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55472117-blog
精神控制人体实验 mind control
Posts
56
Last update
2017-06-18 06:56:11

    王焰与安徽潜山县610仇怨十年2007——2017

    王焰与安徽潜山县610仇怨十年2007——2017

    一个因冤假错案洗脑后被精神病十年退伍军人王焰近况20170509

    Unjust case、Mind control、Forced psychosis、ten year Victim status

    自2017年二月份北京上访后,已有几个月没有更新博客了,主要是最近处在相对平稳期,和幕后操控我的组织没有发生或制造事端,这样也,让我有更多的头脑思考这些年来陷害我、操控我的权力组织的大致轮廓,揭露其更多的黑暗残暴,包括向安徽电视台0551—63459292、安庆电视台天天直播0556—5510996和设在南京的中国老兵网http://www.zglb.org/,电话025-84609273等一大批新闻媒体报料,更为重要的是我在2017年3月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两会期间,搜索到的全国人大代表手机号码,以打电话和发信息方式向各位代表呈述冤情,包括安庆王彪代表1380****863,政法大学杨帆代表1391****041,黑龙江李亚兰代表1380****640,李泽林代表1390****739,山东高明芹代表1360****076,301医院李小鹰代表1350****797,广州军区刘国龙代表1380****172,盐城苏珍代表1381****655,安徽阜阳卢凌代表1395****998,江苏余瑞玉代表1380****720,江苏人民医院苗毅代表1580****988,山西杨桂花代表1309****195,北大第三医院刘忠军代表1350****921,北京赵郁代表1362****411,北京怀柔王全代表1369****500,等等,由于害我的组织是一个间谍性黑社会组织,因此,在取证方便特别困难,与其说是揭露,不如说是幻想。

    我是从2007年开始被权力组织锁定为脑控实验受害人的,脑控,洗脑,精神控制,一般来讲,从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的词条解释,都是影响人的大脑和思维活动的,能改变人的心理和行为的心理学,只不过程度不一样,洗脑的社会使用范围广,通俗易懂,就像传销、直销,都有洗脑的成份,正所谓:谎言千遍成真理,一般传销类洗脑也是政府打击的范畴;对于什么是精神控制,我搜索了一下,现在只有百度百科有词条,维基百科都没有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幕后有没有黑手在操控不得而知,一般能使用精神控制的,多半是黑社会组织、邪教组织和恐怖组织等非法团伙,因为对这些人采取极端的精神控制手段,会使他们自发的乐于从事一些见不得光的秘密害人活动,并最终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大家可以搜索一下:组织成员达到如上所述(包括但不限于的)的效果。我是受害经历者,我有深刻体会,包括原来的维基百科词条,上面的每个字跟现实中的一模一样,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害人的组织使用的害人手段就发生在自已和孩子、家人身上,恐怖。这也让我相信了维基百科的其它词条:生命科学、人体实验、精神控制、人身依附、强迫失踪、反人类罪、极权主义、610office,还有中国律师高智晟称其是“高于政权力量的黑社会组织,可以操纵、调控一切政权资源,“行使”着这个星球上,人类有国家文明以来,作为国家从不能拥有的权力”。

    我从2007年开始就受到权力组织煽动社会的迫害,最初来源于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工作的砂石站(梅城镇),后扩大到生活的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再扩大到潜山县城。

    特别是2008年6月左右居然出现慢性毒药残害我,由于当时不知道这些害人的组织使用的害人手段,导致防不甚防,特别是潜山县610使用一些下三滥见不得光的手段,送钱送物送美女,掌握或陷害获得他人无法启齿的隐私,用精神控制手段控制了我的亲属同事领导朋友战友等,让他们“装作一切都很正常”,就像社会运动或群众运动一般,打着反腐败名义招摇撞骗,煽动群众互斗,既然是斗争就有战利品(好处),既然是斗争就有一个把柄和对象,而我和我家就是那个所谓的受害人、牺牲品。

    由于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并且也找不到该组织害人的证据,只能是讲真相,逐级上访,从安徽省民政厅、公安厅到公安部、国家信访局等等,当然也到过原江苏南京的73211部队,因为事情的发生是部队受伤军残证安置工作引发的,十年后的现在回头想想这些权力组织干的作恶多端,断子绝孙的,不得好死的“闹剧”“丑剧”“假反腐败剧”,潜山县公安局负百分之五十责任,潜山县民政局负百分之三十的责任,而我当兵的原部队也应该负百分之二十责任。

    迫害和残害我持续到2008年年底,就像当年的湖北武钢徐武、广东深圳邹宜均,以及河南周口农妇吴春霞等一大批中国受迫害的人们一样,被强行关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现在想想估计都是一个套路:冤假错案精神控制被精神病,属于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牛鬼蛇神地痞流氓黑社会在保护伞内外勾结下故意制造的,他们使用的手段一切都是欺骗,一切都是虚假。

    而作为我的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属于大别山革命老区,穷山沟,穷山沟的人都有一些共性:穷、乱,穷则愚昧、封建迷信,虽然穷能思变,但这个变不是变勤劳,而是整天想着:痞性、好斗、占便宜、懒惰,都想大树底下好乘凉,捧着卵子过河,在政府某一权势人物底下狐假虎威,把我当孬子洗脑,玩法律玩政策于股掌之间,到最后把我搞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

    而潜山县黑社会性质的保护伞,就在潜山县公安局,一般至少是公安局副局长是保护伞,级别低保护不了这些黑社会,级别高就是公安局局长,现在的公安局局长都各地方交流,所以,这个保护伞就是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树大根深,类似于文强,他土生土长在潜山县,二十多岁从警,黑白两道通吃,甚至于他的老子、佬爷出身警察世家,这些人利用身份养一批黑社会打手,美名曰“搜索情报”,维护社会稳定,轻而易举的事,养的这批心恨手辣无恶不作的黑社会,就成为搞脑控的绝佳帮凶,这也是民间所谓的“警匪一家亲”。

    任何社会谚语都是有一定的来历,在社会丛林中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人们用血和生命总结出来的。

    有网友会问,你们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又不是台湾岛,没有人有权力管吗?对于脑控受害人,就好比判死刑,一个经过光明正大司法程序的程序保障,另一个经过官场暗箱操作,符合操纵者利益而不经程序判处死刑(四类份子、谋杀),当然,有时二者可以合二为一,为“我”所用,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是永远无法跟这些掌握实权和精通法律政策的操控者斗争,这也是中国为什么有些老百姓一生都上访而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没有掌握真凭实据,永远被牵着鼻子,一条胡同走到黑。正如司法精神病专家孙东东所说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上访者都是偏执型精神分裂症。被操控者玩弄的家破人亡,倾家荡产,死不瞑目啊。这些操控者就是地方一霸610,恶虎难斗地头蛇。

    对于脑控受害人,一般都是掌握政法生杀大权的官员通过见不得到光的手段策反、收买、做亲属或相关重要人物的工作,将受害人直接移交给610,而一个受害人一旦移交给610,就好比良家买给妓院,任人糟蹋了(做实验做到死),没有底线和时间,要想恢复“真身”或自由之由,必须有两点:一点是受害人在某一需要的时候能拿出资本,证明自己是清白无辜的铁证,不是所谓的“坏人”,是正常世界的人,人民政府有义务和责任保护;第二点人民政府在外界媒体和社会高度关注下,迫于无奈勉强保护。

    因为黑道有黑道的规矩,邪教也有邪教的规矩,进得来,出不去。打个比方,好比当兵,一个人当兵后是军队体制管理,档案都移交到部队,地方政府是无权限干预的,除非退伍转业或开除军籍。加入到这些组织就成为工具,传话筒留声机,平时吃老板的,喝老板的,篆养着,一旦这个黑道头目失势,这下面的工具就跟着遭殃,轻则罚没财产,重则牢狱之灾,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个受害人没有本钱还给“老板”,只能活摘器官,拿命抵债(死),无论这些人当初是自愿加入、胁迫加入或者利诱加入,都不是借口,只要上着路、入着道,这个人一生就跟着这个“道”死心踏地,生死与共,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现实有时候比电影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于我这样的受害人上访,一般难见成效,因为不属于政府管理了,上访的材料就是几张废纸,最多是图个形式。下面相关部门早就将材料通过正常程序,经过相关领导签字批准过了,那怕弄虚作假(冤假错案)也假的有根有据(做实了),而上访者最多就是上访,也见不到大领导,就是县长书记都难见,何况市长书记,你上访的材料领导即不相信也不想看,他要看圈子内上报的材料,不出事就是官官相护,一出事就是下面不好,这些下面官员也不怕,大不了官帽摘二三年,看看情形好转又操作操作又把官帽戴上了。反腐败倒下的官员,都是官官相斗,老百姓只能是瞎起哄,永远反不了腐败,但一般都以《人民的名义》。

    通过我近十年的受害,在我们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黑社会性质的团伙,主要大头目应该隐藏在潜山县余井镇、黄柏镇,而保护伞应该是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三个副局中的一个),因为我在95年读潜山卫校的时候就听余井镇的同学讲:他认识的一些人经常用一些下三滥手段追女人,比如街头制造车祸英雄救美献殷勤到医院救治等。还有一个村的人拿土坷垃当金元宝到处招摇撞骗等,这些害人的组织和法律打擦边球,技术手段只会越来越高,洗脑的手法也越来越精通,但我相信,在21世纪人类文明法治进程的今天,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还能纵容这些社会的人渣无所不用其极的残害我等普通百姓,是正义所不容许的,不管他们遮光的手段多么高明,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者昌,逆者亡。

    正如前美国国会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2017年4月川普总统Trump president会晤中国领导人Chinese leaders前夕致函川普,敦促他向领导人提及中国人权问题,以支持那些因为无辜遭到迫害的人们。佩洛希说:“我相信,总统先生,如果我们出于商业利益而不在中国人权问题上大声和明确发言,我们会失去在世界任何地方为人权而仗义执言的道德权威” I believe, Mr. President, if we are not in the China for commercial interests on the issue of human rights to speak loud and clear, we will lose anywhere in the world for human rights out of moral authority、“中国人权纪录恶化了” China's human rights record worsened。

    当然,我为了应对将来可能的化,能够更好地有尊严地在社会上生存,我勉强地建了一个网站,域名和空间都在国内,主要想做广告联盟挣点钱,由于被监控,网站也没有多少起色,我也打算再在国外申请域名和空间建一个网站,揭露自己受害经历。

    我今天写的这篇博客即是个人冤假错案洗脑被神病十年申冤平反也是向安徽省公安http://www.ahga.gov.cn/、公安部http://www.mps.gov.cn/、中纪委http://www.ccdi.gov.cn/举报:坚决依法严惩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余井镇等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团伙Anhui County , Qianshan Province,Yu well Township underworld nature of organized crime,和他们幕后的保护伞Umbrella protection。既然是保护伞,肯定涉嫌腐败,保护伞不收高额保护费谁会保护黑道?除非孬子。

    我就不相信,我一个部队抗洪受伤并取得《革命残疾军人证》的退伍军人,居然以被精神病(孬子)形式,强行一票否决,连说话做人的权利都被剥夺,从2007年至今还是一个行尸走肉的木偶。

     王 焰

    20170509

    潜山县政府:http://www.qsx.gov.cn/

    潜山公安局:http://aqqs.ahga.gov.cn/

    安庆公安局:http://aq.ahga.gov.cn/

    implore the world's people concerned about China mind control human experiment ten years Victims Wang Yan(2007——2017)

    (that power organization——Injustice case )

    (73211 force Veteran soldier Anhui Province anqing Qianshan County wang yan suffer government Mandatory Psychiatric 2007——2017)

    (mind control human experiment is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Address: QianShan County, Anhui , Anqing City , China

    E-mail : wangyanba001@gmail.com

    Phone +86—15055472117

    my blog :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disk dv——http://1drv.ms/1l8aSHq

     ——THINK YOU。

    Human Rights in China,Mind control,human subject research,enforced disappearances,crimes against humani,610 office,Totalitarianism。

    my blog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脑控)!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模式+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精神控制实验的对个体实施控制范围:制人脑电脑权、制信息(网络媒体通讯)权、制舆论权、玩法律权(钻空子)。

    特别强调的是制人脑权,可分为: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

       交往权(这部分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取得控制);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这部分通过暗下慢性毒药、药物来取得控制)。

         �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退伍军人王焰向公安部安徽省公安厅举报信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期保护以余井镇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团伙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伍军人王焰向公安部、安徽省公安厅举报信

     公安刑事侦查局: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

    安徽省公厅打黑除恶行动队:

    对象: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期保护以余井镇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团伙,对退伍残疾军人王焰进行长达十年的迫害洗脑和被精神病而至今无法正常工作生活2007——2017。

    内容:

    王焰,1998至2003年在江苏南京73211部队服现役,2003年7月因在原部队服现役期间参加江苏高邮抗洪导致病情加重(强直性脊柱炎),被原部队评定二等乙级残疾,发《革命残疾军人证》,苏卫荣字第00209号,并于同年12月退出现役回潜山县。我今天需要举报的是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期充当该县以余井镇黑社会组织性质为大头目犯罪团伙的保护伞,并利用自身职权便利,和潜山县民政局相关人员一起,在2007年左右对王焰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执行煽动社会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的精神控制术(洗脑),并且暗中勾结以潜山县余井镇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和邪教组织,有计划、有目的地将我操控成一名精神病人至今而无法正常工作生活,对王焰家人生活的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也利用黑社会组织(地痞)长期进行破坏迫害甚至于虐待等见不得光的地下秘密活动。

    结果:

    由于长期的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导致我有医院检查的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给我甚至我的孩子、家人精神和身体带来终身无法逆转的损害。

    怀线索:

    潜山县的黑社会组织以余井镇人居多,黄柏镇也有,因为听说以前黄柏镇有一家全部被当做实验品做掉了,我生活的潜山县梅城镇政府不少干部经黑社会组织拉拢腐蚀加入了黑社会,成为了保护伞,替黑社会效力卖命,成为给我洗脑的传话筒、留声机。

    具体的涉黑涉腐或骨干成员职务和名单:

    潜山县原委书记徐雷生(重要负责人),现任潜山县政法委书记昌盛,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黄奕、汪晓春、陶世罕、县公安局侦查(经侦、刑)大队吴晓刚等等(负人及重要骨干主要在公安),潜山县副县长操龙文(骨干),原梅城镇政府副书记王水生,梅城镇政府原书记余永灿(骨干),潜山县计生委张祖东,潜山县民政局副局长李晓涛、优抚股余劲松(重要成员),梅城镇政府现任书记张文胜(骨干),梅城镇政府现任副镇长江海峰(骨干)、工作人员汤富强、张陈刚(小喽罗),潜山县法院执行庭长汪守源(骨干)、潜山县法院黄埔法庭法官朱邦斌,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王银河、吴汪保(骨干)、周炉、全炉、“鸽子”、王数清,汪力强(梅城镇东关乡社区)。

    我需要声明:我没有什么事对不起共党,我也没有加入过什么非法组织,不应该成为黑恶操控的实验品。上面是我举报的抽象线索,但由于我是受害人,社会弱势群体,无法获取更多的有价值的情报线索。我从2008年逐级进京上访,但幕后陷害我之人依然步步高升,为虎作伥,希望这次举报能得到公安部、安徽省公安厅等职能部门的高度关注和重视(安庆市公安局有包庇嫌疑),并像处理重庆文强一样,将这种警匪勾结、害命谋财式的反人类的黑社会组织和隐藏在潜山县政府部门的保护伞一网打尽。在现代文明法治的社会里,在大别山革命老区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还隐藏着一群吃人不吐骨头,作恶多端,凶狠狡诈的黑恶势力,靠金钱美女和“义气”拉拢腐蚀政府部门重要人员对我家执行残无人道的精神控制术,这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们无法接受的,希望得到上级领导和职能部门的高度关注,早日将他们绳之以法,一网打尽,让我及我家早日恢复正常人的生活,享受普通人的人格尊严和安全保障,还潜山县一片法治平安正义的天空。

    附相关人员照片若干。

     举报人:王 焰

    20170525

    关于招募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为精神控制人体实验10年受害人安徽潜山县王焰冤假错案彻底平反的呼吁信2007——2017

    请求各级领导和朋友们关注

    《关于招募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为精神控制人体实验10年受害人安徽潜山县王焰冤假错案彻底平反的呼吁信2007——2017》

    (江苏南京73211部队退伍伤残军人王焰被锁定为精神控制人体实验牺牲品,并被公安局多次关押精神病医院残忍虐待)

    (因权力组织搞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故意地制造了冤假错案,并被潜山县公安局转化为精神病,现呼吁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汇聚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用法律和正义的力量为王焰彻底平反:1是精神控制实验不是精神分裂症、2是因公伤残军人不是假残疾军人(用司法权力到部队取得原始档案或证明)、3得到应有的人身和精神损害赔偿(享受单位和政府的提前病内退待遇)、4向媒介公开承诺保障王焰和家人的生命健康安全)

    (对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政府涉嫌官僚腐败、不透明、谋杀以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控告)

    (中国急需要一个由第三方民间团体组成的独立的真相调查委员会和平反委员会)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纪委、中央政法委:

    尊敬的各级政府领导:

    媒体记者和法律界律师及社会正义人士:

    我是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受害暨揭秘者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焰,1980年12月出生,1998年12月当兵,服役于江苏南京73211部队(舟桥旅),2003年12月退伍。在我27岁的2007年被安徽省民政厅、安庆市政法委、潜山县政府(民政局和潜山县公安局)等部门联手决策,把我移交给了权力组织610(掌管政治安全的特务秘密警察)充当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的受害人、牺牲品,他们联手在幕后指鹿为马地故意制造了冤案,并被潜山县公安局明目张胆地强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后转化为精神病,算算至今已10年了,这10年来,我及我的孩子家人生活在一个充满欺骗、权力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的一系列高强度不和谐的氛围之中,特别是针对我无所不用其极地使用了包括精神上折磨(社会迫害和多次强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肉体上摧残(被慢性毒药残害成肝硬化、动脉硬化、疑似糖尿病)、经济上搞穷(住50平米的房子不办证,生活水平较同标准战友同事相差一大截,当然,和大街上乞丐比较肯定要好一些)、名誉上害臭(煽动社会丑化妖魔化散布谣言:假伤残军人、伪装精神病、没有朋友圈子、好吃赖做、心胸狭窄、欺骗政府、欺骗社会、一无是处的家伙等等)。

    这些权力实施者们(职业间谍)(暗中勾结黑社会组织和邪教组织)无所不用其极地,用一些非人道的、见不得光的手段(类似于邪教轮子功、拉人头、寻找代理人)把我的家人,同事朋友战友、甚至于政府部门领导(送钱送物送美女)吸收加入了他们的序列(极权主义群众运动),变成了一个对我和我家毫无保护作用的傀儡、传话筒、留声机,等于把我变成了一个不受法律和政府保护的、随操纵者肆意玩弄摆布的木偶,我不想在皮鞭和欺骗下做一只羊任其牵、任其杀,自2008年9月开始,到北京的第一次上访讲真相、求领导,但每一次都无果而终,相反,变本加厉地将我押送安庆市精神病医院或北京华一精神病医院关押。

    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退伍军人,一个有抚恤金的伤残军人,现实中应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尊严的生活,但我什么都没有,有的是欺骗和谎言(洗脑)。

    2013年以来,中央大力平反冤假错案的同时,加大了反腐败的惩处力度,面对千载难逢的机遇,我在家乡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发出呼吁,希望社会各界人士、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关注安徽潜山王焰,并为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制造的冤案后“被精神病”:信守规矩、尊重历史,还原真相,彻底平反。

    主要有六点依法依规、合情合理的诉求:

    一、趁我还活着,责令“事发地潜山县政府”职能部门找回或补充我原73211部队评定的二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档案和证件。

    我原是73211部队(江苏南京舟桥旅)评定的“因病二等乙级残疾军人”(苏卫荣字第00209号),2003年12月退伍回潜山县民政局报道时,由于安置工作的需要,经县、市民政局相关领导同意后,到原部队变更了残疾性质,并取得了“因公二等乙级残疾军人证(据社会传闻可能是赝品?)”,并非假残疾军人,我是2003年7月赴江苏高邮抗洪抢险期间因病情加重致残的(强直性脊柱炎),现需要通过司法途径督促潜山县政府和潜山县民政局到原73211部队拿回并完善王焰的伤残档案或相关证明(地方政府故意销毁了王焰的军队原始伤残档案起不了诬陷的作用),这一步做实后基本解决了我的冤案形成历史基础,也解决了我为什么被精神病。(精神病人说话没有人会相信,也没有法律保障,到法院起诉都没有人受理,任由权力组织充当小白鼠),对我及我家庭今后的社会名誉起到决定性维护,要不给当地社会百姓留下稀里糊涂不明不白的印象。他们封锁和过滤相关信息造成我和潜山县百姓信息不对称,接触不到整个案件的真相和来龙去脉,以便更好地执行精神控制实验。

    二、王焰自始至终都没有承认精神病。没有也没有必要伪装什么精神病来欺世盗名,所有的精神病症状都是有组织搞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形成的,是人造的精神病,希望通过司法途径为王焰摘掉精神病的帽子,这样才能找回人格尊严和法律保护。

    三、除享受政策法律规定的待遇外,按照法律程序给予必要的赔偿。

    从2007年被锁定,2008年被精神病至今天2017年已有十年时间,杀人犯念斌冤案是在看守所关押8年,受尽折磨,我是断断续续在各个精神病院度过,出院后还被逼长期吃精神病药,这一点我前妻和家人(传话筒)可以作证,潜山县医保局把我报销的出院小结、药费发票也“销毁”了,看来这些权力组织都是长期玩弄法律的高手,但我保留有相关病历记录,安庆市精神病医院也保留有记录,念斌赔偿多少我就赔偿多少,何况河南农妇吴春霞被精神病132天都赔偿15万元。

    更重要的一点是由于长期的被逼吃精神病药和慢性毒药残害,导致我现在的身体和大脑无法再参加和坚持8小时的正常工作了,从2015年开始就向潜山县梅城镇政府和潜山县人社局申请提前退休,但都以政策不允许为借口加以阻止:强行退休只有一点钱(每月800元左右,我说只要2000元每月保障生活就行了),这就是明显故意刁难。

    四、对于慢性毒药残害引起的身体疾病。包括小孩的身体状况,我目前的情况是:肝硬化、动脉硬化、胆囊炎,由于该组织在我家自来水安装装置放置药物,导致我有疑似糖尿病而无法确诊,还不包括本身的强直性脊柱炎,身体是工作的本钱,念斌这点诉求国家不支持,法院不支持,我暂时也放一边不要求赔偿(同命同价=同冤同价)。

