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55472117-blog
精神控制人体实验 mind control

implore the world's people concerned about China government mind control human experiment 9 years Victims Wang Yan(2007——2016) (that power organization——Injustice case ) (73211 force Veteran soldier Anhui Province anqing Qianshan County wang yan suffer government Mandatory Psychiatric 2007——2016) (mind control human experiment is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有权力组织故意人造冤假错案,进行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 (退伍军人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焰被政府政治化精神病2007——2015) 我是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一名普通的退伍残疾军人王焰,曾服役于江苏南京73211部队五年,自2007年被锁定为精神控制实验的受害人,八年来,除表面上政府多次强行关押精神病院外,还被有组织暗中对我包括慢性毒药在内的秘密人体实验,导致我三十岁不到就被残害成肝硬化并发胆囊炎,同时在中国江苏省人民医院确诊的动脉硬化、高血压、心脏病,并且伴有糖尿病,8岁女儿王欣睿也有被实验迹象。现通过网络希望得到世界正义人民的关注。 对我进行的秘密人体实验活动在中国叫脑控(精神控制)实验,在中国已有大量无辜同胞残死于此,典型的有:福建福州吴巧妍,女,28岁,受害时间3年,因残害成子宫肌瘤等妇科癌症不堪折磨而自杀;湖北武汉彭公乾,男,40岁,受害时间10年,最终残害死于胆囊壶腹癌…… 曾流传于中国网络的脑控实验真相是:制人脑电脑权、制信息(网络媒体通讯)权、制舆论权、玩法律权(非法)。特别强调的是制人脑权,可分为: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交往权(这部分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取得控制);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这部分通过暗下慢性毒药、药物来取得控制)。 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脑控并非完全能控制人的大脑,而是指专业、精通、研究人的大脑思维形成、心理活动规律的人,其组织称脑控组织。据传最高指令由中J委发出,国家暗全部具体执行,由高级职业特工幕后秘密操控,各地方安全局配合,搞死人的核心手段是利用警察身份丑化妖魔化受害人是杀人犯、贪污犯或精神病等煽动社会孤立歧视刁难侮辱等迫害,加上暗中在油盐米饮食里内放置慢性毒药残害,同时配合24小时立体监控的读心术,长期作用可导致受害人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甚至十来年全家因慢性毒药残害而陆续死亡的恐怖下场。实质上形成了类似于日本731的秘密人体实验。 精神控制实验组织的行动方式有点像国家领导人的安保体系,通过对受害人的密控进行不间断地意识写入和读取,并封锁或过滤相关信息,让受害人接触不到一个真实的社会,同时也让社会不了解受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真相),何况真理永远掌握在强者手里。 精神控制实验的终极目标是:通过对受害人不断地迫害和残害来研究中国普通平民心理活动规律、毒理结果和社会反应,以此更好的管理国家和统治人民。 对于精神控制实验的受害人如果条件允许尽早选择到美国申请庇护,而对于普通平民百姓只能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一生到死都过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没有尊严、没有健康和没有生命安全保障的日子。 如此特权、阴暗、残忍、恐怖的秘密搞死人手段在信息发达的今天都揭露不开,这是对全体中国人民,也是对世界正义人民的公然侮辱和挑衅。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BLOG——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DISK——http://1drv.ms/1l8aSHq phone number——+86 15055472117

Posts
56
Last update
2017-06-18 06:56:11

    湖北武漢彭公乾精神控制(腦控)受害經歷(可能已癌死)002

    湖北武漢彭公乾精神制(腦控)受害經歷(可能已癌死)002

    送交者:

    中國受害王焰

    2016年05月07日17:33:14 于 [天下論壇]

