干成员职务和名单:

    潜山县原委书记徐雷生(重要负责人),现任潜山县政法委书记昌盛,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黄奕、汪晓春、陶世罕、县公安局侦查(经侦、刑)大队吴晓刚等等(负人及重要骨干主要在公安),潜山县副县长操龙文(骨干),原梅城镇政府副书记王水生,梅城镇政府原书记余永灿(骨干),潜山县计生委张祖东,潜山县民政局副局长李晓涛、优抚股余劲松(重要成员),梅城镇政府现任书记张文胜(骨干),梅城镇政府现任副镇长江海峰(骨干)、工作人员汤富强、张陈刚(小喽罗),潜山县法院执行庭长汪守源(骨干)、潜山县法院黄埔法庭法官朱邦斌,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王银河、吴汪保(骨干)、周炉、全炉、“鸽子”、王数清,汪力强(梅城镇东关乡社区)。

    我需要声明:我没有什么事对不起共党,我也没有加入过什么非法组织,不应该成为黑恶操控的实验品。上面是我举报的抽象线索,但由于我是受害人,社会弱势群体,无法获取更多的有价值的情报线索。我从2008年逐级进京上访,但幕后陷害我之人依然步步高升,为虎作伥,希望这次举报能得到公安部、安徽省公安厅等职能部门的高度关注和重视(安庆市公安局有包庇嫌疑),并像处理重庆文强一样,将这种警匪勾结、害命谋财式的反人类的黑社会组织和隐藏在潜山县政府部门的保护伞一网打尽。在现代文明法治的社会里,在大别山革命老区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还隐藏着一群吃人不吐骨头,作恶多端,凶狠狡诈的黑恶势力,靠金钱美女和“义气”拉拢腐蚀政府部门重要人员对我家执行残无人道的精神控制术,这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们无法接受的,希望得到上级领导和职能部门的高度关注,早日将他们绳之以法,一网打尽,让我及我家早日恢复正常人的生活,享受普通人的人格尊严和安全保障,还潜山县一片法治平安正义的天空。

    附相关人员照片若干。

     举报人:王 焰

    20170525

    湖北武漢彭公乾精神控制(腦控)受害經歷(可能已癌死)002

    湖北武漢彭公乾精神制(腦控)受害經歷(可能已癌死)002

    送交者:

    中國受害王焰

    2016年05月07日17:33:14 于 [天下論壇]

    發送悄悄話

    湖北武漢彭公乾精神制(腦控)受害經歷(可能已癌死)002

    (這個受害人的腦控受害案例最為典型,從1997年開始受害,至2012年被人體實驗成功地實驗出了膽囊壺腹癌,後來在互聯網上就沒有了足跡,百分百被死亡了,前後實驗時間跨度達15年之久,在2004年的時間還接受過中央電視台《新聞調查》欄目組的調查後也消失了一段時間,也就是說,這個受害人受害的經歷和我受害經歷是極其相似的,我2007年至今也有快10時間了,也被實驗出動脈硬化、膽囊炎,從我前後進北京上訪看,沒有什麼力量能對精神控制實驗的權力組織起決定性的阻止作用,只要啟動實驗程序,基本是一搞到死,只是時間長短罷了,並全是數十年全家滅門,這也是我不斷地向全世界呼吁關注的原因,或許這就是中國政府反復強調的規矩,白道有白道的規矩,黑道也有黑道的規矩,我很想到美國,但是我個人經濟和其他力量有限,難以成行,如果沒有錢到美國,在沒有得到美國政府的庇護也是死路一條。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我叫彭公乾,85年--93年我是湖北糧機廠的一名會計,93年出來打工。97年因幾個朋友找工作幫忙辦了幾個假畢業證書,結果他們不顧保密原則,完全自我暴露.迫害剛開始時,我還以為是竊听器、攝像機、錄音機之類,並不知道聲音來自腦中,因我只是一名會計師,高科技知識不多,對此類技術的理解還停留在五、六十年代的水平,好在我是唯物論者,才沒有象有的人那樣認為是鬼魂附體;但此時也僅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98年4月份,為了逃避迫害,我只好動身前往廣東,以為離武漢遠一點,或許就脫離了控制,誰知還是在羅網之中,能知道我每時每刻在想什麼、干什麼,思想、記憶、行為無任何秘密可言。初期它們還利用語音交互技術,變換不同人的音調,裝腔作勢。遠在幾百里遠的熟人的聲音經常出現在耳邊,因當時不懂此技術,很受它們的欺騙,後聯系北京語音交互技術研究中心,中心的研究人員從語音合成、聲韻控制、文本分析等方面進行講解,才知道是語音模仿。?? 在電磁波的長期刺激下,我的右頸動脈供血不足,血壓時高時低,左臂左腿嚴重麻痹,幾近偏癱,心律不齊,精神長期抑郁,並有前驅糖尿病的明顯癥狀;電極對丘腦前後的經常刺激,導致胃酸大量分泌,胃潰瘍已到了要動手術的地步,現在右臂抬舉都很困難。它們對性很感興趣,十 促性腺激素的大量分泌,讓我經常處于性興奮狀態,我曾想不通,從公來說,我沒有反黨反政府,也沒有違法亂紀。從私來說,我們素不相識,無冤無仇,為什麼它們對我如此狠毒呢?