    五、目前50平米房子没有办证。并且在潜山县房管局被注销登记,问不到理由和原因(被潜规则?),希望用法律途径督促潜山县政府强制执行。

    六、通过法律途径督促安徽省和安庆市及潜山县政府善待王焰和王焰十岁女儿及其家人。不要无端扩大人体实验范围,不得刁难打击报复陷害,保障王焰按照党的法律政策享受的待遇不变。

    上面是我呼吁信的主要诉求,也是解决以前权力操控者制造的冤案和矛盾,以及今后可能遇到问题的总结性处理,希望能得到各级政府和媒体记者及公益律师的高度关注,这不是闭门造车的幻想,也不是寻衅滋事的撒泼,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对于精神控制(脑控)实验,记得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的邓子滨博士在2001年5月1日《南方周末》第6版中说得更明白:“某些专家拥有了这种技术,实验室就比法庭更有效,更不可抗拒地揭示真相,最终使法庭、沉默权、无罪推定之类,都成为一钱不值的东西,到那时,专家就是我们的法官”。 “那些执掌该项技术的人,就能控制我们,支配我们,事先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事后知道我们干了什么,随着技术的不断改进,最终做到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拷问精神的幽灵在大地上游荡,我们对真相的追求只能服从于某种更高的社会价值,从被削弱、被操控的意识中攫取事实,每一项这样的技术都是对隐私权和意志自由的侵犯”。 “技术或许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真相,却也可以更轻易地控制我们的精神。如果没有民主而公正的程序保障,对精神世界的窥探(脑控),就只能意味着恐怖。”(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由于难以公开对抗一个从事秘密行动(谋杀)的权力组织,于是大家装作一切都很正常。

    意识到精神控制人体实验严重后果的我,向各级政府领导和社会正义人士及法律界呼吁:关注潜山县王焰,关注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并向事发地的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政府施压,督促其公开公平公正地对待处理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指鹿为马地故意人造的冤假错案,并导致其“被精神病”9年的历史问题。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掉下来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陷阱。在当今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人们的思想舆论也变化无常,政府部门的法律政策、纪律规矩也日新月异,作为一个精神控制实验的受害人,如果无法适应社会的沧桑巨变,必然会被淘汰出局,走向“被死亡”的边缘,正所谓: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也是我写这封呼吁信的初衷。

    各位朋友们,让我们紧急地行动起来,用王焰的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受害典型案例公开地向“事发地”“安庆市潜山县人民政府”施压,以此阻止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在王焰和其家人身上的继续,保障王焰后半生过上相对健康、一定尊严、有点幸福的生活。

    同时,有必要呼吁全国人大以立法的形式杜绝政府公权力滥用到精神控制人体实验中,并在其中扮演的任何角色。

    王 焰(签字盖章按手印)

    20160501发表20161110更正

    王焰,曾服役江苏南京73211部队五年

    家庭地址:中国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联合组(老家)

    2003年退伍后经潜山县民政局2005年安置的工作单位: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梅城镇政府计划生育办公室(工人身份),单位电话:8921145。

    邮箱:wangyanba001@gmail.com

    手机+86 15055472117

    请收藏好我的博客网址,关注王焰维权动态: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disk dv——http://1drv.ms/1l8aSHq

    王焰原73211部队军残证编号:苏卫荣字第00209号,

    地方换发的残疾军人证编号:皖军H014929

    事发地潜山县民政局:0556—8921041

    事发地潜山县公安局:0556—8935099

    事发地潜山县人民政府:0556—8921091。

    事发地潜山县政府网站—http://www.qsx.gov.cn/

    这封公开的呼吁信希望得到: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办公厅、中纪委、总政治部、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民政部、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安徽省民政厅、安徽省公安厅、安庆市公安局、安庆市民政局、安庆市人社局、潜山县政府、潜山县民政局、潜山县公安局等政府部门高度关注和积极响应,同时也希望: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老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邓子滨教授、深圳律师黄雪涛、中国政法大学洪道德老师、北京市旗鉴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前北京刑事辩护律师李庄、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周泽律师、北京瑞丰律师事务所李方平律师、

    北京莫平律师事务所

    莫少平律师、北京大禹律师事务所张燕生律师等有条件代理王焰行政民事诉讼,依法维护受害人王焰的合法权利。

     附:王焰被精神控制人体实验案情介绍和几点社会关切:

     一、从受害人王焰的角度来看“被精神病”的来龙去脉2007——2016。

     王焰,1980年12月生于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1998年12月当兵,服役于江苏南京73211部队(舟桥旅),2003年7月随部队赴江苏高邮抗洪期间,因左臀部疼痛,无法行走,后转送到南京解放军81医院,住院46天,经主治医师葛华和外科会诊,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同年10月被原73211部队评定因病二等乙级残疾,发革命伤残军人证(苏卫荣字第00209号),2013年12月退伍回潜山县民政局报道。

    由于安庆地区对伤残军人安置这块执行的是因战、因公安置工作,因病的没有特殊情况不安置工作,我就向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办工作人员说明了我抗洪受伤的事实,并出示相关证据证明,要求安置工作,安置办领导让我回原部队重新换取因公伤残证,于是在战友的帮助下到部队,换取了一份因公伤残证及档案材料,并于2005年经安庆市和潜山县民政局以红头文件形式和其他20个左右的退伍军人一起进行了安置,我被安置在梅城镇,后抽调到潜山县砂石管理站工作。

    在2007年的时候被好事者捕风捉影,到处举报,当时社会上流传的一些,我也有耳闻:一是说我伤残抚恤金很高,在王河镇数一数二的;二是在我身上看不到伤残的影子,在潜山卫康制药厂和潜山饭店打零工期间也没见过伤残缺陷,和正常人一个样。当然,传言归传言,我所享受的待遇和工作并没有丢失,只是工作中受到领导和同事迫害。迫害或压迫的定义是,指任何人或团体在某社群中所受到的严重不公平对待,包括严重的歧视、不公正的法律、社会规范,以及暴力等。在2007年4月份我就要求调回到梅城镇,迫害是极难取得证据的。因此,这些曾经迫害过我的人,他们反咬一口不承认,甚至对外宣扬对我很照顾、很关心,也是无可奈何的,当然也包括他们迫害我的家人。

    在2008年6月左右,除社会迫害外还被有组织暗中对我下慢性毒药,搞得我频繁的上吐下泻,肝胆疼痛,胃疼痛,我就预感到权力组织对我有“杀人灭口、搞研究搞实验”的动机,于是,除了找到潜山县当时的领导县长石力、公安局长吴宿华、法院院长胡信春、政法委书记徐雷生等,借着看病就医的机会,还到安徽省民政厅、安徽省公安厅、安徽省信访局,2008年8月左右还到过原73211部队,当时在战友帮助下见到了时任卫生队队长的周勇,他随便帮我翻了一下记录和档案,说查不到,让我找地方领导处理,其实这时候我也呐闷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这些权力组织对部队也做了“手脚”,在2008年9月到北京协和医院找钱家鸣主任就诊,2008年11左右还到国家信访局、中纪委、民政部、公安部及后来的中央军委办公厅接待室等部门信访,说明真相希望得到有力的帮助,但都没有受理,只是让我回事发地处理。

    在2008年12月左右从北京信访回家即被关进安庆市精神病医院,这就是我被精神病的来历。当然,这个精神病是权力组织24小时暗中高密度的监控迫害和无法无天的慢性毒药残害的。属于“被精神病”,带有强制性和政治性。

    一个人一旦被精神病,就是有十个嘴说话都没有人信,就是被害死也是死有余辜,被精神病比被抑郁更恶劣。2008年的官场抑郁成风,自杀成风,我只是一个小喽罗,直接跳过抑郁到被精神病。

    2011年3月在北京信访无果下到天安门撒传单被天安门公安分局抓进华一精神病院关押一星期,由我家人来北京接回家,这些年我最对不起的是我的父母家人和两个姑爷,把他们跟后面受牵连(传话筒)。2011年4月无法在潜山县安生,只好赴广州打工,在九号行馆水疗城当服务生,2011年8月转到南京益丰大药房,并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确诊了动脉硬化(心绞痛、两腿发僵),这时候又去了一趟原73211部队,当时的旅长已是张正军,我退伍的时候旅长是戴华。

    2011年11月回潜山县,因为散发精神控制(脑控)真相资料,被潜山县公安局汇同梅城镇政府及防暴队(这个事实具体由梅城镇余副镇长和汪会计作证,国保两位警官我不知姓名,但我记得长相),将我强制押送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半年,春节都无法出院过年,这次残迫害严重到差点死在安庆市精神病医院,主治医生张斌可以作证。

    2012年11月再次进北京信访无果,跑到美国驻华大使馆翻墙,被便衣殴打后押送到附近派出所,并被安庆市政府驻京办接回。

    2013年、2014年、2015年基本每年都到北京信访一次,2014年还带女儿到北京儿童医院体检发现腹膜数枚淋巴结肿大,淋巴结肿大可不是好事,肯定在做某一秘密人体实验。

    从我2007至2016年的信访情况看,基本都没有效果,连最基本的信访受理回执都不给,就是登记一下身份证,现在都是“无纸化电子化办公”,这些权力组织随时可以将证据销毁得一干二净,连蛛丝马迹的证据都不留,当然,我还保留了仅存的二张安徽省信访局的回执单。

    为什么我总是提“销毁证据”呢,因为我在2014年民政部统一换发新版残疾军人证的时候,本来要求半年就换发好的残疾军人证,潜山县民政局拖到8月份还没有办下来,到10月份的时候由潜山县民政局优抚股余劲松股长给我一本“因病六级残疾军人证”,备注栏写了“因公精神分裂症”字样,这种侮辱性证件我当时就没有接受,让他们重新办理,因为对于我们这种正常接收,正常安置的残疾军人,只要人在、证件在、伤残档案在,退伍回来是怎样,换发证件就是怎么样,没有借口和理由,看来潜山县民政局把我档案搞丢失了或销毁了,如果伤残军人档案真的丢失了,就应该查清原因或到原部队查验,以区别真假,不是我喷水,残疾军人证坐车半费或免费的情况下,在中国每一个省民政厅总计不少于上千份假残疾军人证(不是街头假证,而政府部门作假),除非不查,一查一个准。

    后来优抚股不知哪里弄来了原73211部队的“因病残疾档案”(三张纸),这一点“潜山县民政局余劲松股长”可以作证,当时的潜山县民政局周凤扬副局长还把我叫到办公室指着网络上流传的“说我造假贴子”给我看,我回复说网上东西不可全信,特别是我被处于监控状态(被精神病状态),什么流言都有,就像大嘴宋祖德乱喷陈晓旭一样,捕风捉影,拿芝麻当西瓜说。因为搞精神控制实验都是秘密的,信息舆论对外是严格保密、过滤、封锁和不许泄露的,包括我父母,都神神秘秘的,相当于,你不了解我,我不知道你,所有的消息都是经过权力组织为操控目的需要而散布的谣言,就事论事地说,有些是该组织通过技术手段人造(搞鬼名堂)出来的事实。(比如在受害者人事档案内放一些党政纪处理表,一个县的萝卜公章只要权力组织找一点借口或买通个别主要领导就可以实施,处分的目的主要降低社会百姓对受害人的认可度,达到丑化妖魔化的目的,使受害人生存权限进一步受到影响,找不到稳定的工作,有时在档案放些黑材料受害人根本不知道(阴招连连)。)

    社会大众就像盲人摸象,即使管中窥豹,也窥不到真实的豹子(可能是人造伪装的模型)。

    后来,2014年12月份的时候,我的因公残疾军人证还是补办给我了,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残疾证上面还盖着两个钢印,不过我仔细推敲,这其中必有猫腻,因为,我的因公残疾材料是后补的,销毁了就没有了,就像无头案当然,像我们伤残人原部队评定的,是有档案记载的,我以前说过,包括受伤治疗的军队医院(南京81医院)、原部队的卫生队(73211部队卫生队)、评残的上级批准机关(江苏省军区后勤部卫生处),有些是省军区,有些在大军区级批准,现在都改成五大战区,但有些在部队移防、撤编、裁军过程中自然消失的,这些人的原始档案材料有些是永远找不到的,那么,时间久远,档案又被权力组织销毁了怎么办呢?只能任其栽赃陷害,就像杀人案,除非“亡者(真凶)归来”,像我残疾军人,物证如果销毁了永远都归不来了,有些网友不明白:你是残疾军人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承认,隔行如隔山,在部队一般情况下只要受伤,达到一定标准都给予评残,包括骨折愈后,还有疾病的,骨折、断手、断脚、瞎眼的这种伤残老百姓一眼就看得出来,即使在部队没有评残也能糊弄人,像我们这种强直性脊柱炎,还有高血压、糖尿病、精神病的,这种残疾,按照中国民政部的解释,残疾军人是由伤残和疾病两种形式组成,一种是受伤,一种是疾病,而我就是后者,这种情况下如果被权力组织以中奖的机率选为“人体实验”对象(专业的秘密人体实验,对外一切理由都是借口),那么就是百口莫辨,他们可以施放药物气体麻醉剂类,维持一个让外界看似比正常人还正常的健康状态,就像动动员吃兴奋剂一样,造成了医院不易检查的假象,还好,我是强直性脊柱炎,双侧骶髂关节肯定病变,这个CT、X线一目了然,权力组织主要是胡弄老百姓,像民政局医院等专业人士是胡弄不过去的。

    当然,在部队有病不一定都能评上残疾军人,有些是“带伤回家”“带病回乡”的,还有些一身是病一样手续都没有就退伍回家了,我是抗洪时病情加重无法行走,组织上主动要求给我申请评残,按道理还应该立功,三等功到地方也就一张纸,像我当兵五年,除非领导主动给,自己张口要三等功,还真不好意思。

    现在,我就把情况往最坏的地方想,就当做无头案(物证销毁了)等于亡者也归不来了,那么我只有“人证”,曾经见证过我在部队抗洪受伤并评军残过程的领导和战友们:包括原73211部队的舟桥三营教导员陈锡财(后交流到江苏金湖县人武部任政委,现不知去向)、营长罗一平(现任江苏南京浦口区安监局副局长),73211部队卫生队的2003年评残的经办人周勇军医、陈溪根队长,批准方经手人是江苏省军区后勤部卫生处的方干(有些是军残证上写的名字),以及南京81医院的主治医生葛华,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办的原马竹飞组长、优抚股许惠云股长、余劲松股长、以及安庆市民政局朱科长等,还有一些见证过参加抗洪受伤过程及军残证的战友们:许于发(福建)、王满星(南京)、王庆为(安徽枞阳)、张国良(浙江平湖)、叶新鹏(福建南平)、肖宏进(安徽潜山)、李金灿(安徽潜山)、华张生(安徽潜山),我父母及两个姑爷。

    因为部队《革命伤残军人证》退伍回地方后就要交到地方民政局换取地方证件,部队的残疾证一律上交。

    还有一种情况是现役军人在部队当兵受伤没有评残的,但有医疗记载的,退伍到地方后可以向地方民政局申请补办残疾军人证,这个是地方残疾军人,不是部队残疾军人,抚恤金是一样的,但历史不容篡改,荣誉不能颠覆,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迷惑人民的事在法治健全的今天时有发生,以后还有谁相信公权。

    所以,在原始档案销毁情况下,人证是尤其重要。不管是什么案件,证据无非就是两个:人证、物证。假设物证销毁,只能是人证,这里面本人是起关键作用,因为还有一个“伤”,精神控制实验的权力组织就是要搞“灭口”,如果我被灭口了,我这个家和小孩子一生就毁掉了,就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家庭的耻辱,并且不断地被权力组织丑化妖魔化,以至数十年后:遗臭万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在网络时代有据可搜,有规律可循)。

    这也是我不断地向社会揭露真相的原因,只有趁我活着的时候逼政府公权力启动,把事情通过法律形式做实了,做成铁案,做成全社会众人皆知的案件,做成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案件,那么,权力组织就永远不会借机毁灭证据、玩弄法律,制造事端,陷我及我家于不义处境,而不是利用权势对受害人处处进行“潜规则”玩弄于股掌之间。

      二、下面回答一些网友疑问和关切:

     第1个问题是部队现役军人评残的基本常识(自己的经历和网上搜索的)。

    部队现役军人在受伤和疾病医疗期满后,达到残疾评定标准的,由部队统一组织认定,并发《革命伤残军人证》,一般残疾性质有因战、因公、因病三种,伤残等级原来四等六级,改为现在的1至10级,对于受伤的,但达不到评残条件的退伍回地方后三年内可到当地民政局申请补办,带病回乡的不能补办残疾军人证。这里面(规矩)名堂有点多,外行人一般不懂。其实我也不懂,只是经历过才慢慢体会到。有网友发问部队也有造假的残疾军人,我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的告诉你:这种情况只有万分之一,原因有几点:一是部队伤残军人只有等级高低,不会造假。二是没有必要,如果一个士兵真有造假的本领和门路,那么他可以立功、提干、考军校、转士官照样有前途,不可能冒着违法犯罪的风险要个破残疾证,就是当兵想要,干部也不会拿自己前途搞这事。三是当过兵的都知道,一个士兵在部队基层最大的就是连长,他不可能有通天本领造这个要省军区大军区审批程序严格的残疾军人证。四是造假多发生在士兵退伍回地方,因为中国是群居社会、人情社会,腐败的社会,如果这个退伍兵在地方有权势关系,为自己方便找民政局领导胡弄个假残疾真证件是人之常情的事。

    第2个问题是目前“事发地潜山县政府”对外的统一口径(猜测的):

    对于王焰被精神控制人体实验2007——2016,10年了,事情发生在原县委书记韩斌、原安庆市政法委书记王章来手中的事,后来的石力县长(现坐牢)、卓晓静书记(退休待处理),还有政法委书记徐雷生已退休,纪委书记方立洋也受到党纪处理,民政局副局长马竹飞等退休,一个县城极短时间内大批官员退位处理,这在官场是极不正常的现象,说明这个地方政治生态已被破坏或控制了,对于我个人来说,2007年是2007年的政府决策,现在是现在的政府决定,从我想象的推测,如果有网友或获知此事的人询问潜山县政府相关人员:你们县可在搞精神控制实验这个事?你们县可有王焰这个人?网上王焰反映的问题可是事实?潜山县政府领导目前有五个对外口径:一是不清楚。新上任的领导包括张劲松书记、梅耐雪县长不清楚王焰的情况,也搞不清楚这个人,具体由下面潜山县民政局和单位负责。二是对王焰已经搞清事实,彻底平反了,按照当前政策法律兑现待遇了。三是尊重历史,在没有新的证据证明王焰有问题的情况下,暂时保留当初退伍接受时待遇不变,我们还正在继续密切监控。四是王焰的情况他的家庭(家事)了解最清楚,做为政府我们仁之义尽,公事公办。第五种情况最坏,王焰的情况是在2014年民政局换发新证的时候被政府发现的,当时没有找到王焰的因公原始军队伤残档案,王焰又有精神分裂症(搞不清楚是不是装孬),民政局找到他父母,并以拒换新证为由要求他父母交待情况,并拿出了“因病残疾军人证”,因为换发新证的时间有限,潜山县民政局把这种情况向安徽省民政厅做了汇报,民政厅领导同意按原接受方案换发新证,并在新证上盖两个钢印,等待后续观察再做严肃处理。(这里说明他们留有一手,为以后权力组织等待有利战机,再发动新一轮攻击找借口),(这里证据有两点:一是原部队因公残疾军人档案失踪了,我个人是接触不到档案;二是新残疾军人证上盖有两个钢印。说明这里面有“鬼”在搅局,老百姓看不出来,看出来也没有用,跟政府作对没有一个好下场)。

    第3个问题是有网友问,像你们残疾军人潜山县政府能不能取消优抚待遇和没收残疾证?