    發送悄悄話

    湖北武漢彭公乾精神制(腦控)受害經歷(可能已癌死)002

    (這個受害人的腦控受害案例最為典型,從1997年開始受害,至2012年被人體實驗成功地實驗出了膽囊壺腹癌,後來在互聯網上就沒有了足跡,百分百被死亡了,前後實驗時間跨度達15年之久,在2004年的時間還接受過中央電視台《新聞調查》欄目組的調查後也消失了一段時間,也就是說,這個受害人受害的經歷和我受害經歷是極其相似的,我2007年至今也有快10時間了,也被實驗出動脈硬化、膽囊炎,從我前後進北京上訪看,沒有什麼力量能對精神控制實驗的權力組織起決定性的阻止作用,只要啟動實驗程序,基本是一搞到死,只是時間長短罷了,並全是數十年全家滅門,這也是我不斷地向全世界呼吁關注的原因,或許這就是中國政府反復強調的規矩,白道有白道的規矩,黑道也有黑道的規矩,我很想到美國,但是我個人經濟和其他力量有限,難以成行,如果沒有錢到美國,在沒有得到美國政府的庇護也是死路一條。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我叫彭公乾,85年--93年我是湖北糧機廠的一名會計,93年出來打工。97年因幾個朋友找工作幫忙辦了幾個假畢業證書,結果他們不顧保密原則,完全自我暴露.迫害剛開始時,我還以為是竊听器、攝像機、錄音機之類,並不知道聲音來自腦中,因我只是一名會計師,高科技知識不多,對此類技術的理解還停留在五、六十年代的水平,好在我是唯物論者,才沒有象有的人那樣認為是鬼魂附體;但此時也僅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98年4月份,為了逃避迫害,我只好動身前往廣東,以為離武漢遠一點,或許就脫離了控制,誰知還是在羅網之中,能知道我每時每刻在想什麼、干什麼,思想、記憶、行為無任何秘密可言。初期它們還利用語音交互技術,變換不同人的音調,裝腔作勢。遠在幾百里遠的熟人的聲音經常出現在耳邊,因當時不懂此技術,很受它們的欺騙,後聯系北京語音交互技術研究中心,中心的研究人員從語音合成、聲韻控制、文本分析等方面進行講解,才知道是語音模仿。?? 在電磁波的長期刺激下,我的右頸動脈供血不足,血壓時高時低,左臂左腿嚴重麻痹,幾近偏癱,心律不齊,精神長期抑郁,並有前驅糖尿病的明顯癥狀;電極對丘腦前後的經常刺激,導致胃酸大量分泌,胃潰瘍已到了要動手術的地步,現在右臂抬舉都很困難。它們對性很感興趣,十 促性腺激素的大量分泌,讓我經常處于性興奮狀態,我曾想不通,從公來說,我沒有反黨反政府,也沒有違法亂紀。從私來說,我們素不相識,無冤無仇,為什麼它們對我如此狠毒呢?

    98年我作過一些檢查,如︰X光、CT、腦電圖、心電圖、經顱多譜勒等,但這些常規檢查作用不大。2000年深圳蛇口一位得知此事的人曾邀我出國,因不熟悉對方背景,我沒有答應。2001年10月,詢問深圳人民醫院神經外科的醫生,他們告訴我,他們知道這個技術,一般嵌入手術要3至4個小時,要檢查的話,深圳醫院沒有相關的設備,推薦我去廣州第一軍醫大的一個實驗室。2002年4月份,在朋友的幫助下,我到廣州第一軍醫大的一個神經實驗室檢查,才找到體內的微芯片和微碳縴電極(PROCFE),可他們就是不願取出來,說是有風險,我也不知是醫療風險還是政治風險。後來拿著檢查結果去廣州、武漢的幾家醫院,他們都不願幫助取來。

    2002年6月,我去找武漢市橋口區六角亭派出所,武漢市公安局,湖北省公安廳,他們的說法都是一樣︰我們只管刑案和治安,現在許多事都忙不過來,你不要總來找我們,管這事的有專門的部門,不是我們在管。2002年7月,找到漢口球場街湖邊坊的市安全局,不管。

    2003年8月,托人找到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的馬教授,他答應讓我去他那兒,說基本上可幫我解決,可在8月21日 我按約定的時間準備去的前一天,他突然來電話要我去找市委開介紹信,不然他不能動,我問為什麼?他說你不要問。我只好去漢口解放公園路的市委要介紹信,市委的人說︰ “我們不能開這個介紹信,你認為是誰給你嵌入的你就找誰去”,磨了一個下午還是不行。那些具體操作的人我一時到何處去找,真是不可思議。