    98年我作過一些檢查,如︰X光、CT、腦電圖、心電圖、經顱多譜勒等,但這些常規檢查作用不大。2000年深圳蛇口一位得知此事的人曾邀我出國,因不熟悉對方背景,我沒有答應。2001年10月,詢問深圳人民醫院神經外科的醫生,他們告訴我,他們知道這個技術,一般嵌入手術要3至4個小時,要檢查的話,深圳醫院沒有相關的設備,推薦我去廣州第一軍醫大的一個實驗室。2002年4月份,在朋友的幫助下,我到廣州第一軍醫大的一個神經實驗室檢查,才找到體內的微芯片和微碳縴電極(PROCFE),可他們就是不願取出來,說是有風險,我也不知是醫療風險還是政治風險。後來拿著檢查結果去廣州、武漢的幾家醫院,他們都不願幫助取來。

    2002年6月,我去找武漢市橋口區六角亭派出所,武漢市公安局,湖北省公安廳,他們的說法都是一樣︰我們只管刑案和治安,現在許多事都忙不過來,你不要總來找我們,管這事的有專門的部門,不是我們在管。2002年7月,找到漢口球場街湖邊坊的市安全局,不管。

    2003年8月,托人找到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的馬教授,他答應讓我去他那兒,說基本上可幫我解決,可在8月21日 我按約定的時間準備去的前一天,他突然來電話要我去找市委開介紹信,不然他不能動,我問為什麼?他說你不要問。我只好去漢口解放公園路的市委要介紹信,市委的人說︰ “我們不能開這個介紹信,你認為是誰給你嵌入的你就找誰去”,磨了一個下午還是不行。那些具體操作的人我一時到何處去找,真是不可思議。

    九月初,我聯系到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生命科學部,信息科學部以及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神經科學研究所。他們的說法是︰你應該找開槍的人,而不是找造子彈的人。不過可以告訴你的是,這絕對不是作試驗,也不會是科研單位所為,科研單位沒有這個權力。大腦研究?br/> 13;的很多項目是國家“863”、“973”計劃中的項目,如“腦功能和腦重大疾病基礎研究”、“腦發育與可塑性基礎研究”等等。一般是用果蠅、小鼠、猴子作試驗,特殊情況下,有的單位也會用人作試驗,但這樣做有很多條件︰一是不能用無關聯的正常健康人試驗,必須是有大腦疾病或精神疾病的人。是要與志願者簽訂協議,告知詳情或者後果,即知情權。三是手術有風險,全麻本身有一定的危險,還有腦損傷和感染、大出血等。四是論文不能公開發表。對你這樣做,應該是有什麼別的目的,我們不好猜測,建議最好先找政府,不行的話就請律師吧。

    先去找律師,律師說︰“看了你的材料,我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對這方面的情況我們也有一些了解,只是不很具體,我們相信你,但幫不上你,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第一,現在你連這件事是哪個單位干的都不能找到,那你準備起訴誰呢?沒有訴訟主體,法院是不會受理的。第二從你談的情況看,你也找了不少部門,但都不起作用,說明這個部門既然敢這樣做,法律在它們眼里就只是一張紙而已,法律對它們是無效的。第三,(法)律師的作用是有限的,象你這個年紀應該明白這個道理,不是有個比喻嗎?法律是一張蜘蛛網,大蟲沖過去了,小蟲粘住了。末世社會,弱勢的草根階級總是犧牲品,你想起訴“強力部門”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無異于與虎謀皮。不要認為違法的事找律師就能解決,那是天真的想法,現在執法犯法的事每天一籮筐,已是很普遍的事,明虱尚不能捉,罔論陰虱?!你還是另想辦法吧。

    既然這樣講,我又去找政府,打電話到安全部,安全部讓報上姓名和城市,我說,只報城市和姓名就行嗎,他說行,四天後再問結果如何,回答是不知道。九月中,我分別往科技部、衛生部、教育部、湖北省委秘書長、省政府秘書長、武漢市委辦公廳、市政府辦公室、省安全廳等發十多封掛號信。總算等到湖北省委黃副書記秘書的一個電話,她說︰“這種事情我只是知道一點,詳細情況只有高層領導才知道,已請示過黃書記,讓你去找安全廳”,我說我不是間諜,也不是重要人物,安全廳也說過不是他們在管,再去找安全廳不合適吧,她回答說,黃書記是這麼說。

    今年三月份,中央電視台《新聞調查》節目來電話,希望我提供相關的人員名單和資料,他們準備采訪。但隨後的采訪只進行兩個星期就不得不中斷了,當初我就說過,即使調查了也不可能播出,原因還需要講嗎?。

    以前我曾想,我是小人物,無機密可言,沒犯法,也沒什麼組織,某部門會不會找錯了對象,此時才知道這種部門要找的主要的就是我們這種小人物。

    在我寫這封信期間,它們說︰“你到處講,我們也不很在乎,懂得這項技術的人不多,大多數人不會相信你的”。幾年的迫害對我的身體造成極大的摧殘,尤其是現在已漸感不支,我曾提出︰從此以後我不再講也不再想你們的事,只當我病了10年,只希望你們不再過度的迫害我,讓我能站起。

    2004年4月,作者︰ 彭公乾E-mail:mybox1997@vip.163.com

    電話︰0769-2875728 。手機︰12544781192  身份證號︰420104660227431 戶口地址︰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橋口區順道街121號

    後注︰難友彭公乾,2010年12月患壺腹部周圍癌(膽囊胰腺癌),2011年元月在武漢協和醫院陳立波教授動手術。至今生死不清。

    收藏Collection王焰tumblr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王焰的wordpress博客——https://chinawangyan.wordpress.com/

    王焰的blogger博客——https://wangyanba.blogspot.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dcontrol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