    通常在没有证据证明该受害人带有违法犯罪时,是不能无故取消的,即使一时取消,待处理完毕后也要恢复其身份,因为残疾军人体现的是中国政府人道主义和政治荣誉感(当兵时为国家利益受伤或得病并得到部队肯定的,这就是政治规矩),不便无故取消,只能灭口(暗中搞死),我现在面临的就是这个处境,要不政府怎么会把我“政治化精神病”,还下慢性毒药做实验,说明潜山县government买逼还要立牌坊,把我搞死一了百了,无非政府赔几个钱,只是我暂时还没有被搞死,要不受害对象把事情闹大了会低毁当地政府形象(干丑事到了不要脸面的程度,在老弱病残的人身上榨取政治资本),告到北京就低毁北京形象。

    第4个问题是地方政府和610权力组织的相互关系和扮演的角色。

    在一个地方搞精神控制实验,说明这个地方有一个首领山寨王(经过职业间谍培训安插在潜山县的耳目,通常身份隐藏的极深),首先生事找借口找靶子,然后是锁定受害人这个目标,取得“事发地政府授权”并报高层批准(这个事情政府“公法”不方便插手,交给610“家法”伺候),再动员社会百姓热情积极参与,带有明显的政治性、运动性(类似于文革),通常都把这个受害人丑化、妖魔化、标签化,如杀人犯、贪污犯、精神病等,再把自己神化成救世主,“为民除害”,“为民除贪”“为民请命”,这个社会这个政府需要他们这样高、大、全的神通广大组织来拯救,像洪秀全拜上帝教一样,跟着教主有肉吃,有酒喝,有钱花,还有帅哥美女享受,然后一步步把当地或政府需要利用的人拉下水,成为他们的传话筒、留声机和代理人,让当地人们自发的走了一条最符合操纵者利益的路(有一定的规则)。

    据说只要被他们组织吸收进的人(有些是单线联络),只要听到对方深沉洪亮的电话“* * *,教主想见你一下”,吓得小便都有可能失禁或腿脚发抖,极权社会都是这样管理。这也是为什么把这些成员称为驯服的羊,任其牵、任其杀,而不是猪,因为猪在死之前还有点反抗挣扎的能力,而这些人是被该组织长期秘密篆养训练并利用的工具,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或况还有致命的不可告人的把柄在其手中,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不行(不听话就被谋杀或造事端送进监狱、精神病医院折磨到死为止)。

    一般政府实权部门里只要培养吸收一两个该组织的成员(公安法院),推行他们想要的运动计划就容易得多,其它人员只要掌握一点把柄,再小恩小惠拉笼一下,没有多少,也没有必要为受害人而反抗牺牲自己的利益。

    该组织通常以执行任务为幌子要求政府部门配合,那么这个时候的政府就是傀儡,就像未代皇帝傅仪暗中听命于日本人一样,受害人或受害人家庭遇到麻烦需要主持正义或公道的时候,找政府找法院,那就是跑龙套,做形式,不要说就事论事的公事公办,甚至是合情合理的事情都百般刁难,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就像发生于中国近几年有影响的冤假错案,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毁灭证据等等,不要说律师,连三岁小孩子都分得清的东西在政府或法院却理不清思路,说明这个时候的政府没有用了,也是传话筒,按照幕后操控者的要求去做。

    用李克强总理的话形容叫做:尸位素餐。(有几个模子在那里办公办事办案)。

    他们这样做主要为了借机整人(顺便研究人的心理活动规律、毒理结果和社会反应),网络上有网友指出这叫“国家报复制度”“杀鸡儆猴”,就是要让受害人及其家庭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以教育社会“损害Dang和政府公权利益的”就是这么个下场,要公平正义干什么,一粒老鼠屎不能害着一锅汤。当然,他们玩的是手段,玩的是法律,玩的是阴谋诡计,用行话叫“高级黑”。

    第5个问题是有网友发问,没有真凭实据就是谣言。

    王焰整天到晚在网上制造谣言,妄想迫害,有没有真凭实据,凭空捏造谁能信服?是潜山政府仁慈,一般早就抓起来搞死了。

    关于证据,这里需要强调一下,因为权力组织就是掌管和玩弄法律方面的高手,他们都是在幕后操控,一般掌握不到什么证据,就像抓小偷一样,你以为你是公安局的,大街上哪个监控探头你都有权调取啊,如果真是有过硬证据也会遭到权力组织销毁,而具体到幕后操控者更不一样,他们像邪教一样把受害人需要操控的人用非道德手段牢牢控制住,这个人就像灵魂出窍,鬼魂附体,肉体还是本人,但其思想行动语言已经在按照操控者的意愿进行,可见多么恐怖。

    目前具体的摆在桌面的证据也有:一是民政局把我部队原始伤残档案搞丢失了,这个概率不是没有,但一般很低。除非档案室发生失火、失水、盗窃或专人陷害,有网友问你档案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光,如果真有见不得光的就应该摆在桌面上,该追究什么责任就是什么责任,而不是连受害人本人都不清楚的前提下私自销毁栽赃陷害“被精神病”。万幸的是我问过其他战友,部队伤残军人评残档案一般一式三份,地方民政局只能销毁一份,还有两份,看来还是部队有经验,防止个别地方胡乱地搞。因为地方是个大染缸,公检法司政党、三教九流无所不包,个别“地方大佬”权倾一方为所欲为,大搞人身依附,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故意制造个冤案整人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政治法律社会效益相结合),又能借机升官揽权敛财。二是我2014年换发的新版残疾军人证有两个钢印,无缘无故搞两个钢印干什么?说明里面有名堂,有鬼,为将来哪一天发动攻击找到口实。三是我在部队当兵五年,受过正规军事化训练,都没有得什么精神病,家庭也没有精神病史,独独退伍回潜山县整了个“精神分裂症”,说明这个地方水土不服,人心不古。其它的证据无非年纪轻轻30岁被慢性毒药残害全身是病: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磨牙破坏好几颗,用邪教歪理邪说的话“是人都有生病的时候,正常”。

    大凡搞精神控制实验的地方,自古都是地痞流氓土匪丛生,为一碗饭能打破头出人命的地方,大家看:陕西西安、中国上海、湖南张家界、贵州铜仁、安徽安庆(潜山)、湖北武汉、福建福州,后两个地方更是一踏糊涂,三天两头冒个哄动全国的案件。

    第6个问题是王焰、孩子和整个家庭的危险处境和未来走向(推测可能被操控结果)。

    当操控者使用的手段一切都是欺骗,一切都是虚假(表面形式)的时候,操控到今天这个局面,内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表面形式,做做样子对得起观众。

    从2007年被操控到今天,我及我家的处境目前非常危险,一般到这个时候10年左右,大多数都被残迫害“被病死的被病死”、“举家搬迁的搬迁”、“下监狱的下监狱”,反正社会上很少看到受害人信息了,类似于强迫失踪的,权力组织动员百姓搞运动的结束时间到了,再拖下去“权柄”不灵验了;二是被识破了,三是除非变换个版本继续搞。一般有黑脸、红脸两套方案轮流搞,搞到死为止(脑控实验程序的设计都很科学严密,经过长期实验推算总结的)。我及我家也是风雨欲坠,去年离婚、50平米房子不办证、我本人和家人身体都不好,工作想退退不了(要精神病人上班,荒唐,或许哪一天被迫害得殴打赶出来,因为单位曾经强抓我到精神病院了),如果有一天潜山县政府借机发力取消工作和残疾待遇,潜山是待不下去了,只能背井离乡,到北京告状,除非不回潜山县,只要回潜山县就会抓进精神病医院或找借口下监狱,这种案例屡见不鲜。如果现在再取消待遇,只能等到下一个10年了,因为中国造冤案申冤基本规律时间是10年左右一周期,这个10年申诉解决不了,只能等下一个新领导人上台解决。

    有网友问,你这地方没有法律吗?对,就是没有法律,像搞精神控制实验对当地普通百姓是公事公办,能照顾的照顾(免税、低保、工资等方面优待提高,以换取这些民众的热情支持拥护),但对政府需要打击的对象就变本加厉,就像练习射击时的靶子,越往靶心打越好。野蛮加阴暗等于恐怖。

    第7个问题是精神病医院和监狱有什么区别。

    监狱和部队差不多,就是没有训练,劳动和规矩都一样,精神病医院就不一样,首先就没有了法律保护,里面都是精神病人,还要吃药,被传染个疥疮是家常便饭,要是权力组织下阴招给传染个肝炎、肺结核的那下半生完蛋着,更为恐怖的是如果受害人在里面不守规矩,不老实做人,甚至挑拨精神病人打断腿的、挖眼睛的。

    并且被政府或相关单位“被精神病人”送到精神病医院的住院没有时间长短,主要看受害人家庭关系硬不硬,如果受害人家庭人单势薄,一关两三年,甚至在精神病医院住到终结一生的都不是不可能的事(父母双亡,没有妻子儿女的,想想真恐怖),住院的费用(钱)对政府不存在问题,对于一个有精神病住院史的人,政府的随意性很大,可以到需要送进去就送进去的程度,试想,一个没吃没喝没住的“被精神病人”,不找政府求助找谁,对这种人政府通常都是关进精神病院发扬“人道主义精神”。

    不像“被监狱”,一个相对有法律保障,程序相对复杂一些,二个有明确法律时间限制,三个如果有过错出来还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中国的精神病院不是单纯的人道主义做好人好事的场所,大多数都带有政*治任*务的,里面的少数医生还是带有公安局编制领双份工资的。

    总之,这两个地方都不是正常人待的,是对需要打击制*裁或灭口对象使用的。

    第8个问题是王焰每天在网上揭露精神控制实验,要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网友们啊,我王焰每天在网上不停地揭露精神控制实验,不可告人的目的比幕后操控者简单的多:就是需要网友们关注王焰被操控发展到哪一步,关注安徽潜山县政府能否善待王焰和其孩子、家人,能否保障其生命健康安全。至于诉求中要求赔偿,命保住就不错了,还赔偿?一没有法院受理,二没有律师公益代理,这就好比一个女人走到荒山野岭遭一群匪徒轮奸:你就是喊破嗓子也没有人管。

    通常情况下,如果有正义记者、社会人士来潜山县秘密调研或公益律师代理,这些权力组织会对其公关洗脑,一般也就两招或文或武。文的就是诉苦,“记者同志啊,你们远道而来潜山县,这个地方穷,要吃饭的多,我们也难管理,不是我们要对王焰怎么样,而是王焰这个人怎么怎么差劲,他有精神病,领导怎怎么难做,请你们来潜山县多到天柱山旅游一下,请客吃个饭,顺便找个电视台主持人(美女)陪陪(下圈套),或给个红包。一般接触不到受害人王焰,我本人24小时监控了,打我电话也监控着,半军管状态也没有记者敢采访。武的就是借口执行任务,闲杂人等不许接近受害人王焰,不许打探小道消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一律由潜山县政府统一对外口径,不听话不上路子一般会找地痞流氓暗中制造事端殴打,当然,潜山县是国家级旅游县,这些权力组织不会蠢到人造恶性事件,一般都使用技巧手段公关。对代理律师也一样,毕竟是搞精神控制的,公关洗脑的手段就是软硬兼施,使人心服口服,顺从于权力组织。

    第9个问题是目前有哪些疑似受害人及对付精神控制实验的方法。

    从我对网络研究来看,疑似的太多,包括彭公乾、吴巧妍、刘华铭芝、郭汝泉、黎永强、贾宏声、陈晓旭、王均瑶等等,在这些人身上能发现到共同点和规律性:包括“嫌疑人身份”“父辈亲属受害对象”“被精神病” “谣言四起”“英年早逝”等等,至于对付其方法,只有熟悉权力组织搞精神控制实验的规律,才能知已知彼,“就事论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证据意识强”“政策法律意识强”,而对于受害人应该“理性思维”“脑控思维”“严格自律”“遵纪守法”“未雨绸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创造条件到美国。

    之,从被锁定充当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受害人那天起,一日被控,一生被控,揭露不揭露结局都一个样:被病死。只是时间长短罢了,闹得社会关注度高的,他们会让受害人活得时间长一点,像湖北武汉彭公乾,前后搞了15年,时间跨度非常大,最后实验出个胆囊壶腹癌42岁就死了。动静小的,会出阴招搞死,包括车祸、触电、意外死亡等,也有像福建福州吴巧妍才搞四五年,就忍不住疾病羞辱折磨而自杀。

    这些幕后操控的权力组织无所不用其极地用非人道的手段残害自己同胞,使用了人类有家文明以来找不到语言形容的阴暗手段,比日本731部队,比纳粹法XI斯有过之而无不及,唯一的区别是当自己的民族在残杀自己人时比侵略者更为残忍(百度语录)。

    如果广大民众一味沉默,或许下一个就是你,是值得人们反思和警醒的时候到了。

     附证据:《退伍军人证》证明王焰曾当过兵。(其实这个证据也能销毁,但销毁对权力组织起不了作用,诬蔑说王焰假当兵经历没有必要,也不可能)。

    当兵受伤时治疗的南京81医院出院小结,病案号X光号都有,像病人住院病历,现在只要有权限到81医院还能找得到,但也有可能丢失。

    王焰2003年部队抗洪受伤时申请评残的证明材料一份。(像我这种在抗洪期间因病加重伤应该算事故,带队领导不隐瞒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立功呢?立功主要是救人救物对象,像部队正常训练中骨折受伤也算事故,但和评定《伤残军人》都不影响)。

    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因病残疾军人证》及档案材料。可惜当时没有手机下,只能是复印件,复印件比没有,空嘴说白话要强,毕竟也能算证据。更可惜的是当时没有证据意识复印出《因公残疾军人证》及材料。

    2014年安徽省民政厅换发的新版残疾军人证,面清晰地显示两个钢印(大家仔细看看,说明这个民政局确实有点“鬼”名堂)。

    我从2008年上访过程中留下的两张安徽省信访局回执。(这个证明我信访过、申诉过,可惜北京方面有经验,对我们这类人信访什么手续都不给)。

    王焰被慢性毒药残害到医院检查的影像告(得病正不正常医生来解说,这个只能增强说服力,无法当作证据使用)。

    2014年带女儿王欣睿北京儿童医院体检时的B超报告。

    2009年和2012年王焰被强制抓进安庆市精神病医院的出院小结。(当过兵难道就不能得精神分裂症吗?这个与被迫害和慢性毒药没有多少证据链。今天能被精神病,明天或许也能被精神病,反正这一生是完蛋着。)

    my blog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脑控)!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模式+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精神控制实验的对个体实施控制范围:制人脑电脑权、制信息(网络媒体通讯)权、制舆论权、玩法律权(钻空子)。

    特别强调的是制人脑权,可分为: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交往权(这部分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取得控制);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这部分通过暗下慢性毒药、药物来取得控制)。

    原江苏南京花旗营73211部队退伍军人王焰给舟桥旅旅长政委的求助信2017

    原江苏南京花旗营73211部队退伍军人王焰给舟桥旅旅长、政委的求助信2017

    (因73211部队《残疾军人证》问题引发的冤假错案,被潜山县公安局秘密锁定为精神控制实验后,操控成一个被精神病人2007——2017王焰)

     尊敬的蔡松美旅长、秦新政委:

    我是你部服役五年退伍的残疾军人王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人,1998年12月当兵,2003年12月退伍回原籍潜山县,现有冤曲向领导求助,希望得到您的关心和力所能及的帮助:

    我原是73211部队舟桥三营营部的卫生员,在2003年7月赴江苏高邮抗洪期间,由于劳累过重导致左臀部疼痛,无法行走,后送治于南京81医院,住院46天后被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受伤过程由带队的原舟桥三营营长罗一平、原教导员陈锡财见证),2003年10月左右部队集中组织评残,由于我的无知,我被部队评定因病二等乙级,发革命残疾军人证(苏卫荣字第00209号),并于同年12月退伍返乡。

    回潜山县民政局报导时,由于安置工作的需要,民政局优抚股和安置办领导帮助我又到部队变更了因公二等乙级(具体过程我也不是很清楚),并于2005年安置了工作在潜山县梅城镇计生办(工勤身份)。

    因为这个原始事件的诱因,我于2007年被潜山县公安局暗中勾结民政局联手故意制造了冤假错案,秘密将我锁定为精神控制实验的牺牲品,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和慢性毒药的残害将我操控成一名被精神病人,多次关押于安庆市精神病医院虐待折磨,给我身体和精神上带来了终身无法恢复的损害。

    这件事我在2008年10月左右曾到过舟桥旅,当时只找到了原评残过程的经手人卫生队的周勇和军医赵海军(作证),他们都让我找地方领导处理。当时周勇队长说找不到我的评残记录,我就有点怀疑有人作了手脚给销毁了。

    2014年潜山县民政局换发新版残疾军人证时,我才发现我的军残档案和其它当兵档案都神秘消失了,才有点明白事情的真相和来龙去脉:

    一、2007年确实是潜山县公安局(间谍)介入并对我煽动社会迫害和暗中勾结黑社会组织、邪教组织对我家人执行精神控制,把我操控成精神病人的,虽然我没有掌握直接证据,但绝不是幻想(他们在执行任务时会要求参与的人装作一切都很正常)。

    二、潜山县公安局把我操控成精神病人,并销毁档案,属于故意栽赃陷害,故意人造冤假错案,使我成为一个没有话语权的木偶,还暗中下慢性毒药,谋杀的意图十分明显。

    三、潜山县政府(公安局和民政局)故意秘密销毁档案,说明后面的那个因公二等乙级军队评残档案可能有问题?(可能是赝品?)。

    四、潜山县政府(民政局)至今实质上没有承认我的伤残军人身份,并且潜山县公安局一直暗中对我秘密监控和操控事端,还下慢性毒药残害了我的身体(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这是对我人权的极端侵害。

    岁未年初,提笔打扰您首长,有二件事求助:

    一、为我提供因公受伤的证明。

    我当年在原部队评定的因病二等乙级(苏卫荣字第00209号)档案一式三份,可能还有相关文件,不可能证据全部都销毁,我是在部队抗洪抢险期间受伤的,是因公行为,现在地方民政局找不到当兵的和军队评残档案,必须由原部队出示相关证明或档案文件,才能洗清我的清白。

    二、督促安庆市政法委610和潜山县公安局承认冤假错案的事实。

    不是我精神病幻想(脑控),重新完善我的军残档案,该平反的平反,该赔偿的赔偿,杜绝一切暗箱操作和见不得光的手段。

    尊敬的领导,在你们百忙的时间打扰,但我从2007年蒙冤被精神病以来,受尽了一切非人的折磨,这不是我一个退伍的残疾军人必然接受的惩罚,没有民主和公正的程序保障,对精神世界的窥探,就只能意味着恐怖,面对可能发生的遗臭万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危险,我才冒昧地给舟桥旅和您写信,希望能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和关心。

    最后祝首长:身体健康!新年快乐!

    敬礼!

    王 焰(签字盖章按手印)

    20161227

    手机:15055472117

    附:

    一、原部队发给我的:苏卫荣字第00209号原残疾军人证复印件;

    二、潜山县民政局2015年换发的皖军H014929号残疾军人证复印件;

    三、2003年退伍后,潜山县民政局接受后出示的公函;

    四、我两次被精神病强制住院小结;

    五、迫害后2011年在南京打工时到医院检查的动脉硬化报告单(慢性毒药残害的)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老家)

    Wechat:15055472117

    my blog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脑控)!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模式+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精神控制实验的对个体实施控制范围:制人脑电脑权、制信息(网络媒体通讯)权、制舆论权、玩法律权(钻空子)。

    特别强调的是制人脑权,可分为: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交往权(这部分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取得控制);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这部分通过暗下慢性毒药、药物来取得控制)。

      ��

    中央领导地址北京上访维权邮箱和记者手机号码大全201706(王焰)

    中央领导地址北京上访维权邮箱和记者手机号码大全2017(王焰)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KY_LAW@cass.org.cn 今日说法信箱:lawtoday@cctv.com 新华社呼吁最新的中国和国际新闻的第一站。电子邮件:dwbft@xinhua.org电话:861063071183 焦点访谈信箱:ab30@cctv.com或shuofa@vip.sohu.net或dajiakanfa@sina.com 社会记录信箱:shjl@cctv.com 信息发布:greatfire@greatfire.org ah12331@126.com 国防部:mod@mod.gov.cn 监察部:ccdi@mos.gov.cn 城乡建设部:djzb@mail.cin.gov.cn或者cin@mail.cin.gov.cn 国土资源部:mhwz@mail.mlr.gov.cn 参事室:gwycss@163.com gwycss@163.com 安全监管局:wzbj@chinasafety.gov.cn 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bgt@sport.gov.cn监察室:jcj@sport.gov.cn 人力资源部:wzzb@mohrss.gov.cn 国家旅游局:webmaster@cnta.gov.cn 新闻出版总局:sarft@chinasarft.gov.cn 航天局:webmaster@cnsa.gov.cn 黄冈市民政局:hgmzjzxx@163.com 福田市民政局:mz@mz.szft.gov.cn 宁波民政:mzxxgk@nbmz.gov.cn 无锡民政:info@wxetc.gov.cn 青岛市民政局:qdsmzj@qingdao.gov.cn优抚处:qdsmzj@qingdao.gov.cn办公电话 0532-82106013投诉电话 0532-82106089 安徽省民政厅:ahminzheng@126.com 农业部:webmaster@agri.gov.cn 港澳办:service@hmo.gov.cn 质监总局:webmaster@aqsiq.gov.cn 水利部:webmaster@mwr.gov.cn 司法部:pfmaster@legalinfo.gov.cn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yzxx@court.gov.cn 国家检察学院:jcgxy@sina.cn 国际反贪局:iaaca2006@yahoo.com.cn 中国职务犯罪网:yfw@jcrb.com 统战部:网站信箱:webmaster@zytzb.gov.cn投稿信箱:tougao@zytzb.gov.cn 反邪教:cnfanxiejiao@163.com或者cnfanxiejiao@163.com 凯风网:keditor@vip.sina.com 对外联络部:xinxi@idcpc.org.cn 中共党校:tgwww@ccps.gov.cn 网易举报:jubao@vip.163.com cctv:webmaster@cctv.com 人民网客服:kf@people.cn 人民网:rmzx@peopledaily.com.cn或者rmzxb@peopledaily.com.cn 交通运输部:网站邮箱:jtbweb@mot.gov.cn 节假日电话:13717793170 审计署:master@audit.gov.cn 教育部门户网站编辑部主编信箱:moe@moe.edu.cn 公安网:rmgabcpdzbj@sina.com 中国残联:web@cdpf.org.cn 凯风网:editor@kaiwind.com 未来网:weilaiwang@k618.cn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gxbwz@scio.gov.cn 中国禁毒网:zgjdwtxy@163.com 中国青年网:投稿 youth@youth.cn 或者ad@youth.cn 新京报:bjnews_xjbkx@126.com时事评论投稿:shepingbj@vip.sina.com经济评论投稿:jingjipinglun@vip.sina.com文娱随笔投稿:xjbnews@163.com 党建网:dangjianzazhi@vip.sina.com 中国军网:dzbbjb@jfjb.com.cn 新华军网:sjjs@188.com 军报记者网:81@81.cn ; jbjzb@qq.com或者jbjz@zzb.bj 中国军视:hr@js7tv.cn或者weiming@js7tv.cn 光明网:网管信箱:webmaster@gmw.cn 投稿请发邮件至md@gmw.cn 中国记者协会:zhxwcmw@sina.com或者zgjxxhw@126.com 21cn新闻网:news@corp.21cn.com 南方人物周刊:renwzk@163.com 蜂鸟网:fengniao@fengniao.com 64:twhuangqi@gmail.com 《南都周刊》网站邮箱:nb@nbweekly.com采编邮箱:gzndzk@163.com采编邮箱:ndzk2005@163.com 科学松鼠会:contact@songshuhui.net 科学网:snnews@stimes.cn   中国科学院:casweb@cashq.ac.cn 法制晚报:fwhr@fawan.com 法制日报社:bxxb@legaldaily.com.cn 普法网:pfmaster@legalinfo.gov.cn 中国法学会:cls2106@chinalaw.org.cn 法学期刊:zgfxzbs@163.com 求是编辑部:editor@qstheory.com或者qiushi@qstheory.com 国家行政学院:cag@nsa.gov.cn 四川政协:sczxw@qq.com 法律援助信箱:chinalegalaid@sina.cn 焦点访谈:电子邮箱:ab30@cctv.com栏目QQ:966877微信号:jdftcctv CCTV网:webmaster@cctv.com 中央电视台心理访谈:cctv12xlft12@sina.com 法律讲堂:法律咨询热线:010 - 65515511或者E-mail:cctvfljt@sina.com 见证:cctvdocu@yahoo.com.cn 国际在线:webmaster@cri.cn 中国涉外律师:E-Mail: sec@cilpa.net 央广网:新闻热线:400-800-0088 E-mail:4008000088@cnr.cn 法务部邮箱:fawu@cnr.cn 岳成所:yuecheng@yuecheng.com 台盟中央:webmaster@taimeng.org.cn 93学社:93zx@93.gov.cn <93zx@93.gov.cn> 全国工商联:jcyjx@acfic.org.cn 中国社会科学院:zgshkxw_cssn@163.com 全国人大联系我们 icc@npc.gov.cn | 投稿信箱 tgxx@npc.gov.cn 中国日报社对外:circulation@chinadaily.com.cn或者enquiries@mail.chinadailyuk.com 民主与法制:mzyfzjbzy@163.com 或者mzyfztgzy@163.com 或者mzyfzmb@163.com 中国律师网:acla@acla.org.cn 新闻周刊:izhaopin@chinanews.com.cn 中国法院网:tg.fzsp@chinacourt.org或者tg.rmps@chinacourt.org或者info@chinacourt.org 20170329上第二次发送 天空部落:blogservice@talk2yam.com 方圆法治网:方圆法治网邮箱:fangyuanfzw@126.com方圆杂志邮箱:fangyuan@jcrb.com.cn或者sjh88688@126.com  方圆律政:fylz_ylw@163.com 中国检察官基金会:gjjjh@126.com 湖南省人大:xxzxwz@163.com 河北人大:xxc@hbrd.net或者hbrdfgsc@163.com 河南人大:henanrd@qq.com 湖北人大:renda@hppc.gov.cn 山东人大:sdrdxcc2016@163.com 辽宁人大:lnrdxxzx@lnrd.gov.cn 甘肃人大研究:rdyj@sina.com 人民代表网:rmdbwbjb@163.com 安徽政协:web@ahzx.gov.cn 青海民政:bgs@qhmz.gov.cn或mgj@qhmz.gov.cn 浙江温州民政:ohmzj@ouhai.gov.cn 慈溪政府:info@cixi.gov.cn 北京刘福奇律师:fuqi.liu@gp-legal.com 人民政协网:rmzxwzbs@163.com 民进:netmaster@mj.org.cn 或者netmaster@mj.org.cn 民建:webmaster@cndca.org.cn 民盟:webmaster@mmzy.org.cn 殴美同学会:wrsa1913@gmail.com或者wrsa_rmb@yahoo.cn 团结报:tuanjiewang2015@163.com 温岭人大:wlrd@wlrd.gov.cn或wlrd@wlrd.gov.cn 台州人大:tz@zjrd.gov.cn 河北省人大代表网:yzdb@163.com或yzdb@hbrd.net 山西晋城:thrbwlb@163.com 太原:tyrbweb@tynews.com.cn或flq@tynews.com.cn 重庆人大:xul@ccpc.cq.cn 江西省纪栓:zsrdjgjjz@jiangxi.gov.cn 江西人大新闻网:rd_bgt@jiangxi.gov.cn 海南人大法制委员会:fgwshfgc@163.com 临汾:1127198597@qq.com 青海玉树:qhxiaodong@126.com 西宁:office@xining.gov.cn或西宁晚报:xnwb001@163.com 云南民政:zmztjjz@126.com或ynssgb@126.com 四川民政办公厅:scmzbgs@126.com 广西民政:bgs@gxmzt.gov.cn 三湘风纪:tougao@sxfj.gov.cn 老兵苑:417252844@qq.com 职务犯罪预防:yfw@jcrb.com 人民检察:rmjc@jcrb.com.cn 或者rmjc@jcrb.com或者         rmjcbjb@126.com或者 中国人权网:editor@humanrights.cn 北京政府网客服:service@beijing.gov.cn 北京市民政局:wudi@bjmzj.gov.cn 上海市民政局:webadmin@shmzj.gov.cn 北京双拥:beijingshuangyong@163.com或者wudi@bjmzj.gov.cn 中国爱国拥军:zgagyjcjh@163.com 扬子晚报:ywb@yangtse.com或者rxxw@yangtse.com 杭州民政:smz@hz.gov.cn 山西民政:mztwzb@126.com或者mztjjz@126.com 辽宁民政:lnsmzt_zfxxgk@ln.gov.cn 黑龙江民政:webmaster@hljmzt.gov.cn 福建民政:fjsmzt@fujian.gov.cn 山东英烈网:mztbb789@126.com 广东民政:mzt_jcs@gd.gov.cn 广西民政:bgs@gxmzt.gov.cn 重庆民政:webadmin@cqmz.gov.cn 汕头民政:stmzbgs@163.com 海南政务:hizw@hainan.gov.cn 重庆残军医院网:lqqwlxgood850405@163.com 贵州民政:gzsmzt@163.com 中国政法大学:cupl@cupl.edu.cn 北京市政务网:service@beijing.gov.cn 首都政法网:zfzzw@bj148.org 或者 zhaopin@bj148.org 北京法制办:bjfzb@bjfzb.gov.cn 河北省人民政府:wzglzx@hebei.gov.cn 山西省人民政府:zgsxwz@shanxigov.cn 南京市政府:webmaster@nj.gov.cn 全国总工会:info@acftu.org.cn 人权研究院:ihr@cupl.edu.cn 政法刘小楠:liuxiaonan@gmail.com 中国日报:cdoffice@chinadaily.com.cn或者zhongwen@chinadaily.com.cn 冤假错案网:邮箱1:zgyjca@163.com邮箱2:w926666@163.com 人民维权网:QQ1436507725 邮箱:rmflwqw@126.com 方正图书网:tougao@lianzheng.com.cn或者3053426405@qq.com 中新网:gaojian@chinanews.com.cn电话:15699788000 红网:QQ群: 28586189 msn:hnxjs@hotmail.com 中国军网:jfjb81tv@qq.com或者 jfjb81tv@126.com 民政部政策法规司:zcfgs@mca.gov.cn 科技日报:sunyan@wokeji.com或者wangzhan@stdaily.com 国土资源部:mhwz@mail.mlr.gov.cn 中国军事科学院:icmh2015@sina.com 国防大学:ndu@cids.cn或者mail@cdsndu.org 国防部: mod@mod.gov.cn 国防动员网:gfdy@mod.gov.cn 军人法制网:电话:13608510837、13595177075 投稿邮箱:jrwq@163.com 揭幕者:neimuxiaoxi@126.com 解放军生活:jfjsh@vip.sina.com 三联生活:dzfw@lifeweek.com.cn 刘晓原liu6465@gmail.com 贺卫方halacha78@126.com 张召忠ZZZ-1952@163.COM 张泉灵:ziniu@cmcm.com 中国人权:editor@humanrights.cn 北京大学人权研究:humanrights@pku.edu.cn 白岩松:13901195701  E-mail: baiyansong@vip.sina.com 今日说法:栏目QQ:2008124 E-mail:2008124@qq.com 新闻调查:主编邮箱:xinwendiaocha@vip.sina.com热线电话:010-68579889转198E-MAIL:ab35@cctv.com 柴静E-MAIL:chaijing@263.net 杨春E-MAIL:yangchuncctv@gmail.com 郭宇宽E-MAIL:guoyukuan@gmail 环球时报:info@globaltimes.com.cn 南方都市报:nfdsb@tom.com或者87388888@nandu.cc或者时评 shipingban1@vip.sina.com 《南方周末》报料热线 020-8736 4207徐  楠 13580300297 nanxu2008@hotmail.com南方周末郭光东02087377340 13825074671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伍小峰02087373998