    九月初,我聯系到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生命科學部,信息科學部以及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神經科學研究所。他們的說法是︰你應該找開槍的人,而不是找造子彈的人。不過可以告訴你的是,這絕對不是作試驗,也不會是科研單位所為,科研單位沒有這個權力。大腦研究?br/> 13;的很多項目是國家“863”、“973”計劃中的項目,如“腦功能和腦重大疾病基礎研究”、“腦發育與可塑性基礎研究”等等。一般是用果蠅、小鼠、猴子作試驗,特殊情況下,有的單位也會用人作試驗,但這樣做有很多條件︰一是不能用無關聯的正常健康人試驗,必須是有大腦疾病或精神疾病的人。是要與志願者簽訂協議,告知詳情或者後果,即知情權。三是手術有風險,全麻本身有一定的危險,還有腦損傷和感染、大出血等。四是論文不能公開發表。對你這樣做,應該是有什麼別的目的,我們不好猜測,建議最好先找政府,不行的話就請律師吧。

    先去找律師,律師說︰“看了你的材料,我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對這方面的情況我們也有一些了解,只是不很具體,我們相信你,但幫不上你,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第一,現在你連這件事是哪個單位干的都不能找到,那你準備起訴誰呢?沒有訴訟主體,法院是不會受理的。第二從你談的情況看,你也找了不少部門,但都不起作用,說明這個部門既然敢這樣做,法律在它們眼里就只是一張紙而已,法律對它們是無效的。第三,(法)律師的作用是有限的,象你這個年紀應該明白這個道理,不是有個比喻嗎?法律是一張蜘蛛網,大蟲沖過去了,小蟲粘住了。末世社會,弱勢的草根階級總是犧牲品,你想起訴“強力部門”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無異于與虎謀皮。不要認為違法的事找律師就能解決,那是天真的想法,現在執法犯法的事每天一籮筐,已是很普遍的事,明虱尚不能捉,罔論陰虱?!你還是另想辦法吧。

    既然這樣講,我又去找政府,打電話到安全部,安全部讓報上姓名和城市,我說,只報城市和姓名就行嗎,他說行,四天後再問結果如何,回答是不知道。九月中,我分別往科技部、衛生部、教育部、湖北省委秘書長、省政府秘書長、武漢市委辦公廳、市政府辦公室、省安全廳等發十多封掛號信。總算等到湖北省委黃副書記秘書的一個電話,她說︰“這種事情我只是知道一點,詳細情況只有高層領導才知道,已請示過黃書記,讓你去找安全廳”,我說我不是間諜,也不是重要人物,安全廳也說過不是他們在管,再去找安全廳不合適吧,她回答說,黃書記是這麼說。

    今年三月份,中央電視台《新聞調查》節目來電話,希望我提供相關的人員名單和資料,他們準備采訪。但隨後的采訪只進行兩個星期就不得不中斷了,當初我就說過,即使調查了也不可能播出,原因還需要講嗎?。

    以前我曾想,我是小人物,無機密可言,沒犯法,也沒什麼組織,某部門會不會找錯了對象,此時才知道這種部門要找的主要的就是我們這種小人物。

    在我寫這封信期間,它們說︰“你到處講,我們也不很在乎,懂得這項技術的人不多,大多數人不會相信你的”。幾年的迫害對我的身體造成極大的摧殘,尤其是現在已漸感不支,我曾提出︰從此以後我不再講也不再想你們的事,只當我病了10年,只希望你們不再過度的迫害我,讓我能站起。

    2004年4月,作者︰ 彭公乾E-mail:mybox1997@vip.163.com

    電話︰0769-2875728 。手機︰12544781192  身份證號︰420104660227431 戶口地址︰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橋口區順道街121號

    後注︰難友彭公乾,2010年12月患壺腹部周圍癌(膽囊胰腺癌),2011年元月在武漢協和醫院陳立波教授動手術。至今生死不清。

    收藏Collection王焰tumblr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王焰的wordpress博客——https://chinawangyan.wordpress.com/

    王焰的blogger博客——https://wangyanba.blogspot.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dcontrol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