    湖南卫视:nightnews@hunantv.com 中国新闻周刊:huangaihe@chinanews.com.cn 人民监督网:E-mail: rmjdwbj@gmail.com 环球网博客E-mail:blog@huanqiu.com 搜狐 张朝阳 首席执行官 65102158 charles@sohu-inc.com 搜狐 曾伏虎 新闻中心主任 65102160-277 tigerzeng@sohu-inc.com 搜狐 张胜利 新闻中心主编   [email]shengli@itc.com.cn 凤凰卫视编辑部:news@phoenixtv.com.cn能见度:nengjiandu@phoenixtv.com.cn 香港无线驻京:news-bj@tvb.com.hk 香港大公报 王德军 13910201685 dejunbest@yahoo.com.cn 文汇报驻北京办事处 江世亮 记者 67181551 jsl@wxjt.com.cn 香港大公报 王德军 13910201685 dejunbest@yahoo.com.cn 大公报 河南联络处记者  白炳坤13838068667       河南联络处记者  李景  13837166366 电子邮件zztaotao@163.com 黄敬龄:gwong@ap.org或者apdigital@ap.org 草根网: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叶檀:邮箱icaogen@126.com。yetan@vip.sohu.com 卢欣:联系方式:evenluxin@hotmail.com 易宪容:yixrong@vip.sina.com 皮海洲:phz168@21cn.com 戴旭:chinadaixu2010@sina.com 刘军洛:liujunluo@sohu.com 殴阳君山:QQ:838854395或者E-mail:ouyangjunshan@163.com手机:13021995899 大国空巢:daguokongchao@gmail.com 时寒冰:姓时名寒冰字暖之。70年代人。现居上海。上海证券报评论·专题部主编。本人E-mail:editor@vip.sohu.com通信地址:(200127)上海市浦东新区杨高南路1100号上海证券报 时寒冰(收)时寒冰nuanzhi2012@gmail.com 证据法学:evidenceforum@126.com 迎春论坛:yuming101@gmail.com 陈鲁豫:yuyueblog2007@sina.com 安徽省公安厅:ahgaxw@126.com或者pajhw110@163.com 南京市政府:zgnj@njnet.gov.cn 广州民政:gdshuangyong888@263.net 民政部顾磊:gulei@mca.gov.cn 上海民政:shenjm@shdrc.gov.cn或者  qcx@shmzj.gov.cn 深圳民政:azc@szmz.sz.gov.cn或者yfsyc@szmz.sz.gov.cn或者bgs@szmz.sz.gov.cn 无锡市民政:info@wxetc.gov.cn 南通民政:ntmzjbgs@163.com 安庆市民政:master@aqmz.gov.cn 安庆政法委:aqzfw@sina.com或者:anqingshuangyong@qq.com 张家界:zjjjw157@163.com 看中国:kzgtougao@gmail.com或者tougao.kanzhongguo.com 唐人:editor@ntdtv.com 希望声音:webcenter@soundofhope.org 通讯社TW:services@mail.cna.com.tw 苹果: atnextsub@nextdigital.com.hk或者webmaster@nextdigital.com.hk或者atnextsub@nextdigital.com.hk 人M报:editor@renminbao.com 人全信息中心:okokok@netvigator.com 益丰大药房; hr@yfdyf.com

    老山兰:laoshan@vip.163.com 新疆建设兵团:info@xjbt.gov.cn 青海省:postmaster@qh.gov.cn 宁夏省:content@nx.gov.cn 甘肃省:content@nx.gov.cn 外国记者新闻中心李雯:li_wen@mfa.gov.cn或者或者xws4@mfa.gov.cn或者xws2@mfa.gov.cn或者cnsa_jxw@126.com或者刘畅xws6@mfa.gov.cn或者xws7@mfa.gov.cn 或者presscenter_china@mfa.gov.cn或者liu_yan2@mfa.gov.cn王伟wang_wei6@mfa.gov.cn楼淡竹lou_danzhu@mfa.gov.cn联系人:楼淡竹 陈文玓chen_wendi@mfa.gov.cn联系人:陈文玓acja@vip.126.com或者:yongchengyecao@sina.com王焕wang_huan@mfa.gov.cn方建明:ipc@mfa.gov.cn电话:0371-69068060,13937161995联系人:李航、盛毅韬  电话:65964319/65963330,传真:65963373  电子邮箱:li_hang@mfa.gov.cn抄送sheng_yitao@mfa.gov.cn 王晔wangye@cdrf.org.cn或者mediag20@pbc.gov.cn或者mabel_ma@yahoo.com或者xws1@mfa.gov.cn刘忠真liu_zhongzhen@mfa.gov.cn 李翔宇 电话:010-65964381 13426232723 (国内)  09954489812(菲律宾)  电子邮件: presscenter_china@mfa.gov.cn 联系人:赵胜文  电 话:83909362,18810322762  传 真:83907364;电 邮:xinwenidcpc@126.com 胡黉:(010)85119546 15650711853 huhong@ciis.org.cn  王嘉:(010)85119533 13261955777 wangjia@ciis.org.cn 王菡晔 hanyewang@chinapda.org.cn孙锐sun_rui@mfa.gov.cn傅强 15611833593或者2586667245@qq.com 报名表 13810356097或者bmkzjn70@news.cn。 联系人:苏童  电 话:010-83908406  手 机:18800105081  传 真:010-83908400  电 邮:sutongidcpc@126.com 商业见地lookest@bwchinese.com 宜君县政府:yijunxxzx@126.com 铜川政府tc3183128@163.com 外国人才网:service@jobsitechina.com 江苏省人大:jsrdfb@jsrd.gov.cn 江苏政协:public@jszx.gov.cn 浙江省人大:jjz@zjrd.gov.cn 山西省司法厅:sxssftbgs@sxsfxz.gov.cn 吉林省司法厅:sft@jl.gov.cn 黑龙江省司法厅:hljssftbgs@163.com 浙江省司法厅:ssft@zj.gov.cn 安徽省司法厅:ahsftweb@163.com 江西省司法厅:jxsf@jxsf.gov.cn 河南省司法厅:sftmhwz@126.com 湖北省司法厅:hbsfxzw@163.com 法治湖南:yfzshn@qq.com 广东省司法厅:fyr@gdsf.gov.cn 西部普法网:cqswfjb6060@163.com 法制与社会:lunwenqikan@vip.126.com 兵团司法局:sfj@xjbt.gov.cn办公室:sfjbgs@xjbt.gov.cn 察网:cwzg@cwzg.cn 南方都市报 时评 shipingban1@vip.sina.com

    shipingban2@vip.163.com 南方周末众议柴子文:chaiziwen@vip.sina.com 南方周末观点:qzhd@vip.sina.com或nfzmwh@vip.sina.com、 南方都市报 zhchappy@vip.163.com 或liuxiaolei@vip.sohu.net nfzmml@vip.sina.com 中央各部委.中央领导的上访地址及通讯邮编.大家可以举报那些腐败官员! 道德观察cctv_ddgc@163.com cctv_ddgc@vip.sohu.com 社会与法cctv12news@vip.sohu.com 法治在线邮箱:fzzx@cctv.com thisweek@cctv.com 大家看法djkf@vip.sohu.com 第一线frontline@vip.sina.com 社会记录shjl@cctv.com ab30@cctv.com 中国周刊baiyansong@vip.sina.com 共同关注gtgz@mail.cctv.com 法治世界bxdgs@sohu.com cctvtianwang@vip.sohu.com 路一鸣289466774@qq.com 新闻调查信箱:xinwendiaocha@vip.sina.com 群众举报职务犯罪cyjb@spp.gov.cn cyjb@spp.gov.cn 周洪宇:hongyuzhou@vip.163.com 老山网:union@ccoo.cn

    20161126

    东南网:jubao@fjsen.com 廊坊新闻网市场部:hezuo@lfnews.cn采编部:xinwenwang@lfnews.cn招    聘:zhaopin@lfnews.cn 中国记协:Email:zhxwcmw@sina.com或 Email:zgjxxhw@126.com 星辰在线:webmaster@changsha.cn 杭州网:webmaster@hangzhou.com.cn爆料QQ:200900571 太原新闻网:tyrbweb@tynews.com.cn 中国新闻网:shanghai@chinanews.com.cn Department Contacts

    General editorialeditor@shanghaidaily.com

    New mediaonline@shanghaidaily.com

    Metro newsmetro@shanghaidaily.com

    Business newsleozhang@shanghaidaily.com

    For marketmarketing@shanghaidaily.com

    Opinionopinion@shanghaidaily.com

    Supplementsupplement@shanghaidaily.com

    Advertisingadvertising@shanghaidaily.com

    Classifiedsclassifieds@shanghaidaily.com

    Featurefeatures@shanghaidaily.com

    东方网客户服务部 webmaster@eastday.com 董事长 director@eastday.com 总经理 general_manager@eastday.com 总编辑 editor_in_chief@eastday.com 人力资源部 humanresource@eastday.com 人机界面部 interface@eastday.com 编辑部 editor@eastday.com 新闻编辑部 news@eastday.com 东方直通车 society@eastday.com 东方论坛 bbs@eastday.com 大公网:sx.takungpao@163.com 邮箱:tkpsxb@sina.com 青海新闻网:你现在的位置:青海新闻网首页 新闻热线:0971-8483418    投稿邮箱:qhnews2005@126.com 苏州热线:邮箱:2108935872@qq.com 常熟零距离:service@cs090.com 海南日报:xxzx@hndaily.com.cn 传媒生活:电子邮件:cmsh@hndaily.com.cn 海南在线:电子邮箱:webmaster@hainan.net 华声在线:service@vip.voc.com.cn或zhanglingfeng@vip.voc.com.cn 未来网:weilaiwang@k618.cn 浙江之星:zjzxlaw@sina.com或zjzxlawyer@163.com 南京市安监局:E-mail:nj83630312@163.com 闵行区安监局: qjgjxx@shmh.gov.cn 潜山县教育局:地址:安徽省潜山县梅城镇舒州大道399号 邮编:246300 电话:0556-8937866 站长信箱:jy@qsx.gov.cn 法学研究所:谢增毅xiezengyi@cass.org.cn或常纪文changlaw@sohu.com陈欣新e-mail:xxchen@cass.org.cn陈泽宪chen_zexian@hotmail.com或戴瑞君dairuijun@cass.org.cn或douhaiyang@cass.org.cn或冯军fengjun@cass.org.cn何晶晶:hejingjing@cass.org.cn胡水君shuijunhu@hotmail.com或蒋携:jiangjun@cass.org.cn或jiaoxupeng@cass.org.cn刘海波lhbsea@263.net刘敬东liujingdong@cass.org.cn朱晓清zhuxq2013@126.com张文广wzhang@cass.org.cn 张邰zhangs@263.net张少瑜shermanzhang@263.net张锦贵zhangjingui@cass.org.cn席月明xiyuemin@cass.org.cn王雪梅:电子邮件:wang_xm@cass.org.cn;蒋小红;联系方式:E-mail: xhjiang@cass.org.cn刘胆liuming-fxs@cass.org.cn罗欢欣:luohuanxin@cass.org.cn 方圆法治网:fangyfzw@126.com或QQ:2165033599 华东院举报:jubao@wtoutiao.com 法学网:info_law@cass.org.cn 凤凰网:blog@ifeng.com 梅州民政:mzmzxnyf@163.com 中国人才:kf@400qikan.com 国防科技大学:、对外交流:  dfao@nudt.edu.cn    fao@nudt.edu.cn 2、科研合作:   kejichu@nudt.edu.cn 3、本科生招生:   zsb@nudt.edu.cn

    4、研究生招生:   yjszs@nudt.edu.cn w250332512@126.com  zhangxiaoyan@nudt.edu.cn tingzhang@nudt.edu.cn wmzhang104@163.net  yxybs@nudt.edu.cn或zm@nudt.edu.cn

    各国驻华大使馆:

    英国贸易投资北京:commercialmail.beijing@fco.gov.uk英国国际发展部:enquiry@dfid.gov.uk或英国城市部门办公室:china.regionalcities@fco.gov.uk 或britishconsulate.Wuhan@fco.gov.uk重庆大使馆britishconsulate.chongqing@fco.gov.uk广州大使馆:britishconsulate.guangzhou@fco.gov.uk英国驻华大使馆领事处:consular.beijing@fco.gov.uk

    美国驻华大使馆: 美国驻华大使馆 北京安家楼路55号 邮编:100600,电话:(86-10) 8531-3000 美国驻华大使馆地图

    新闻文化处 传真:(86-10)8531-4200 网络管理员:负责使馆网络的技术问题 电子邮件:BeijingWebmaster@state.gov

    美国公民服务处: 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五,8:30-12:00, 14:00-16:00 传真:(86-10) 8531-3300 E-mail: AmCitBeijing@state.gov

    非移民签证处

    查询非移民签证,请致电010-56794700 或者发送电子邮件至support-china@ustraveldocs.com 关于非移民签证的一般信息,请访问http://www.ustraveldocs.com/查看签证或护照状态,请访问http://www.ustraveldocs.com/cn/cn-main-contactus.asp 查询非移民签证,请致电010-56794700 或者发送电子邮件至 support-china@ustraveldocs.com 关于非移民签证的一般信息,请访问 http://www.ustraveldocs.com/ 查看签证或护照状态,请访问 http://www.ustraveldocs.com/cn/cn-main-contactus.asp

    成都:irc-chengdu@qq.com或AmcitChengdu@state.gov或support-china@ustraveldocs.com 上海:support-china@ustraveldocs.com或shanghaiirc@state.gov 武汉:USConsulateWuhan@state.gov或beijingwebmaster@state.gov 德国驻华大使馆:info@shen.diplo.de或info@shen.diplo.de 丹麦驻华大使馆:bjsamb@um.dk或上海总领事 普励志 先生领事 毕德森 先生 邮箱:mogepe@um.dk 电话:+86 21 8025 0602 领事秘书房雅哲 女士 邮箱:fanyaz@um.dk 电话:+86 21 8025 0621副领事美丽 女士 领事事务/行政 媒体/通讯及文化 邮箱:meenee@um.dk 电话:+86 21 8025 0617 地址,联系方式,办公时间和地图 地址:上海市 长宁区 延安西路2201号 上海国际贸易中心31层 邮编:200336

    总机:+86 21 8025 0600 传真:+86 21 6209 0878 电子邮箱:shagkl@um.dk 重庆:安雅 女士 邮件:anjvil@um.dk 电话:+86 (23) 6372 5280 地址,联系方式,办公时间和地图 地址: 重庆市 渝中区 邹容路68号 大都会商厦31楼1号 邮编:400010

    电话:+86 23 6372 6600 传真:+86 23 6372 5284 电子邮件:ckggkl@um.dk 广州: 总领事 林宏 先生 邮箱:olelin@um.dk 电话:+86 (20) 2829 7312

    领事 先生 邮箱:erbeje@um.dk

    电话:+86 (20) 2829 7314

    地址,联系方式,办公时间和地图 地址:中国 广东省广州市 流花路 中国大酒店 商业大厦1578室 邮编:510015

    总机:+86 (20) 2829 7300 传真:+86 (20) 8667 0315 签证处传真:+86 (20) 8626 6097 电子邮件:cangkl@um.dk 台北:电子邮箱:tpehkt@um.dk

    主页:taipei.um.dk 蒙古:bjsamb@um.dk或Email: u_zul@mcs.mn或 od@mcs.mn 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consular.shanghai@dfat.gov.au   新西兰驻华大使馆: 新西兰驻华大使馆 Embassy of New Zealand 办公处:日坛东二街1号                   Chancery: No. 1, Ri Tan Dong Er Jie 电话(Tel):  65322731 传真(Fax): 65324317 电子邮件(E-mail): nzemb@eastnet.com.cn Website : www.nzembassy.com/china   商务处电话(Tel):  65324064 传真(Fax): 65325261 电子邮件(E-mail):  beijing@nzte.govt.nz 武官处电话(Tel): 65322731 ext 220 传真(Fax): 65323311 电子邮件(E-mail): nzdabj@eastnet.com.cn 教育处电话(Tel):  65322731 ext 210 传真(Fax): 65323424 电子邮件(E-mail):  nzedubj@eastnet.com.cn 签 证 处:塔园外交人员办公楼2-5-1 电话(Tel):  65326688 传真(Fax): 65325681 电子邮件(E-mail): nzisbeijing@dol.govt.nz

    俄罗斯驻华大使馆:电子邮件综合资讯embassy@russia.org.cn人文合作问题culture@russia.org.cn经贸合作问题economic@russia.org.cn 领事资讯visa@russia.org.cn 日本:keizai@pk.mofa.go.jp (经济部)nfo@pk.mofa.go.jp 或 visa@pk.mofa.go.jp 【签证:请注明姓名与联系方式】 ryoji@pk.mofa.go.jp 香港: infojp@hn.mofa.go.jp 瑞士:info@eda.admin.ch或helpline@eda.admin.ch或ggz.vertretung@eda.admin.ch Visa ggz.visa@eda.admin.ch香港:hon.vertretung@eda.admin.ch hon.visa@eda.admin.ch上海:sha.vertretung@eda.admin.ch Visa sha.visa@eda.admin.ch北京bei.vertretung@eda.admin.ch Visa bei.visa@eda.admin.ch 或 bei.sdc@eda.admin.ch 或 bei.sbhchina@eda.admin.ch北京bei.sbhchina@eda.admin.ch 意大利:Mail icon 电子邮箱: infopek.italycn@vfshelpline.com或西安:infosia.italycn@vfshelpline.com沈阳: infoshe.italycn@vfshelpline.com武汉:电子邮件:infowuh.italycn@vfshelpline.com济南:电子邮件: infotna.italycn@vfshelpline.com南京:电子邮件:infonkg.italycn@vfshelpline.com 杭州:电子邮件: infohgh.italycn@vfshelpline.com上海:电子邮件: infosha.italycn@vfshelpline.com广州:电子邮件: infocan.italycn@vfshelpline.com 长沙:infocsx.italycn@vfshelpline.com深圳: infoszx.italycn@vfshelpline.com 福州: infofoc.italycn@vfshelpline.com 巴西:Email: infopek.brcn@vfshelpline.com或consular.pequim@itamaraty.gov.br 比利时:北京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北路13号院1号楼703室(海隆石油大厦) 100027 010-84059629 infopek.becn@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上海 上海市黄埔区四川中路213号久事商务大厦3层 200002 021-65965828 infosha.becn@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广州 广州市天河区体育西路189号城建大厦2楼217室 510620 020-38797382 infocan.becn@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西安 陕西省西安高新区沣惠南路与科技六路交汇处摩尔中心A座1103 710000 029- 84046652 infojvac.xianchina@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重庆 重庆市渝中区民生路235号海航保利国际中心33-F 400000 023 - 63702792 infojvac.chongqingchina@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杭州 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钱江路1366号华润大厦A座702室

    310000 0571 – 28231913 infojvac.hangzhouchina@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沈阳 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北站路61号沈阳财富中心A座4层3号 110000 024-82919355 infojvac.shenyangchina@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武汉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中北路171号汉街总部国际C座1707-1710室 430000 027-87273618 infojvac.wuhanchina@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长沙 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湘府中路258号鑫远白天鹅酒店二层5、6号会议室 410000 0731-85786756 infojvac.changshachina@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成都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人民南路4区11栋门牌15-18 610000 028-67693811 infojvac.chinachengdu@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深圳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福华一路大中华国际交易广场北门西区1708/1709室 518000 0755 83229026 infojvac.shenzhenchina@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济南 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泺源大街150号中信广场5层 250000 0531-83185899 infojvac.jinanchina@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福州 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古田支路60号 福晟财富中心15层 350000 0591-63111557 infojvac.fuzhouchina@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南京 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庐山路188号新地中心5层 210000 025-51801239 infojvac.nanjingchina@vfshelpline.com 中心经理/主管 昆明 云南省昆明市北京路1079号欣都龙城5栋1502A 650000 0871- 65658476 infojvac.kunmingchina@vfshelpline.com 加拿大:beijing-immigration@international.gc.ca或 infocentrechina@international.gc.ca或beijing.passport@international.gc.ca (护照咨询) beijing.consular@international.gc.ca (其它领事服务) 公共事务处

    传真: +86(10) 5139-4454 电子邮件: beijing-pa@international.gc.ca

    人事处

    传真: +86(10) 5139-4435 电子邮件: china-recruitment@international.gc.ca重庆:chonq@international.gc.ca或ganzug@international.gc.ca或上海:常规咨询:

    电子邮件: shngi@international.gc.ca

    领事事务 :

    电话: (+86-21) 3279-2800 传真: (+86-21) 3279-2801 电子邮件: shngi-cs@international.gc.ca

    商务专员服务:

    电话: (+86-21) 3279-2800 传真: (+86-21) 3279-2856 电子邮件: infocentrechina@international.gc.ca

    签证处:

    电话: (+86-21) 3279-2844 传真: (+86-21) 3279-2892 电子邮件: shanghai-im-enquiry@international.gc.ca 西班牙:infopek.espcn@vfshelpline.com咨询邮箱: infojvac.chinaxian@vfshelpline.com咨询邮箱: infojvac.chongqingchina@vfshelpline.com

    咨询邮箱: infojvac.shenyangchina@vfshelpline.com咨询邮箱: infojvac.wuhanchina@vfshelpline.com咨询邮箱: infojvac.chengduchina@vfshelpline.com 咨询邮箱: infosha.espcn@vfshelpline.com咨询邮箱: infojvac.hangzhouchina@vfshelpline.com咨询邮箱: infojvac.nanjingchina@vfshelpline.com 咨询邮箱: infojvac.changshachina@vfshelpline.com 咨询邮箱: infojvac.shenzhenchina@vfshelpline.com咨询邮箱: infojvac.fuzhouchina@vfshelpline.com 咨询邮箱: infojvac.kunmingchina@vfshelpline.com

    韩国:chinawebmaster@mofa.go.kr 邮箱: chinaconsul@mofa.go.kr或chinavisa@mofa.go.kr 墨西哥:embmxchn@public.bta.net.cn 联合国难民署:infohongkong@unhcr.org或chiho@unhcr.org或chibe@unhcr.org或chibe@unhcr.org 江苏地方税务局:wz@jsds.gov.cn 中国残联:web@cdpf.org.cn 普法网:pfmaster@legalinfo.gov.cn 中纪委:ccdi@mos.gov.cn安徽纪委:ahjjjc@aliyun.com 政协汉寿县委员会zx2862987@sina.com 镇江zjljh@zhenjiang.gov.cn 沾化1@zhanhua.gov.cn <1@zhanhua.gov.cn>或zhgov@126.com 宽甸kdxdzzw@163.com   5605212@qq.com   湘潭xtgov@xiangtan.gov.cn 银行界tbankw@163.com 长沙xxzzyk@changsha.gov.cn 永州yzcity@163.com益阳xxb@yiyang.gov.cn怀化Hhszf@163.com娄底xxhbxxzy@sina.com郴州czxxzx@163.com湘西hnxxzxxb@163.com民政xxmzbgs@163.com张家界zjj@zjj.gov.cn 河北wx6162374@163.com 国务院国有资产webmaster@sasac.gov.cn 大众网webmaster@dzwww.com 国务院审改办zybb12310@conac.cn或sgb@conac.cn 海南xxd@hainan.gov.cn 张彦立578119766@qq.com 武汉政协whzx2001@163.com 方山县电话:13903588753 邮箱: fsxrmzfw@163.com QQ: 393841601或fsxrmzfw@163.com 吴州县gdwcxxb@163.com / gdwc5555111@163.com 安远县ayxxzx@163.com 津远县yjxcb@vip.163.com 机构编制tg@conac.cn 东港人社dgrsj7147763@163.com 中山人社网管信箱:master@gdzs.lss.gov.cn 投稿信箱:master@gdzs.lss.gov.cn或zhongshan@163.com 中山司法zzc@zssf.gov.cn或bgs@zssf.gov.cn 山西扶贫web@sxsfpb.gov.cn 珠海司法zhsfxzk@zhuhai.gov.cn 佛山司法webmaster@fssf.gov.cn 韶关市司法8469364@163.com 潮州gdczic@163.com 梅州mzic@meizhou.gov.cn 民政mzsmzjbgs@sina.com 武宁wuningnews@163.com或wnxxzx2006@126.com 安徽省纪委投稿热线:ahjjjc@aliyun.com 戴旭chinadaixu2010@sina.com

    法邦网hr@fabao365.com或客服邮箱:service@fabao365.com 电话:400 818 9919 安徽优抚处:ahmzyf@126.com安徽民政办ahminzheng@126.com 腾讯招聘:szkfhr@tencent.com或sticker@tencent.com或微信产品经理 claire1023@qq.com 月光博客williamlong.info@gmail.com卢松松reed@vip.qq.com 胡润排行榜董事长 / 首席调研员胡润 Rupert Hoogewerf hurun@hurun.net总裁 / 集团出版人吕能幸 Sinclair Lyu:president@hurun.net

    主编/市场调研与咨询 王高洁 Echo Wang echo.wang@hurun.net

    副总经理 金钰盛 Robin Jin robin.jin@hurun.net

    副总经理 陈华新 Angel Chen angel.chen@hurun.net

    华南、港澳台及东南亚 林嘉慧 Ivee Lin ivee.lin@hurun.net

    华北 闫得强 Leo Yan leo.yan@hurun.net

    东北 董芳薇 Stephanie Dong stephanie.dong@hurun.net

    华东、华中及华西 来心怡 Cindy Lai cindy.lai@hurun.net

    华东 徐浩颖 Cindy Xu cindy.xu@hurun.net

    国际业务拓展 刘瑜 Liu Yu liu.yu@hurun.net

    US Publisher at Large Elizabeth Harrington elizabeth.harrington@hurun.net

    UK Publisher at Large Ada Shan ada.shan@hurun.net

    India Publisher at Large Anas Rahman Junaid anas.rahman@hurun.net

    胡润百富杂志咨询及订阅 请致电 +86-21-50105808 或发送电子邮件至:subscription@hurun.net

    福布斯中文网 >>  联系我们联系方式:邮箱:iris.jiang@forbeschina.com广告查询:邮箱:iris.jiang@forbeschina.com 联盟合作/媒体资源合作:邮箱:harry.gu@forbeschina.com论坛活动:邮箱:jenny.wu@forbeschina.com 一只羊博客coocld@sina.com 安徽省公安厅警务资讯投稿邮箱:ahgaxw@126.com 网站邮箱:pajhw110@163.com 南都举报jubao@china.org.cn 广州媒体报料热线 南方都市报 全国报料电话:400-886-6166 广州报料电话:020-873888888 报料QQ:800020106 南方日报 新闻报料:020-87360888 Email:nfd@nfdaily.cn 南方周末 新闻热线:020-83000300 读者热线:020-87385907 新快报 报料电话:020-87776333 报料QQ:800082020 网上报料、投稿:http://86.xkb.com.cn/ 羊城晚报 报料热线:020-87776887 报料热线:020-87776333 QQ、飞信报料:87776887 信息时报 QQ报料:800023111 报料热线:020-34323111 广州日报 报料热线: 020-81919191 报料热线:13724054737 报料平台:http://m.dayoo.com/111743/index.shtml 羊城地铁报 报料热线:020-83860318 南方农村报 报料热线:020-87366121 报料热线:13725252438 邮箱:nfncb@163.com 南方农村报农村财富 报料热线:020-37596901 邮箱:nfncb@163.com 南方农村报消费周刊 报料热线:13580395773 邮箱:Zbh2428@163.com 深圳媒体报料热线 晶报 报料热线:0755-83515151 民生热线:0755-83525252 短信报料:106691609580 网络报料:www.86100.cn 深圳晚报 报料电话:0755-83929999 QQ:800088008 深圳商报 报料电话:0755-83900011 报料电话:13613000011 QQ:800088022 深圳特区报 报料热线:0755-83511111 广州日报 报料热线: 0755-26125531 报料热线:0755-25400189 东莞媒体报料热线 南方日报东莞观察 报料热线:020-87360888 报料热线:0739-22809898 报料热线:13556712345 报料热线:18938267198 邮箱nfrbdggc@21cn.com 广州日报 报料热线:0769-22344428

    佛山媒体报料热线 南方日报佛山观察 报料热线:020-87360888 报料热线:0757-82300823 邮箱wenping008@126.com 广州日报 佛山报料热线:13827722000 佛山报料热线:0757-83121866 顺德报料热线:0757-22637482

    海珠媒体报料热线 珠海特区报 报料热线:2639990 广州日报 报料热线:13750036771

    中山媒体报料热线更多 南方日报中山观察 报料热线:0760-88389366 报料热线:13726020873 邮箱wenping008@126.com 广州日报 报料热线:13425438805

    惠州媒体报料热线 南方日报惠州观察 报料热线:0752-2686202 邮箱nfrbhzgc@126.com

    清远媒体报料热线 南方日报清远观察 报料热线:13642558888(全市) 报料热线:15016689021(英德、佛冈) 报料热线:13828591606(连州、连南、连山、阳山) 邮箱:nfqygc@126.com

    汕头媒体报料热线 汕头日报 报料热线:83307007 报料热线:15815092345 邮箱:rbxwb@sina.com

    茂名媒体报料热线 茂名日报 报料热线:15813063333 报料热线:2963932 报料热线:2963933

    梅州媒体报料热线 梅州日报 报料热线:0753-2278888 报料热线:13411225588

    江门媒体报料热线 广州日报 报料热线:13709616000 奥一shelun@188.com 澎湃新闻报料热线:021-62471234-68550(周一至周五下午2点到6点记者专线接听),也可将线索或材料发至邮箱news@thepaper.cn 地平线律师事务所:dpxggyx@163.com 南都新闻周刊邮箱:ndzkfodo@126.com南都周刊ndzk2005@163.com 安徽科技报ahkjb2015@163.com 猫扑jubao@opi-corp.com或niwei@mop.com 博客园:contact@cnblogs.com 今题网:contact@jinti.com 平果日报:webmaster@nextdigital.com.hk或atnextsub@nextdigital.com.hk或nextdigital.com.hk或atnextsub@nextdigital.com.hk或webmaster@nextdigital.com.hk 了望新闻zbs2005@163.com或liaowangzhaopin@sina.com 住建部:cin@mail.cin.gov.cn 法学会招聘sunxsh@cass.org.cn;zhangjingui@cass.org.cn 上面已发 FT中文网:招聘方的Email:careers@ftchinese.com 参考消息cknews@vip.sina.com或cankaobd@foxmail.com或cankaoad@foxmail.com或cknews@vip.sina.com 半月谈bianji@banyuetan.org 南方周未nfzm@infzm.com或nfzmreview@gmail.com 中国青年报 新媒体发展中心 部门 电话 EMAIL 中 青 在 线 新闻部 010-64098057/8039 news@cyol.com 资讯部 010-64098034 zixun@cyol.com 教育频道 010-64098029/8072 news@xiaomei.cc 视频部 010-64098037/8059 video@cyol.com 社区互动 010-64098035 cyolclub@cyol.com 传真 010-64098077

    前台 010-64098088

    KAB创业教育网 010—64098061 kaboffice@gmail.com

    校媒部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秘书处)

    (中国校媒网) 渠道(理事) 010-64098089 lishi@chinaumu.org 渠道(会员) 010-64098444 huiyuan@chinaumu.org 联动采访 010-64098440 news@chinaumu.org 新闻资讯 010-64098029 news@chinaumu.org 社区产品部 010-64098023

    频道部   (与世界对话、未来讲堂) 010-64098439/8207 world@chinaumu.org (与世界对话) lecture@chinaumu.org (未来讲堂) 校媒部传真 010-64098488

    技术运营部 010-64098040

    新媒体营销品牌部 010-64098021

    中国青年报社内容合作部 010-64098415 010-64098058 neironghezuobu@126.com 中国青年报社各版面联系方式 版面 联系电话 E-mail 新闻热线 010-64098287 cyd@cyd.net. cn 思想者 010-64098335 sixiang@cyd.net. cn 国际 010-64098249 guojibu@cyd.net. cn 教育-科学 010-64098262 jiaoyu@cyd.net. cn 青年创业者 010-64098511 chuangye@cyd.net. cn 职业教育 010-64098321 zhiyejiaoyu@cyd.net. cn 经济 010-64098240 jingji@cyd.net. cn 特别报道 010-64098213 zqbtebiebaodao@gmail.com 共青视点 010-64098319 gongqing66@126.com 青年话题 010-64098211 myear@vip.sina.com 数字青年 010-64098324 shuziqingnian@126.com 体育 010-64098265 tiyu@cyd.net. cn 法治·社会 010-64098256 fzsh2000@gmail.com 文化周刊 010-64098231 wenhua@cyd.net. cn 阅读周刊 010-64098325 yueduzhoukan@sina.com 青春热线 010-64098366/8504 cydqcrx@163.com 屋檐下 010—64098504/8366 cydwyx@126. com 青年调查 010—64098296/8379 qingdiao@cyd.net.cn 综合新闻 010-64098203 zqbzbs@sina.cn 冰点周刊 010-64098342 xubk@@cyd.net.cn 摄影 010-64098309 zqbsyb@163.com 军事周刊 010-64098331 junshibu@126.com 旅游周刊 010-64098385 lvyou@cyd.net.cn 青青校园 010-64098262 jiaoyu@cyd.net.cn 汽车周刊 010-64098322/8410 auto_youth@vip.sohu.net 聚焦 010—64098304 fengsheng@cyd.net.cn 法制晚报 ynetzhaopin@ynet.com或ads@ynet.com或jubao@ynet.com或法晚热线电话 010-52165216 报料,或者发送邮件至 fwrx@fawan.com、 fwsd@fawan.com

    网易Privacy@service.netease.com 京华3330433224@qq.com 政法编辑zhengfadch@126.com或collegenews@263.net 上已发送 环球时报jubao@huanqiu.com或editor@huanqiu.com 齐鲁晚报1790179766@qq.com QQ:2785184553 齐鲁晚报 上已发

    综合、经济、社会、省内新闻 zongbian@263.net 热线时空 rxsk@sina.com 体育新闻 qltht@263.net 今日济南 qlwbnews@yahoo.com.cn qlwbnews@msn.com 齐鲁楼市 zymfree@sina.com 国内、纵深新闻、传媒联播 qlwbss@sina.com 国际博览、国际要闻、国际视点 dbwb@sina.com 精选连载 scf1919@sina.com 文化娱乐 qlwhyl@263.net 金 证 券 jinzhengquan@sina.com 云南网jubao@yunnan.cn 楚天都市报jingchuwang@cnhubei.com 知音投稿指南 知音通联:bw@zhiyin.cn 知音上半月版:zysby@zhiyin.cn 知音下半月版:zyxbyb@zhiyin.cn 知音月末版:zyymb@zhiyin.cn 知音海外版:hwb@zhiyin.cn 打工上半月版:dgs@zhiyin.cn 打工下半月版:dgx@zhiyin.cn 好日子:hrz@zhiyin.cn 知音女孩:girl@zhiyin.cn 第1生活:dysh@zhiyin.cn 115064526@qq.com或359660235@qq.com或240058719@qq.com或1049129923@qq.com 西安热线律师E-mail:kclawyer@163.com或主编信箱: cio@c029.com     一站通客服咨询:85906361@qq.com 宁波电视台zjsjx@zjncws.com.cn或EMail:ming@nbtv.com.cn 2、QQ:416569706 热线服务:  18695999282  邮件地址:10923784@qq.com

    东方律师网E-mail:sba@lawyers.org.cn或E-mail:limin@lawyers.org.cn或E-mail:xijingqiong@lawyers.org.cn或E-mail:sophia@lawyers.org.cn或E-mail:zhenglufei@lawyers.org.cn或E-mail:wuzhengguang@lawyers.org.cn或E-mail:jinying@lawyers.org.cn或E-mail:panyu@lawyers.org.cn或E-mail:gonghong@lawyers.org.cn或E-mail:caoping@lawyers.org.cn或E-mail:yaohuiming@lawyers.org.cn或E-mail:Taolp@lawyers.org.cn或E-mail:wangxf@lawyers.org.cn或E-mail:Chdong@lawyers.org.cn 天津律师协会tjlswqwf@163.com 天津允诚yunchenglaw@163.com或天津和瀛律师事务所简历投至heyinglawyer@126.com四方群邮箱lipengyuan@join-highlaw.com刘文霞wencyliuyk@163.com 天津南开联系邮箱:zhangyue@jinzhanlaw.com  电话:18222512560联系人:朱律师,电话:18622207155 邮箱:wanjunlaw@163.com请将个人简历发送至邮箱xuefeng.ji@dentons.cn 联系电话:13920767226泰达teda@tedalawfirm.com。2026229299@qq.com三月风tj_sanyuefeng@126.com天津涨毅2403698656@qq.com或13821716008冯律师或高地律所gaodisongliang@vip.sina.com或则立zelilawfirm@sina.com或发送到邮箱:44939111@qq.com。联系人:刘律师,联系电话:13132512388或youfazp@126.com 联系电话:13820298539,发送至1242990676@qq.com或电子邮箱:jiguanglaw@126.com 联系电话:15722280953德纬tjdw_lawyer@126.com简历到jinlianlawfirm@163.com;或者电话83857717,手机:13820875891     联系人:孙小姐,文诺wennuolaw@sina.cn扬名yangminglvsuo@126.com或邮箱:zhl@zhuquanlawfirm.com凡佑lixuehuiand@163.com或ccaa_tccc@126.com或mengfei@dehenglaw.com 金融律师简历请发送邮箱: jiayw@dehenglaw.com 重庆律协xblaw@vip.163.com浙江律师协会邮箱:zjslsxh@vip.163.com或hzcourt@sina.com 山西律协hyb@sxlawyer.cn或绍兴sxjcy0575@163.com或zjsxac@sina.com杭州hzac@hz.gov.cn安徽律协lawyerah@163.com合肥司法局hfssfj@sina.com 东方律师tougao@lawyers.org.cn 福建律协info@fjlawyers.net fjlsxh@126.com江西律师协会2875616993@qq.com湖南律师胡hqp@vip.163.com国浩湖南grandallcs@grandall.com.cn余律师13787130316@163.com郑选题414100503@qq.com刘伟2357336122@qq.com或changsha@dachenglaw.com 或tangjihong@titanlaw.com或190680308@qq.com或362333211@qq.com,或E-mail:qiyuan8801@vip.sina.com或455475389qq.com或13876170880@163.com或724669115@qq.com或haikou@dachenglaw.com或weitelawyer@vip.sina.com或4470543@163.com或whxgov@qq.com或电子邮箱:wazww@jian.gov.cn或46195751@qq.com <46195751@qq.com> 或Email:Webmaster@xjrs.gov.cn赵运恒律师yunheng.zhao@dachenglaw.com大成miao.bai@dachenglaw.com 上已发 下也已发 王府井书店wfjsddzyj@126.com 搜狐kf@vip.sohu.com 走进科学cctv-zjkx@vip.sina.com 法治报道cctv12news@vip.sohu.com或zhifujing@vip.sina.com对话cctvduihua@vip.sina.com或cctv-us@vip.sina.com 今日说法shuofa@vip.sohu.net 高子程gaozicheng88@126.com中国人才zgrc18@163.com念斌nianbin666@sina.cn大禹律所Ting.L@dayulaw.com张燕生zhangyansheng@126.com公孙雪Sunxue.G@dayulaw.com李长青changqing.l@dayulaw.com李青13651111999@139.com杨学林律师yangxuelin@sohu.com斯伟江Email:siweijiang@debund.com 教育部办公厅info@peopledaily.com.cn 中国法援基金会办公室:010-83139059 办公信箱:falvyuanzhu@vip.sina.com 南京3521E-mail:3521@nj3521.com 3521公用信箱 : 3521@nj3521.com 市场部计划处 : market@nj3521.com 市场部销售处 : xsc@nj3521.com 外贸分公司 : wmc@nj3521.com 无纺滤材事业部 : sup-filter@nj3521.com 人力资源处 : rlzyb@nj3521.com 纪监审处 : jwh@nj3521.com 中国法律咨询中心 Email zgflzxzx@chinalaw.org.cn 法务咨询fawuzaixian@fawuzaixian.com 榜单有任何疑问或建议,请联系todd.chan@legalband.com 安徽律师网邮箱:lawyerah@163.com 德恒合肥邮箱:hefeis@dehenglaw.com 安徽省信访局征求意见ahxfjjgdw@163.com 安徽九德律所E-mail:18019909117@163.com 南风窗电子邮件: window@nfcmag.com 衡平mdrights.org@gmail.com 协和研究生pumc_gu@126.com 南都罗金海投稿邮箱:luojh@nandu.cc 金宰贤 毕业于高丽大学(Korea University)中文系,自2003年起在华工作,曾在北京大学读MBA,现在上海交通大学攻读管理学博士。电子邮箱:zorba00@gmail.com 中国民兵zgmb720726@163.com环球军事电子信箱:hqjs@263.net中国军视网内容合作:weiming@js7tv.cn 其它合作:tiantian@js7tv.cn军队人才网wzryzpks@163.com 中国军网gfdy@mod.gov.cn 千龙网举报邮箱:jbzx@qianlong.com 上20170227已发 安徽省总工会邮箱:ahghw600@163.com 精神分会doctorcj2010@gmail.com或电子邮件:zhuyongzan@yeah.net 芜湖四院whsy1969@sina.com 安庆迎江政协aqyjzx@sohu.com 安庆日报社安庆新闻网电子邮箱:aqnewst@163.com 安庆政法委邮箱:aqzfw@sina.com 淮安人民政府办公室征兵办邮箱:haszbb@tom.com 东林书院wxyxb@139.com 新浪客服EMAIL:sinacsc@vip.sina.com 花瓣网商务及流量合作: 请发送邮件至bd@huaban.com

    品牌广告投放: 请发送邮件至brand@huaban.com

    其他网内一般事务: 请私信@花瓣 或发送邮件至hi@huaban.com

    新浪内部员工 huqian@staff.sina.com.cn或caofei@staff.sina.com.cn或tongxin@staff.sina.com.cn或duyue@staff.sina.com.cn或guomin@staff.sina.com.cn 重庆韩德云人大代表hdy@solton.com.cn 冷春燕cyleng@163.com 高明芹sdydyh@126.com 大公网北京市朝阳区亮马河南路14旁1门 电话:  86-10-5631 7600 传真:( 86-10)5631 7500 网址:http://www.takungpao.com/ 邮箱:tkpnews@takung.cn 以下20170323已发送 广告合作: 电话:86-10-56317661、56317677 传真:86-10-56317500 联系人:郑先生   金小姐     邮箱:yingxiao@takung.cn 总机:86-10-5631 7665 传真:86-10-5631 7500 联系人:郑先生 邮箱:marketing@takung.cn 中国医学论坛E-mail:liujing@cmt.com.cn 李小英 +86 13501230797或xyli301@163.com 素质教育szjyzz@vip.sina.com 李昕lnyxjy@163.com 国家科技部资助项目(2012CB825500).** 通讯联系人. Tel: 010-64888565王 波. E-mail: bwang@bcslab.ibp.ac.cn周天罡. E-mail: tgzhou@bcslab.ibp.ac.cn 马秋云 电子邮件:maqiuyun@moon.ibp.ac.cn 基金会Email:prog@sun5.ibp.ac.cn 全国人大代表王波E-mail: bwang@bcslab.ibp.ac.cn Tel: 010-64888565-809 解放军政治工作部干事宋轩xwyp@vip.sina.com 天十力stock@tasly.com 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 MailStop 65A0101 1迴旋路 Berkeley,CA 94720電子郵件:siteaccess@lbl.gov 杨悟wuyang@liu-shen.com 温州晚报服务热线:0577-88962666 馆长信箱:wzstsg@126.com或电子邮箱:wzwlds@qq.com 或fW@wzlnfw.com 安徽卢凌luling2009@126.com 总工会info@acftu.org.cn 北京大学人大代表骨科刘忠军 liuzj@medmail.com.cn 全国人大代表赵郁13621289411 zhaoyu@bbac.com.cn Email: weiqin@nsfc.gov.cn; liuxp@nsfc.gov.cn 杨伟程yangweicheng@qindaolaw.com 檀结庆电子邮箱  jqtan@mail.hf.ah.cn,  jqtan@joics.com 张宏zhang_hong@aacc.com.cn 祝淑钗,13803335932,sczhu@heinfo.net 邢定钰 江苏省南京市汉口路22号南京大学物理系固体微结构物理国家重点实验室 210093 dyxing@nju.edu.cn

    以上于20170323已发送 安徽省公安厅警务资讯投稿邮箱:ahgaxw@126.com 网站邮箱:pajhw110@163.com 人民公安编辑部投稿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右安路9号 邮政编码:100160 电话:010-83731232 电子邮箱:rmga@cpd.com.cn;rmga010@sina.com 人民公安大学webmaster@cppsu.edu.cn 公安互联网备案support@beian.gov.cn 公安图片网rmgab2008@126.com 淮南公安ahhngaj@126.com 淮北市公安局 邮箱:hbga@huaibei.gov.cn 月光博客williamlone@gmail.com 新京报xinjingbao@vip.163.com 全总工会组织部rsc2008@acftu.org

    北京百度公司    公司企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理想国际大厦12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58号(邮编:100080) 电话:010-82621188 E-mail: webmaster@baidu.com 网址: www.baidu.com 北京 电话:(010)82621188 82602288 E-mail:webmaster@baidu.com 深圳 电话:(0755)83663057 E-mail:baidusz@baidu.com 上海 电话:(021)62990431 E-mail:baidush@baidu.com 电话:(021)58352301 E-mail:shanghai@baidu.com 安庆日报社aqnewst@21cn.com 安徽第一时间24小时新闻热线话:63416060 随时恭候您的线索! E-MAIL: dysj@ahtv.cn 编辑部:安庆日报报社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湖心北路1号报业大厦

    邮编:246001

    电话:0556-5325919(新闻热线)5325921(文艺副刊部)

    报内邮箱:副刊(161115更新):aqrbfk@163.com

    报内邮箱:民生(161115更新):dbrx5325915@163.com

    报内邮箱:视点(161115更新):zw5325922@163.com 廖曜中律师简介衡阳电话:13575148809北京电话:13521594337.电子邮箱:liaoyaozhong@126.com. 许桂娟律师邮箱:xuguijuan@deheng.com 人民网leader@people.cn 全国人大代表蒋绍华:电子邮箱:xinyainttour@vip.163.com。征集方向:关注弱势群体、大学生就业和三峡库区产业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李祖伟:电子邮箱:cq818lzw@vip.sina.com。征集方向:交通建设与高速公路管理。 全国人大代表 周洪宇: [email]hongyuzhou@vip.163.com或hongyuzhou@vip.163.com 蜂鸟网:bbs@fengniao.com 前卫网客服: 010-63714625 Email:2824474481@qq.com Email:1531415035@qq.com 知音投稿指南 知音通联:bw@zhiyin.cn 简历投至邮箱并明确求职岗位:115064526@qq.com报名者请把个人简历发送至邮箱359660235@qq.com有意者请及时将您的电子简历发往邮箱:240058719@qq.com有意应聘者可将简历发送至:1049129923@qq.com 知音上半月版:zysby@zhiyin.cn 知音下半月版:zyxbyb@zhiyin.cn 知音月末版:zyymb@zhiyin.cn 知音海外版:hwb@zhiyin.cn 打工上半月版:dgs@zhiyin.cn 打工下半月版:dgx@zhiyin.cn 好日子:hrz@zhiyin.cn 知音女孩:girl@zhiyin.cn 第1生活:dysh@zhiyin.cn 邮箱:new_media@duzhe.cn杂志社电话 (0931)8773352 杂志社传真:(0931)8773353 文字投稿:duzhe@duzhe.cn 美术投稿:duzhe.ms@duzhe.cn读者new_media@duzhe.cn简历发送至:new_media@duzhe.cn简历发送至:hr@duzhexxxx.com简历发送至:hr@duzhexxxx.com发送到zhaopin@duzhe.cn 看天下tougao@vistastory.com 时寒冰nuanzhi2012@gmail.com 江苏电视台marketing@vip.jsbc.com 广东电视台电子邮箱:gdtv@gdtv.cn webmaster@gdtv.cn 网络举报工作电话:020-61293176、网络举报工作邮箱:grtnews@qq.com 齐鲁网联系方式: 新闻:(0531)66661234 Mail:news@iqilu.com

    视频:(0531)81695022 Mail:video@iqilu.com

    社区:(0531)81695016 (0531)85851973 Mail:bbs@iqilu.com

    广告合作:(0531)81695052

    用户反馈邮箱:yhfk@iqilu.com 新闻敲诈举报邮箱:yhfk@iqilu.com 版权建议咨询邮箱:zbs@iqilu.com版权投诉邮箱:bqts@iqilu.com 安徽电视台电子邮箱:ahtvweb@126.com 江西电视台【办公地址】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洪都中大道207号江西广播电视台

    【行政管理】电话:0791-88320244-2307

    【新闻热线】0791-88324119-8000 邮箱:185452528@qq.com

    【媒体合作】电话:0791-88331692 邮箱:jxtv@188.com

    【版权合作】电话:0791-88332351

    【广告服务】电话:0791-88319746 邮箱:wwwflash@qq.com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金鹰影视文化城湖南国际会展中心北四楼 邮编:410003 电话:(86)0731-82871680-8088 传真:(86)0731-82871686-8105 邮箱:media@hunantv.com 市场营销部 电话:(86)0731-82871680-8401 邮箱:hua7919@hunantv.com 国际频道 邮箱:world@hunantv.com 湖北电视台邮箱:hbtvjwm@qq.com 河南电视台hntvdxw@126.com 河北网络电视台 Fax:(86-311)87118582 Email:contact@hebtv.com QQ:2206820001 浙江网络电视台联系方式: 电子邮箱:mxc956@mail.cztv.com 南京广播电视集团(南京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Add:南京市龙蟠中路338号Mail:nbs@nbs.cn

    扬子晚报:要闻采访中心 ywb@yangtse.com

    扬子时评 xwpl@yangtse.com 国内新闻 gnxw@yangtse.com

    国际新闻 gjxw@yangtse.com

    社会生活 shsh@yangtse.com

    文化娱乐 whyl@yangtse.com

    体育新闻 yztyb@yangtse.com

    壹财经 ycj@yangtse.com

    区域新闻 qyxw@yangtse.com

    南京采访部 njcf@yangtse.com

    热线新闻部 rxxw@yangtse.com

    网络新闻部 dbcg@yangtse.com

    连载 yzlz@yangtse.com

    副刊 fxfk@yangtse.com

    云南电视台电子邮件:webmaster@yntv.com.cn 贵州省纪委驻省委宣传部纪检组的举报电话和举报邮箱为: 邮箱:swxcbjjz@yeah.net 贵州新闻新闻电子邮箱:xpjlady@QQ.com 西部网投稿: news@cnwest.com 西部网招聘请将相关简历投送到fanxiu113@cnwest.com或发送至zhaopin@cnwest.com 黑龙江电视台信息网络传播对外合作归口管理授权。如果您有版权问题或其他相关事宜,请联系:0451-82893430;邮箱:hljtv@hljtv.com。 山西广播电视台Email: mail@sxrtv.com

    用户反馈邮箱:yhfk@iqilu.com 新闻敲诈举报邮箱:yhfk@iqilu.com 版权建议咨询邮箱:zbs@iqilu.com版权投诉邮箱:bqts@iqilu.com 安徽电视台电子邮箱:ahtvweb@126.com 以上20170417已第一次发送

    糗事百科商务推广合作  marketing@qiushibaike.com PGC影视合作  pc@qiushibaike.com 人员招聘         hr@qiushibaike.com或邮箱:kefu@qiushibaike.com 南方都市报 时评 shipingban1@vip.sina.com shipingban2@vip.163.com 南方周末众议柴子文:chaiziwen@vip.sina.com 南方周末观点:qzhd@vip.sina.com 社会与法cctv12news@vip.sohu.com 法治在线邮箱:fzzx@cctv.com thisweek@cctv.com 大家看法djkf@vip.sohu.com 法治世界bxdgs@sohu.com cctvtianwang@vip.sohu.com 冰溪洋1165288818@qq.com www8888000@qq.com 新闻调查信箱:xinwendiaocha@vip.sina.com 群众举报职务犯罪cyjb@spp.gov.cn cyjb@spp.gov.cn 南京博士达王前律师邮箱:njwq133@163.com 中国老兵网zglb_tg@163.com 李树亭Mail:momochong@sina.com 上已发

    娃哈哈投诉邮箱:service@wahaha.com.cn电邮:whh@wahaha.com.cn 爱微帮bang@aiweibang.com 甘肃青年报Email:gsgqtwz@gsgqt.gov.cn 王克勤在路上的记录者——欢迎提供新闻线索wkeqin@163.com 中山大学网友QQ: 654069000或E-Mail : keqianting@gmail.com 王学堂qzfywxt@163.com qq:1312909156 海上游子cfd_01@163.com 资深记者何红联系方式: hhong8888@163.com或QQ:622006565新闻主编热线:13240384578 市民新闻smnews@vip.sina.com 罗竖一luoshuyi_222@sina.com 价值中国广告电子邮箱:jiangwei@chinavalue.net 柴静chaijing@263.net 华夏bidao@vip.sina.com 成都晚报ldonglin@vip.sina.com 南风窗南风窗window@nfcmag.com 中青报 法治社会 fzsh2000@vip.sina.com 天府早报-时评  enjoy1944@vip.sina.com 现代快报-现代时评ylkb2002@vip.sina.com 以上20170425第一次发送完

    湖南华声在线ts@voc.com.cn 曾华锋(zhfpku@vip.sina.com 知识产权律师Email:ciplawyer@163.com

    21cnEmail1:jts@corp.21cn.com(供投诉人使用)Email2:jtsodr@corp.21cn.com(供被投诉方及媒体使用)

    反传销网 E-mail: chinafcx@qq.com 世纪佳缘huikuan@jiayuan.com 或联系邮箱:fanruiqiao@jiayuan.com或邮箱:business@jiayuan.com;或联系邮箱:zhaorui@jiayuan.com 果壳网客服支持:电子邮箱:service@guokr.com媒体合作:电子邮箱:media@guokr.com校园联络:电子邮箱:school@guokr.com 科学网市 场 部:market@stimes.cn  广 告 部:hwdu@stimes.cn  13701199288博客互动:blog@stimes.cn新 闻 部:snnews@stimes.cn   打赏E-mail: dashangcloud@becktu.com 火狐Email: info-cn@mozilla.com 南开大学周其林代表Email: qlzhou@nankai.edu.cn或Tech Support: linhanuser@mail.nankai.edu.cn 谢建华邮件: jhxie@nankai.edu.cn 王晓晨联系方式: xiaocwang@hotmail.com 18622792631(手机) 上海复旦马兰院长代表Email:lanma@fudan.edu.cn.联系方式通信地址:上海市医学院路138号153信箱(200032)办公室:复旦大学枫林校区(东安路130号)西7号楼168室电话:021-54237522 Email:lanma@fudan.edu.cn 工人日报542975962@qq.com 广东广播电视台《今日关注》栏目官方微博帐号。报料请私信,报料邮箱jrgzsz@126.com,jrgz@vip.sina.com报料电话020-61166409

    张燕生zhangyansheng@126.com李逊电子邮箱:Xun.L@dayulaw.com

    以上20170502第一次发送完

    宠标律师pangbiaolaw@163.com马如杰律师mrjlawyer@126.cn法律界电子邮箱:service@ficc.com律师twhuangqi@gmail.com(黃琦) zjzxlaw@sina.com(袁裕來) zhuang9681@gmail.com(李莊)管文军律师guanwenjun2008@163.com余婧E-Mail: jingleyj@163.com王芳wang_lawyer@vip.163.com 百度联盟邮箱渠道:union-help@baidu.com业务合作联系软件合作专用邮箱:softunion@baidu.com网吧合作专用邮箱:icafe@baidu.com请发邮件至zhongchou@baidu.com客服邮箱:wallet-help@baidu.com 高明芹邮 箱:sdydyh@126.com或E-mail:sdydyh@126.com 通信作者:钱海鑫,Email:qianhaixin1@hotmail.com 余瑞玉851750370@qq.com

    通信作者:刘忠军,Email:Liuzj@medmail.com.cn 杨帆: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yangfanking@vip.sina.com E-Mail:icpcgm@gmail.com对华Email: info@ChinaAid.org 张青松律师zqs1969@163.com钱列阳律师 徐薇平E-mail:13910185388@163.COM杨伯林律师上海Email: 13816613858@163.com 南方周未民间故事Email: ml1982@vip.sina.com或mjlsh@cuhk.edu.hk 撒贝宁sabeining@sina.com或1558796164@qq.com陈旭律师13910152638@163.com宋娜联系电话:邮箱:songna1982@sina.com罗春利lawyerlcl@163.com; 裴敏peimin8866@yahoo.com.cn广西杨丽儒电话:0771-5516950 邮箱:337346838@qq.com杨贞邮箱:646626485@qq.com郝红疑邮箱:lawyerhao@126.com 赵学强xueqiang_8888@sina.com裴宝莉Email:snowdarling@sohu.com李霄然mail: lixiaoran@deheng.com李晶晶邮箱:lijjlawyer@163.com 赵曾海cenghaizhao@sohu.com E-mail:office@zhongyinlawyer.com周泽电子邮件至zhouze315@yahoo.cn迟夙生13904527179@163.com 周立太Email:zltlawyer@163.com杜永浩邮箱:yonghao.du@dachenglaw.com北大Email:admin@law.pku.edu.cn 魏素琼wei829suer@163.com刘耀堂170555404@qq.com yaotang1@126.com刘桂明qiangguzhou@126.com法律与生活shenxueyou@163.com朱瑞峰rmjdw@163.com 岳成Email:yuecheng@yuecheng.com申雨颖E-mail:. shenyylawyer@126.com或13817990124@163.com刘静13706332759@163.com徐波电子邮件: xub@tiantailaw.com 何芳邮箱:hefang2100@sina.com孙瑞红Email:912771187@qq.com

    以上20170503第一次发送完

      煎蛋网本页面图片皆为用户发布,适用避风港原则。如有涉嫌侵权图片,请邮件联系admin@jandan.net或TG@jandan.net 不许联想博客日常联系请发邮件:dundee@126.com牛逼网联系QQ:50 17 97 897或0460网站导航客服QQ:460261 tips@shanghaiist.com 叶檀yetan@vip.sohu.com 李鸿文职业:看字、写字邮箱:hwli@szszd.com.cn 邮箱地址:adoverseas@conew.com profilehelp_ww@oracle.com info@ifanqiang.com 小春网邮箱:support@xchun.com或邮箱:media@xchun.com 京东cps@jd.com 抽屉网xinrebang@gozap.com 钟南山联系方式:Email:nanshan@vip.163.com联系方式:Email:nanshan@vip.163.com陈小平Email:chen_xiaoping@gibh.ac.cn陈荣昌Email:chenrc@vip.163.com陈凌Email: chen_ling@gibh.ac.cn 何建行Email:hejx@vip.163.com 蒋义国联系方式: jiangyiguo@vip.163.com罗远明联系方式:电话:020-34294087Email: y.m.luo@vip.163.com 黎毅敏联系方式: Email:dryiminli@vip.163.com 联系方式: 李靖Email: jingli1016@vip.163.com 联系方式: 冉丕鑫Email: pxran@vip.163.com 孙宝清联系方式:孙宝清Email:sunbaoqing@vip.163.com徐军联系方式: Email:xufeili@vip.163.com 周荣联系方式: Email:zhourong@vip.163.com 徐昕Email: xin.xu@guanghualaw.com

    以上20170515第一次发送完

    举报电子信箱:wndh_xz@163.com 北京市公安局bjdhce@vip.sina.com 甘肃打黑除恶分别为:0931-8536360、gsdhb@qq.com 北京市公安局打黑除恶专项工作办公室举报电话(010)64043181,社会网络举报邮箱dhce@bjgaj.gov.cn 忻州市打黑除恶举报电子邮箱:xzsdhb@163.com 兰州省公安厅日前开通了打黑除恶举报电话0931-8536360和电子邮箱gsdhb@qq.com 运城邮箱 ycgadhcejbyx@163.com临汾邮箱:sxlfdhce@163.com晋城网络举报地址:邮箱:jcdhce@163.com 湖北省“打黑除恶行动办”在湖北省内各大媒体上公布举报电话(027-67122688,67122351)和电子邮箱(dhcexsjb@sina.cn 举报邮箱:1720561518@qq.com 吕梁市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行动第三督查组举报电话:. 17835580910. 吕梁市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行动第三督查组举报邮箱:. 17835580910m@sina.cn. 为进一步深化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严厉打击涉痞涉霸违法犯罪行为,为全市 ... 市公安局举报电话:0633―7997211,举报邮箱:rzsdhb@163.com; 旬阳县公安局决定 ... 公民举报情况、提供线索,可采取电话、信件、来人举报等方式,联系方式如下:. 举报电话:0915-110;0915-7222606。 举报邮箱:sxakxylph@163.com。举报邮箱:hbgadh@163.com 最新回复:您可以向wjjxjdd@163.com这个邮箱举报线索 邮箱:tkdjgov@163.com电子邮箱zq_dhb@sina.com 举报信电子邮箱:gdza19116@163.com 市“打黑办”举报邮箱:xmdahei@sohu.com 举报邮箱:1720561518@qq.com 举报电话:0771—5530647 邮箱:mail2@nnnews.net. 舉報郵箱:jxgajbgs@126.com 8995703721(桂 ... 邮箱:mail@yingchengnet.com 办公室:0915-4421001 邮箱:ziyanggaw@163.com 举报邮箱:xichanggongan@163.com

    报电话:0311-66995000。邮箱:hbgadh@163.com 举报电话:2333447、110 网络邮箱:langfangdhce@163.com 举报电话为110,电子邮箱为jhdaheichue@126.com 潮州分公司中国潮州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2079 18098110440 举报邮箱:czswjyj@126.com 举报电话:0771-6119232 举报邮箱:pagx111@163.com或kf@people.cn电子邮箱:nhwglzx@163.com 四川打黑电子邮箱:cdsgaj110@sina.com成都市公安局局长信箱cdsgaj@chengdu.gov.cn 南充公安局联系电话 : 0817-2800154    邮箱 : ncswsgaj@163.com 上海公安daguai@gaj.shanghai.gov.cn 广东公安电子邮箱:info@gdga.gov.cn或电子邮箱:xf@gdga.gov.cn 邮箱:admin@ndsgaj.gov.cn投稿邮箱:ndsgaj@126.com 贵州邮箱:1538431898@qq.com 或电子邮箱:yunyinfu@gat.qh 淮安公安电子邮箱:webmaster@huaian.gov.cn 《局长信箱》邮箱地址:police@haikou.gov.cn 欣欣警官:xin@bjjtgl.gov.cn事故线索举报请发邮件至:jgjsgc@bjjtgl.gov.cn 发送邮件至:1311211184@qq.com 沈建山律师E-mail:jianshan_shen@jhlawfirm.cn 上海捷华律所邮箱:jiehua@jhlawfirm.cn

    以上20170522第一次发送完

    国信房地产信息网邮件http://www.realestate.cei.gov.cn/: fdc@cei.gov.cn  crei@vip.sohu.com 请您将您想反映的问题发送到问政邮箱:wenzhengonline@163.com 深圳公安szwz@gdga.gov.cn郑州公安zzcrj@163.com gaj@hz.gov.cn重庆公安13308271388@189.cn宁波公安nbsgaj@ningbo.gov.cn冒名公安317598455@qq.com

    泉州公安gov@fjqz.gov.cn寒但1569091582@qq.com宿迁公安buaimingaj@126.com双清公安sysqjbyx@163.com

    普乐917697383@qq.com无锡市公安局地址:无锡市崇宁路58号电子邮箱:wxga_bgswgk@163.com 罗定公安Email:172923754@qq.com 杭州Email地址: gaj@hz.gov.cn 常州公安邮箱czgarsc@163.com,有意者可通过邮箱报名。 发至南京市公安局水上分局邮箱(njsj110@163.com) dxrsjxxk@163.com晋江cyj9724@163.com 会东编辑部电子邮箱:WebMaster@schd.gov.cn sdcj04@126.com上海松江editor@songjiang.gov.cn上饶电子邮箱:srgb2005@126.com 邮箱:zjdzzwb@163.com 电子邮箱:zjb16043@163.com天津公安ZLpyjcgamj@163.com天长tcsrsj@163.com大亚湾dywzgs@126.com 巧家县邮箱:qjdjxx@126.com 娄底公安6383693@qq.com渭南邮箱:lwqxxb@126.com 驱动人生http://www.160.com/邮箱support@160.com邮箱:pm@160.com邮箱:linlingli0912@160.com邮箱:wangnian@160.com邮箱:yangjiang@160.com

    邮箱:caisy@160.com邮箱:limei@160.com邮箱:linlingli0912@160.com或邮箱:qdrs@60.com 驱动精灵info@mydrivers.com技术支持信箱support@mydrivers.com来信写信至ad@mydrivers.com友情链接等方面的需求,欢迎来写信至open@mydrivers.com邮箱:ad@mydrivers.com招聘邮箱:job@mydrivers.com简历请通过Email的方式发送给zhaochen@cmcm.com 苗蓓miaobei@zhongwenlaw.com大成张洪邮箱:hong.zhang@dentons.cn 1904027893@qq.com qq征稿chinaoneday@qq.com 民政摹捐有关单位和各界人士对征求意见稿如有修改意见,可将意见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发送至:csxxpt@mca.gov.cn,或通过信函方式寄至:100006 北京市东城区东安门大街55号王府世纪516-1。

    1.总政治部信访局:红罗厂大街东头(厂桥派出所东边).厂桥爱民街37号

      2.中办、国务院人民接访室:永定门西街甲1号 电话:63035987

      3.全国人大信访局接访室:永定门西街甲1号 电话:63036661

      4.公安部接访室:东城区东堂子胡同49号(坐106路电车到东堂子胡同下) 电话:65251520

      5.中央纪委接访室:东城区张自忠府学胡同2号电话:64014567

      6.最高检查院人民接访室: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旁门电话:65124966 总机:65209114

      7.最高法院接访室:丰台区永定门幸福路18号 电话:63036424 总机:65290114

      8.中央组织部办公厅信访办:西单北大街小酱坊胡同甲31号 电话:66022362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改为天柱山市)有权力组织搞秘密精神控制实验,类似于邪教拉人入伙,就事论事地控制信息和迷惑人们的心智,使人们按照操纵者愿望改变自己,幕后对受害人接触的人或物或事情操控设局做局(极权主义),最终让所有参与的人(人身依附或单线联络)自发的走上了一条最符合操纵者利益的路,以实现其对受害人不可告人的目的(遗臭万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实验一生,密控一生,操控一生,让受害人后半生处在一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悲惨境地。安徽潜山县有权力组织人造冤假错案,进行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2007——2016! 关注73211部队退伍残疾军人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而被强制性精神病9年——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https://1drv.ms/1l8aSHq手机微信15055472117 百度百科:精神控制、人体实验、人身依附、强迫失踪、反人类罪、610办公室、极权主义。

    王焰与安徽潜山县610仇怨十年2007——2017

    王焰与安徽潜山县610仇怨十年2007——2017

    一个因冤假错案洗脑后被精神病十年退伍军人王焰近况20170509

    Unjust case、Mind control、Forced psychosis、ten year Victim status

    自2017年二月份北京上访后,已有几个月没有更新博客了,主要是最近处在相对平稳期,和幕后操控我的组织没有发生或制造事端,这样也,让我有更多的头脑思考这些年来陷害我、操控我的权力组织的大致轮廓,揭露其更多的黑暗残暴,包括向安徽电视台0551—63459292、安庆电视台天天直播0556—5510996和设在南京的中国老兵网http://www.zglb.org/,电话025-84609273等一大批新闻媒体报料,更为重要的是我在2017年3月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两会期间,搜索到的全国人大代表手机号码,以打电话和发信息方式向各位代表呈述冤情,包括安庆王彪代表1380****863,政法大学杨帆代表1391****041,黑龙江李亚兰代表1380****640,李泽林代表1390****739,山东高明芹代表1360****076,301医院李小鹰代表1350****797,广州军区刘国龙代表1380****172,盐城苏珍代表1381****655,安徽阜阳卢凌代表1395****998,江苏余瑞玉代表1380****720,江苏人民医院苗毅代表1580****988,山西杨桂花代表1309****195,北大第三医院刘忠军代表1350****921,北京赵郁代表1362****411,北京怀柔王全代表1369****500,等等,由于害我的组织是一个间谍性黑社会组织,因此,在取证方便特别困难,与其说是揭露,不如说是幻想。

    我是从2007年开始被权力组织锁定为脑控实验受害人的,脑控,洗脑,精神控制,一般来讲,从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的词条解释,都是影响人的大脑和思维活动的,能改变人的心理和行为的心理学,只不过程度不一样,洗脑的社会使用范围广,通俗易懂,就像传销、直销,都有洗脑的成份,正所谓:谎言千遍成真理,一般传销类洗脑也是政府打击的范畴;对于什么是精神控制,我搜索了一下,现在只有百度百科有词条,维基百科都没有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幕后有没有黑手在操控不得而知,一般能使用精神控制的,多半是黑社会组织、邪教组织和恐怖组织等非法团伙,因为对这些人采取极端的精神控制手段,会使他们自发的乐于从事一些见不得光的秘密害人活动,并最终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大家可以搜索一下:组织成员达到如上所述(包括但不限于的)的效果。我是受害经历者,我有深刻体会,包括原来的维基百科词条,上面的每个字跟现实中的一模一样,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害人的组织使用的害人手段就发生在自已和孩子、家人身上,恐怖。这也让我相信了维基百科的其它词条:生命科学、人体实验、精神控制、人身依附、强迫失踪、反人类罪、极权主义、610office,还有中国律师高智晟称其是“高于政权力量的黑社会组织,可以操纵、调控一切政权资源,“行使”着这个星球上,人类有国家文明以来,作为国家从不能拥有的权力”。

    我从2007年开始就受到权力组织煽动社会的迫害,最初来源于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工作的砂石站(梅城镇),后扩大到生活的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再扩大到潜山县城。

    特别是2008年6月左右居然出现慢性毒药残害我,由于当时不知道这些害人的组织使用的害人手段,导致防不甚防,特别是潜山县610使用一些下三滥见不得光的手段,送钱送物送美女,掌握或陷害获得他人无法启齿的隐私,用精神控制手段控制了我的亲属同事领导朋友战友等,让他们“装作一切都很正常”,就像社会运动或群众运动一般,打着反腐败名义招摇撞骗,煽动群众互斗,既然是斗争就有战利品(好处),既然是斗争就有一个把柄和对象,而我和我家就是那个所谓的受害人、牺牲品。

    由于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并且也找不到该组织害人的证据,只能是讲真相,逐级上访,从安徽省民政厅、公安厅到公安部、国家信访局等等,当然也到过原江苏南京的73211部队,因为事情的发生是部队受伤军残证安置工作引发的,十年后的现在回头想想这些权力组织干的作恶多端,断子绝孙的,不得好死的“闹剧”“丑剧”“假反腐败剧”,潜山县公安局负百分之五十责任,潜山县民政局负百分之三十的责任,而我当兵的原部队也应该负百分之二十责任。

    迫害和残害我持续到2008年年底,就像当年的湖北武钢徐武、广东深圳邹宜均,以及河南周口农妇吴春霞等一大批中国受迫害的人们一样,被强行关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现在想想估计都是一个套路:冤假错案精神控制被精神病,属于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牛鬼蛇神地痞流氓黑社会在保护伞内外勾结下故意制造的,他们使用的手段一切都是欺骗,一切都是虚假。

    而作为我的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属于大别山革命老区,穷山沟,穷山沟的人都有一些共性:穷、乱,穷则愚昧、封建迷信,虽然穷能思变,但这个变不是变勤劳,而是整天想着:痞性、好斗、占便宜、懒惰,都想大树底下好乘凉,捧着卵子过河,在政府某一权势人物底下狐假虎威,把我当孬子洗脑,玩法律玩政策于股掌之间,到最后把我搞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

    而潜山县黑社会性质的保护伞,就在潜山县公安局,一般至少是公安局副局长是保护伞,级别低保护不了这些黑社会,级别高就是公安局局长,现在的公安局局长都各地方交流,所以,这个保护伞就是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树大根深,类似于文强,他土生土长在潜山县,二十多岁从警,黑白两道通吃,甚至于他的老子、佬爷出身警察世家,这些人利用身份养一批黑社会打手,美名曰“搜索情报”,维护社会稳定,轻而易举的事,养的这批心恨手辣无恶不作的黑社会,就成为搞脑控的绝佳帮凶,这也是民间所谓的“警匪一家亲”。

    任何社会谚语都是有一定的来历,在社会丛林中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人们用血和生命总结出来的。

    有网友会问,你们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又不是台湾岛,没有人有权力管吗?对于脑控受害人,就好比判死刑,一个经过光明正大司法程序的程序保障,另一个经过官场暗箱操作,符合操纵者利益而不经程序判处死刑(四类份子、谋杀),当然,有时二者可以合二为一,为“我”所用,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是永远无法跟这些掌握实权和精通法律政策的操控者斗争,这也是中国为什么有些老百姓一生都上访而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没有掌握真凭实据,永远被牵着鼻子,一条胡同走到黑。正如司法精神病专家孙东东所说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上访者都是偏执型精神分裂症。被操控者玩弄的家破人亡,倾家荡产,死不瞑目啊。这些操控者就是地方一霸610,恶虎难斗地头蛇。

    对于脑控受害人,一般都是掌握政法生杀大权的官员通过见不得到光的手段策反、收买、做亲属或相关重要人物的工作,将受害人直接移交给610,而一个受害人一旦移交给610,就好比良家买给妓院,任人糟蹋了(做实验做到死),没有底线和时间,要想恢复“真身”或自由之由,必须有两点:一点是受害人在某一需要的时候能拿出资本,证明自己是清白无辜的铁证,不是所谓的“坏人”,是正常世界的人,人民政府有义务和责任保护;第二点人民政府在外界媒体和社会高度关注下,迫于无奈勉强保护。

    因为黑道有黑道的规矩,邪教也有邪教的规矩,进得来,出不去。打个比方,好比当兵,一个人当兵后是军队体制管理,档案都移交到部队,地方政府是无权限干预的,除非退伍转业或开除军籍。加入到这些组织就成为工具,传话筒留声机,平时吃老板的,喝老板的,篆养着,一旦这个黑道头目失势,这下面的工具就跟着遭殃,轻则罚没财产,重则牢狱之灾,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个受害人没有本钱还给“老板”,只能活摘器官,拿命抵债(死),无论这些人当初是自愿加入、胁迫加入或者利诱加入,都不是借口,只要上着路、入着道,这个人一生就跟着这个“道”死心踏地,生死与共,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现实有时候比电影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于我这样的受害人上访,一般难见成效,因为不属于政府管理了,上访的材料就是几张废纸,最多是图个形式。下面相关部门早就将材料通过正常程序,经过相关领导签字批准过了,那怕弄虚作假(冤假错案)也假的有根有据(做实了),而上访者最多就是上访,也见不到大领导,就是县长书记都难见,何况市长书记,你上访的材料领导即不相信也不想看,他要看圈子内上报的材料,不出事就是官官相护,一出事就是下面不好,这些下面官员也不怕,大不了官帽摘二三年,看看情形好转又操作操作又把官帽戴上了。反腐败倒下的官员,都是官官相斗,老百姓只能是瞎起哄,永远反不了腐败,但一般都以《人民的名义》。

    通过我近十年的受害,在我们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黑社会性质的团伙,主要大头目应该隐藏在潜山县余井镇、黄柏镇,而保护伞应该是潜山县公安局副局长(三个副局中的一个),因为我在95年读潜山卫校的时候就听余井镇的同学讲:他认识的一些人经常用一些下三滥手段追女人,比如街头制造车祸英雄救美献殷勤到医院救治等。还有一个村的人拿土坷垃当金元宝到处招摇撞骗等,这些害人的组织和法律打擦边球,技术手段只会越来越高,洗脑的手法也越来越精通,但我相信,在21世纪人类文明法治进程的今天,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还能纵容这些社会的人渣无所不用其极的残害我等普通百姓,是正义所不容许的,不管他们遮光的手段多么高明,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者昌,逆者亡。

    正如前美国国会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2017年4月川普总统Trump president会晤中国领导人Chinese leaders前夕致函川普,敦促他向领导人提及中国人权问题,以支持那些因为无辜遭到迫害的人们。佩洛希说:“我相信,总统先生,如果我们出于商业利益而不在中国人权问题上大声和明确发言,我们会失去在世界任何地方为人权而仗义执言的道德权威” I believe, Mr. President, if we are not in the China for commercial interests on the issue of human rights to speak loud and clear, we will lose anywhere in the world for human rights out of moral authority、“中国人权纪录恶化了” China's human rights record worsened。

    当然,我为了应对将来可能的化,能够更好地有尊严地在社会上生存,我勉强地建了一个网站,域名和空间都在国内,主要想做广告联盟挣点钱,由于被监控,网站也没有多少起色,我也打算再在国外申请域名和空间建一个网站,揭露自己受害经历。

    我今天写的这篇博客即是个人冤假错案洗脑被神病十年申冤平反也是向安徽省公安http://www.ahga.gov.cn/、公安部http://www.mps.gov.cn/、中纪委http://www.ccdi.gov.cn/举报:坚决依法严惩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余井镇等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团伙Anhui County , Qianshan Province,Yu well Township underworld nature of organized crime,和他们幕后的保护伞Umbrella protection。既然是保护伞,肯定涉嫌腐败,保护伞不收高额保护费谁会保护黑道?除非孬子。

    我就不相信,我一个部队抗洪受伤并取得《革命残疾军人证》的退伍军人,居然以被精神病(孬子)形式,强行一票否决,连说话做人的权利都被剥夺,从2007年至今还是一个行尸走肉的木偶。

     王 焰

    20170509

    潜山县政府:http://www.qsx.gov.cn/

    潜山公安局:http://aqqs.ahga.gov.cn/

    安庆公安局:http://aq.ahga.gov.cn/

    implore the world's people concerned about China mind control human experiment ten years Victims Wang Yan(2007——2017)

    (that power organization——Injustice case )

    (73211 force Veteran soldier Anhui Province anqing Qianshan County wang yan suffer government Mandatory Psychiatric 2007——2017)

    (mind control human experiment is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Address: QianShan County, Anhui , Anqing City , China

    E-mail : wangyanba001@gmail.com

    Phone +86—15055472117

    my blog :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disk dv——http://1drv.ms/1l8aSHq

     ——THINK YOU。

    Human Rights in China,Mind control,human subject research,enforced disappearances,crimes against humani,610 office,Totalitarianism。

    my blog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脑控)!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模式+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精神控制实验的对个体实施控制范围:制人脑电脑权、制信息(网络媒体通讯)权、制舆论权、玩法律权(钻空子)。

    特别强调的是制人脑权,可分为: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

       交往权(这部分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取得控制);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这部分通过暗下慢性毒药、药物来取得控制)。

         �

    原江苏南京花旗营73211部队退伍军人王焰给舟桥旅旅长政委的求助信2017

    原江苏南京花旗营73211部队退伍军人王焰给舟桥旅旅长、政委的求助信2017

    (因73211部队《残疾军人证》问题引发的冤假错案,被潜山县公安局秘密锁定为精神控制实验后,操控成一个被精神病人2007——2017王焰)

     尊敬的蔡松美旅长、秦新政委:

    我是你部服役五年退伍的残疾军人王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人,1998年12月当兵,2003年12月退伍回原籍潜山县,现有冤曲向领导求助,希望得到您的关心和力所能及的帮助:

    我原是73211部队舟桥三营营部的卫生员,在2003年7月赴江苏高邮抗洪期间,由于劳累过重导致左臀部疼痛,无法行走,后送治于南京81医院,住院46天后被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受伤过程由带队的原舟桥三营营长罗一平、原教导员陈锡财见证),2003年10月左右部队集中组织评残,由于我的无知,我被部队评定因病二等乙级,发革命残疾军人证(苏卫荣字第00209号),并于同年12月退伍返乡。

    回潜山县民政局报导时,由于安置工作的需要,民政局优抚股和安置办领导帮助我又到部队变更了因公二等乙级(具体过程我也不是很清楚),并于2005年安置了工作在潜山县梅城镇计生办(工勤身份)。

    因为这个原始事件的诱因,我于2007年被潜山县公安局暗中勾结民政局联手故意制造了冤假错案,秘密将我锁定为精神控制实验的牺牲品,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和慢性毒药的残害将我操控成一名被精神病人,多次关押于安庆市精神病医院虐待折磨,给我身体和精神上带来了终身无法恢复的损害。

    这件事我在2008年10月左右曾到过舟桥旅,当时只找到了原评残过程的经手人卫生队的周勇和军医赵海军(作证),他们都让我找地方领导处理。当时周勇队长说找不到我的评残记录,我就有点怀疑有人作了手脚给销毁了。

    2014年潜山县民政局换发新版残疾军人证时,我才发现我的军残档案和其它当兵档案都神秘消失了,才有点明白事情的真相和来龙去脉:

    一、2007年确实是潜山县公安局(间谍)介入并对我煽动社会迫害和暗中勾结黑社会组织、邪教组织对我家人执行精神控制,把我操控成精神病人的,虽然我没有掌握直接证据,但绝不是幻想(他们在执行任务时会要求参与的人装作一切都很正常)。

    二、潜山县公安局把我操控成精神病人,并销毁档案,属于故意栽赃陷害,故意人造冤假错案,使我成为一个没有话语权的木偶,还暗中下慢性毒药,谋杀的意图十分明显。

    三、潜山县政府(公安局和民政局)故意秘密销毁档案,说明后面的那个因公二等乙级军队评残档案可能有问题?(可能是赝品?)。

    四、潜山县政府(民政局)至今实质上没有承认我的伤残军人身份,并且潜山县公安局一直暗中对我秘密监控和操控事端,还下慢性毒药残害了我的身体(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这是对我人权的极端侵害。

    岁未年初,提笔打扰您首长,有二件事求助:

    一、为我提供因公受伤的证明。

    我当年在原部队评定的因病二等乙级(苏卫荣字第00209号)档案一式三份,可能还有相关文件,不可能证据全部都销毁,我是在部队抗洪抢险期间受伤的,是因公行为,现在地方民政局找不到当兵的和军队评残档案,必须由原部队出示相关证明或档案文件,才能洗清我的清白。

    二、督促安庆市政法委610和潜山县公安局承认冤假错案的事实。

    不是我精神病幻想(脑控),重新完善我的军残档案,该平反的平反,该赔偿的赔偿,杜绝一切暗箱操作和见不得光的手段。

    尊敬的领导,在你们百忙的时间打扰,但我从2007年蒙冤被精神病以来,受尽了一切非人的折磨,这不是我一个退伍的残疾军人必然接受的惩罚,没有民主和公正的程序保障,对精神世界的窥探,就只能意味着恐怖,面对可能发生的遗臭万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危险,我才冒昧地给舟桥旅和您写信,希望能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和关心。

    最后祝首长:身体健康!新年快乐!

    敬礼!

    王 焰(签字盖章按手印)

    20161227

    手机:15055472117

    附:

    一、原部队发给我的:苏卫荣字第00209号原残疾军人证复印件;

    二、潜山县民政局2015年换发的皖军H014929号残疾军人证复印件;

    三、2003年退伍后,潜山县民政局接受后出示的公函;

    四、我两次被精神病强制住院小结;

    五、迫害后2011年在南京打工时到医院检查的动脉硬化报告单(慢性毒药残害的)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老家)

    Wechat:15055472117

    my blog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脑控)!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模式+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精神控制实验的对个体实施控制范围:制人脑电脑权、制信息(网络媒体通讯)权、制舆论权、玩法律权(钻空子)。

    特别强调的是制人脑权,可分为: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交往权(这部分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取得控制);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这部分通过暗下慢性毒药、药物来取得控制)。

      S�mp�� �-�L�x��b�s(Wb�4N�v1\/fُ*NY�X��� N?e�^`HNO�bb ?e�lS�|^y�u �؏Nba'`�ko�ZP�[����f\oq\�Sg

    关于招募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为精神控制人体实验10年受害人安徽潜山县王焰冤假错案彻底平反的呼吁信2007——2017

    请求各级领导和朋友们关注

    《关于招募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为精神控制人体实验10年受害人安徽潜山县王焰冤假错案彻底平反的呼吁信2007——2017》

    (江苏南京73211部队退伍伤残军人王焰被锁定为精神控制人体实验牺牲品,并被公安局多次关押精神病医院残忍虐待)

    (因权力组织搞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故意地制造了冤假错案,并被潜山县公安局转化为精神病,现呼吁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汇聚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用法律和正义的力量为王焰彻底平反:1是精神控制实验不是精神分裂症、2是因公伤残军人不是假残疾军人(用司法权力到部队取得原始档案或证明)、3得到应有的人身和精神损害赔偿(享受单位和政府的提前病内退待遇)、4向媒介公开承诺保障王焰和家人的生命健康安全)

    (对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政府涉嫌官僚腐败、不透明、谋杀以及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控告)

    (中国急需要一个由第三方民间团体组成的独立的真相调查委员会和平反委员会)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纪委、中央政法委:

    尊敬的各级政府领导:

    媒体记者和法律界律师及社会正义人士:

    我是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受害暨揭秘者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焰,1980年12月出生,1998年12月当兵,服役于江苏南京73211部队(舟桥旅),2003年12月退伍。在我27岁的2007年被安徽省民政厅、安庆市政法委、潜山县政府(民政局和潜山县公安局)等部门联手决策,把我移交给了权力组织610(掌管政治安全的特务秘密警察)充当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的受害人、牺牲品,他们联手在幕后指鹿为马地故意制造了冤案,并被潜山县公安局明目张胆地强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后转化为精神病,算算至今已10年了,这10年来,我及我的孩子家人生活在一个充满欺骗、权力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的一系列高强度不和谐的氛围之中,特别是针对我无所不用其极地使用了包括精神上折磨(社会迫害和多次强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肉体上摧残(被慢性毒药残害成肝硬化、动脉硬化、疑似糖尿病)、经济上搞穷(住50平米的房子不办证,生活水平较同标准战友同事相差一大截,当然,和大街上乞丐比较肯定要好一些)、名誉上害臭(煽动社会丑化妖魔化散布谣言:假伤残军人、伪装精神病、没有朋友圈子、好吃赖做、心胸狭窄、欺骗政府、欺骗社会、一无是处的家伙等等)。

    这些权力实施者们(职业间谍)(暗中勾结黑社会组织和邪教组织)无所不用其极地,用一些非人道的、见不得光的手段(类似于邪教轮子功、拉人头、寻找代理人)把我的家人,同事朋友战友、甚至于政府部门领导(送钱送物送美女)吸收加入了他们的序列(极权主义群众运动),变成了一个对我和我家毫无保护作用的傀儡、传话筒、留声机,等于把我变成了一个不受法律和政府保护的、随操纵者肆意玩弄摆布的木偶,我不想在皮鞭和欺骗下做一只羊任其牵、任其杀,自2008年9月开始,到北京的第一次上访讲真相、求领导,但每一次都无果而终,相反,变本加厉地将我押送安庆市精神病医院或北京华一精神病医院关押。

    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退伍军人,一个有抚恤金的伤残军人,现实中应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尊严的生活,但我什么都没有,有的是欺骗和谎言(洗脑)。

    2013年以来,中央大力平反冤假错案的同时,加大了反腐败的惩处力度,面对千载难逢的机遇,我在家乡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发出呼吁,希望社会各界人士、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关注安徽潜山王焰,并为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制造的冤案后“被精神病”:信守规矩、尊重历史,还原真相,彻底平反。

    主要有六点依法依规、合情合理的诉求:

    一、趁我还活着,责令“事发地潜山县政府”职能部门找回或补充我原73211部队评定的二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档案和证件。

    我原是73211部队(江苏南京舟桥旅)评定的“因病二等乙级残疾军人”(苏卫荣字第00209号),2003年12月退伍回潜山县民政局报道时,由于安置工作的需要,经县、市民政局相关领导同意后,到原部队变更了残疾性质,并取得了“因公二等乙级残疾军人证(据社会传闻可能是赝品?)”,并非假残疾军人,我是2003年7月赴江苏高邮抗洪抢险期间因病情加重致残的(强直性脊柱炎),现需要通过司法途径督促潜山县政府和潜山县民政局到原73211部队拿回并完善王焰的伤残档案或相关证明(地方政府故意销毁了王焰的军队原始伤残档案起不了诬陷的作用),这一步做实后基本解决了我的冤案形成历史基础,也解决了我为什么被精神病。(精神病人说话没有人会相信,也没有法律保障,到法院起诉都没有人受理,任由权力组织充当小白鼠),对我及我家庭今后的社会名誉起到决定性维护,要不给当地社会百姓留下稀里糊涂不明不白的印象。他们封锁和过滤相关信息造成我和潜山县百姓信息不对称,接触不到整个案件的真相和来龙去脉,以便更好地执行精神控制实验。

    二、王焰自始至终都没有承认精神病。没有也没有必要伪装什么精神病来欺世盗名,所有的精神病症状都是有组织搞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形成的,是人造的精神病,希望通过司法途径为王焰摘掉精神病的帽子,这样才能找回人格尊严和法律保护。

    三、除享受政策法律规定的待遇外,按照法律程序给予必要的赔偿。

    从2007年被锁定,2008年被精神病至今天2017年已有十年时间,杀人犯念斌冤案是在看守所关押8年,受尽折磨,我是断断续续在各个精神病院度过,出院后还被逼长期吃精神病药,这一点我前妻和家人(传话筒)可以作证,潜山县医保局把我报销的出院小结、药费发票也“销毁”了,看来这些权力组织都是长期玩弄法律的高手,但我保留有相关病历记录,安庆市精神病医院也保留有记录,念斌赔偿多少我就赔偿多少,何况河南农妇吴春霞被精神病132天都赔偿15万元。

    更重要的一点是由于长期的被逼吃精神病药和慢性毒药残害,导致我现在的身体和大脑无法再参加和坚持8小时的正常工作了,从2015年开始就向潜山县梅城镇政府和潜山县人社局申请提前退休,但都以政策不允许为借口加以阻止:强行退休只有一点钱(每月800元左右,我说只要2000元每月保障生活就行了),这就是明显故意刁难。

    四、对于慢性毒药残害引起的身体疾病。包括小孩的身体状况,我目前的情况是:肝硬化、动脉硬化、胆囊炎,由于该组织在我家自来水安装装置放置药物,导致我有疑似糖尿病而无法确诊,还不包括本身的强直性脊柱炎,身体是工作的本钱,念斌这点诉求国家不支持,法院不支持,我暂时也放一边不要求赔偿(同命同价=同冤同价)。

    五、目前50平米房子没有办证。并且在潜山县房管局被注销登记,问不到理由和原因(被潜规则?),希望用法律途径督促潜山县政府强制执行。

    六、通过法律途径督促安徽省和安庆市及潜山县政府善待王焰和王焰十岁女儿及其家人。不要无端扩大人体实验范围,不得刁难打击报复陷害,保障王焰按照党的法律政策享受的待遇不变。

    上面是我呼吁信的主要诉求,也是解决以前权力操控者制造的冤案和矛盾,以及今后可能遇到问题的总结性处理,希望能得到各级政府和媒体记者及公益律师的高度关注,这不是闭门造车的幻想,也不是寻衅滋事的撒泼,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对于精神控制(脑控)实验,记得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的邓子滨博士在2001年5月1日《南方周末》第6版中说得更明白:“某些专家拥有了这种技术,实验室就比法庭更有效,更不可抗拒地揭示真相,最终使法庭、沉默权、无罪推定之类,都成为一钱不值的东西,到那时,专家就是我们的法官”。 “那些执掌该项技术的人,就能控制我们,支配我们,事先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事后知道我们干了什么,随着技术的不断改进,最终做到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拷问精神的幽灵在大地上游荡,我们对真相的追求只能服从于某种更高的社会价值,从被削弱、被操控的意识中攫取事实,每一项这样的技术都是对隐私权和意志自由的侵犯”。 “技术或许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真相,却也可以更轻易地控制我们的精神。如果没有民主而公正的程序保障,对精神世界的窥探(脑控),就只能意味着恐怖。”(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由于难以公开对抗一个从事秘密行动(谋杀)的权力组织,于是大家装作一切都很正常。

    意识到精神控制人体实验严重后果的我,向各级政府领导和社会正义人士及法律界呼吁:关注潜山县王焰,关注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并向事发地的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政府施压,督促其公开公平公正地对待处理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指鹿为马地故意人造的冤假错案,并导致其“被精神病”9年的历史问题。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掉下来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陷阱。在当今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人们的思想舆论也变化无常,政府部门的法律政策、纪律规矩也日新月异,作为一个精神控制实验的受害人,如果无法适应社会的沧桑巨变,必然会被淘汰出局,走向“被死亡”的边缘,正所谓: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也是我写这封呼吁信的初衷。

    各位朋友们,让我们紧急地行动起来,用王焰的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受害典型案例公开地向“事发地”“安庆市潜山县人民政府”施压,以此阻止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在王焰和其家人身上的继续,保障王焰后半生过上相对健康、一定尊严、有点幸福的生活。

    同时,有必要呼吁全国人大以立法的形式杜绝政府公权力滥用到精神控制人体实验中,并在其中扮演的任何角色。

    王 焰(签字盖章按手印)

    20160501发表20161110更正

    王焰,曾服役江苏南京73211部队五年

    家庭地址:中国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联合组(老家)

    2003年退伍后经潜山县民政局2005年安置的工作单位: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梅城镇政府计划生育办公室(工人身份),单位电话:8921145。

    邮箱:wangyanba001@gmail.com

    手机+86 15055472117

    请收藏好我的博客网址,关注王焰维权动态: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disk dv——http://1drv.ms/1l8aSHq

    王焰原73211部队军残证编号:苏卫荣字第00209号,

    地方换发的残疾军人证编号:皖军H014929

    事发地潜山县民政局:0556—8921041

    事发地潜山县公安局:0556—8935099

    事发地潜山县人民政府:0556—8921091。

    事发地潜山县政府网站—http://www.qsx.gov.cn/

    这封公开的呼吁信希望得到: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办公厅、中纪委、总政治部、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民政部、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安徽省民政厅、安徽省公安厅、安庆市公安局、安庆市民政局、安庆市人社局、潜山县政府、潜山县民政局、潜山县公安局等政府部门高度关注和积极响应,同时也希望: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老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邓子滨教授、深圳律师黄雪涛、中国政法大学洪道德老师、北京市旗鉴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前北京刑事辩护律师李庄、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周泽律师、北京瑞丰律师事务所李方平律师、

    北京莫平律师事务所

    莫少平律师、北京大禹律师事务所张燕生律师等有条件代理王焰行政民事诉讼,依法维护受害人王焰的合法权利。

     附:王焰被精神控制人体实验案情介绍和几点社会关切:

     一、从受害人王焰的角度来看“被精神病”的来龙去脉2007——2016。

     王焰,1980年12月生于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1998年12月当兵,服役于江苏南京73211部队(舟桥旅),2003年7月随部队赴江苏高邮抗洪期间,因左臀部疼痛,无法行走,后转送到南京解放军81医院,住院46天,经主治医师葛华和外科会诊,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同年10月被原73211部队评定因病二等乙级残疾,发革命伤残军人证(苏卫荣字第00209号),2013年12月退伍回潜山县民政局报道。

    由于安庆地区对伤残军人安置这块执行的是因战、因公安置工作,因病的没有特殊情况不安置工作,我就向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办工作人员说明了我抗洪受伤的事实,并出示相关证据证明,要求安置工作,安置办领导让我回原部队重新换取因公伤残证,于是在战友的帮助下到部队,换取了一份因公伤残证及档案材料,并于2005年经安庆市和潜山县民政局以红头文件形式和其他20个左右的退伍军人一起进行了安置,我被安置在梅城镇,后抽调到潜山县砂石管理站工作。

    在2007年的时候被好事者捕风捉影,到处举报,当时社会上流传的一些,我也有耳闻:一是说我伤残抚恤金很高,在王河镇数一数二的;二是在我身上看不到伤残的影子,在潜山卫康制药厂和潜山饭店打零工期间也没见过伤残缺陷,和正常人一个样。当然,传言归传言,我所享受的待遇和工作并没有丢失,只是工作中受到领导和同事迫害。迫害或压迫的定义是,指任何人或团体在某社群中所受到的严重不公平对待,包括严重的歧视、不公正的法律、社会规范,以及暴力等。在2007年4月份我就要求调回到梅城镇,迫害是极难取得证据的。因此,这些曾经迫害过我的人,他们反咬一口不承认,甚至对外宣扬对我很照顾、很关心,也是无可奈何的,当然也包括他们迫害我的家人。

    在2008年6月左右,除社会迫害外还被有组织暗中对我下慢性毒药,搞得我频繁的上吐下泻,肝胆疼痛,胃疼痛,我就预感到权力组织对我有“杀人灭口、搞研究搞实验”的动机,于是,除了找到潜山县当时的领导县长石力、公安局长吴宿华、法院院长胡信春、政法委书记徐雷生等,借着看病就医的机会,还到安徽省民政厅、安徽省公安厅、安徽省信访局,2008年8月左右还到过原73211部队,当时在战友帮助下见到了时任卫生队队长的周勇,他随便帮我翻了一下记录和档案,说查不到,让我找地方领导处理,其实这时候我也呐闷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这些权力组织对部队也做了“手脚”,在2008年9月到北京协和医院找钱家鸣主任就诊,2008年11左右还到国家信访局、中纪委、民政部、公安部及后来的中央军委办公厅接待室等部门信访,说明真相希望得到有力的帮助,但都没有受理,只是让我回事发地处理。

    在2008年12月左右从北京信访回家即被关进安庆市精神病医院,这就是我被精神病的来历。当然,这个精神病是权力组织24小时暗中高密度的监控迫害和无法无天的慢性毒药残害的。属于“被精神病”,带有强制性和政治性。

    一个人一旦被精神病,就是有十个嘴说话都没有人信,就是被害死也是死有余辜,被精神病比被抑郁更恶劣。2008年的官场抑郁成风,自杀成风,我只是一个小喽罗,直接跳过抑郁到被精神病。

    2011年3月在北京信访无果下到天安门撒传单被天安门公安分局抓进华一精神病院关押一星期,由我家人来北京接回家,这些年我最对不起的是我的父母家人和两个姑爷,把他们跟后面受牵连(传话筒)。2011年4月无法在潜山县安生,只好赴广州打工,在九号行馆水疗城当服务生,2011年8月转到南京益丰大药房,并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确诊了动脉硬化(心绞痛、两腿发僵),这时候又去了一趟原73211部队,当时的旅长已是张正军,我退伍的时候旅长是戴华。

    2011年11月回潜山县,因为散发精神控制(脑控)真相资料,被潜山县公安局汇同梅城镇政府及防暴队(这个事实具体由梅城镇余副镇长和汪会计作证,国保两位警官我不知姓名,但我记得长相),将我强制押送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半年,春节都无法出院过年,这次残迫害严重到差点死在安庆市精神病医院,主治医生张斌可以作证。

    2012年11月再次进北京信访无果,跑到美国驻华大使馆翻墙,被便衣殴打后押送到附近派出所,并被安庆市政府驻京办接回。

    2013年、2014年、2015年基本每年都到北京信访一次,2014年还带女儿到北京儿童医院体检发现腹膜数枚淋巴结肿大,淋巴结肿大可不是好事,肯定在做某一秘密人体实验。

    从我2007至2016年的信访情况看,基本都没有效果,连最基本的信访受理回执都不给,就是登记一下身份证,现在都是“无纸化电子化办公”,这些权力组织随时可以将证据销毁得一干二净,连蛛丝马迹的证据都不留,当然,我还保留了仅存的二张安徽省信访局的回执单。

    为什么我总是提“销毁证据”呢,因为我在2014年民政部统一换发新版残疾军人证的时候,本来要求半年就换发好的残疾军人证,潜山县民政局拖到8月份还没有办下来,到10月份的时候由潜山县民政局优抚股余劲松股长给我一本“因病六级残疾军人证”,备注栏写了“因公精神分裂症”字样,这种侮辱性证件我当时就没有接受,让他们重新办理,因为对于我们这种正常接收,正常安置的残疾军人,只要人在、证件在、伤残档案在,退伍回来是怎样,换发证件就是怎么样,没有借口和理由,看来潜山县民政局把我档案搞丢失了或销毁了,如果伤残军人档案真的丢失了,就应该查清原因或到原部队查验,以区别真假,不是我喷水,残疾军人证坐车半费或免费的情况下,在中国每一个省民政厅总计不少于上千份假残疾军人证(不是街头假证,而政府部门作假),除非不查,一查一个准。

    后来优抚股不知哪里弄来了原73211部队的“因病残疾档案”(三张纸),这一点“潜山县民政局余劲松股长”可以作证,当时的潜山县民政局周凤扬副局长还把我叫到办公室指着网络上流传的“说我造假贴子”给我看,我回复说网上东西不可全信,特别是我被处于监控状态(被精神病状态),什么流言都有,就像大嘴宋祖德乱喷陈晓旭一样,捕风捉影,拿芝麻当西瓜说。因为搞精神控制实验都是秘密的,信息舆论对外是严格保密、过滤、封锁和不许泄露的,包括我父母,都神神秘秘的,相当于,你不了解我,我不知道你,所有的消息都是经过权力组织为操控目的需要而散布的谣言,就事论事地说,有些是该组织通过技术手段人造(搞鬼名堂)出来的事实。(比如在受害者人事档案内放一些党政纪处理表,一个县的萝卜公章只要权力组织找一点借口或买通个别主要领导就可以实施,处分的目的主要降低社会百姓对受害人的认可度,达到丑化妖魔化的目的,使受害人生存权限进一步受到影响,找不到稳定的工作,有时在档案放些黑材料受害人根本不知道(阴招连连)。)

    社会大众就像盲人摸象,即使管中窥豹,也窥不到真实的豹子(可能是人造伪装的模型)。

    后来,2014年12月份的时候,我的因公残疾军人证还是补办给我了,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残疾证上面还盖着两个钢印,不过我仔细推敲,这其中必有猫腻,因为,我的因公残疾材料是后补的,销毁了就没有了,就像无头案当然,像我们伤残人原部队评定的,是有档案记载的,我以前说过,包括受伤治疗的军队医院(南京81医院)、原部队的卫生队(73211部队卫生队)、评残的上级批准机关(江苏省军区后勤部卫生处),有些是省军区,有些在大军区级批准,现在都改成五大战区,但有些在部队移防、撤编、裁军过程中自然消失的,这些人的原始档案材料有些是永远找不到的,那么,时间久远,档案又被权力组织销毁了怎么办呢?只能任其栽赃陷害,就像杀人案,除非“亡者(真凶)归来”,像我残疾军人,物证如果销毁了永远都归不来了,有些网友不明白:你是残疾军人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承认,隔行如隔山,在部队一般情况下只要受伤,达到一定标准都给予评残,包括骨折愈后,还有疾病的,骨折、断手、断脚、瞎眼的这种伤残老百姓一眼就看得出来,即使在部队没有评残也能糊弄人,像我们这种强直性脊柱炎,还有高血压、糖尿病、精神病的,这种残疾,按照中国民政部的解释,残疾军人是由伤残和疾病两种形式组成,一种是受伤,一种是疾病,而我就是后者,这种情况下如果被权力组织以中奖的机率选为“人体实验”对象(专业的秘密人体实验,对外一切理由都是借口),那么就是百口莫辨,他们可以施放药物气体麻醉剂类,维持一个让外界看似比正常人还正常的健康状态,就像动动员吃兴奋剂一样,造成了医院不易检查的假象,还好,我是强直性脊柱炎,双侧骶髂关节肯定病变,这个CT、X线一目了然,权力组织主要是胡弄老百姓,像民政局医院等专业人士是胡弄不过去的。

    当然,在部队有病不一定都能评上残疾军人,有些是“带伤回家”“带病回乡”的,还有些一身是病一样手续都没有就退伍回家了,我是抗洪时病情加重无法行走,组织上主动要求给我申请评残,按道理还应该立功,三等功到地方也就一张纸,像我当兵五年,除非领导主动给,自己张口要三等功,还真不好意思。

    现在,我就把情况往最坏的地方想,就当做无头案(物证销毁了)等于亡者也归不来了,那么我只有“人证”,曾经见证过我在部队抗洪受伤并评军残过程的领导和战友们:包括原73211部队的舟桥三营教导员陈锡财(后交流到江苏金湖县人武部任政委,现不知去向)、营长罗一平(现任江苏南京浦口区安监局副局长),73211部队卫生队的2003年评残的经办人周勇军医、陈溪根队长,批准方经手人是江苏省军区后勤部卫生处的方干(有些是军残证上写的名字),以及南京81医院的主治医生葛华,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办的原马竹飞组长、优抚股许惠云股长、余劲松股长、以及安庆市民政局朱科长等,还有一些见证过参加抗洪受伤过程及军残证的战友们:许于发(福建)、王满星(南京)、王庆为(安徽枞阳)、张国良(浙江平湖)、叶新鹏(福建南平)、肖宏进(安徽潜山)、李金灿(安徽潜山)、华张生(安徽潜山),我父母及两个姑爷。

    因为部队《革命伤残军人证》退伍回地方后就要交到地方民政局换取地方证件,部队的残疾证一律上交。

    还有一种情况是现役军人在部队当兵受伤没有评残的,但有医疗记载的,退伍到地方后可以向地方民政局申请补办残疾军人证,这个是地方残疾军人,不是部队残疾军人,抚恤金是一样的,但历史不容篡改,荣誉不能颠覆,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迷惑人民的事在法治健全的今天时有发生,以后还有谁相信公权。

    所以,在原始档案销毁情况下,人证是尤其重要。不管是什么案件,证据无非就是两个:人证、物证。假设物证销毁,只能是人证,这里面本人是起关键作用,因为还有一个“伤”,精神控制实验的权力组织就是要搞“灭口”,如果我被灭口了,我这个家和小孩子一生就毁掉了,就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家庭的耻辱,并且不断地被权力组织丑化妖魔化,以至数十年后:遗臭万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在网络时代有据可搜,有规律可循)。

    这也是我不断地向社会揭露真相的原因,只有趁我活着的时候逼政府公权力启动,把事情通过法律形式做实了,做成铁案,做成全社会众人皆知的案件,做成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案件,那么,权力组织就永远不会借机毁灭证据、玩弄法律,制造事端,陷我及我家于不义处境,而不是利用权势对受害人处处进行“潜规则”玩弄于股掌之间。

      二、下面回答一些网友疑问和关切:

     第1个问题是部队现役军人评残的基本常识(自己的经历和网上搜索的)。

    部队现役军人在受伤和疾病医疗期满后,达到残疾评定标准的,由部队统一组织认定,并发《革命伤残军人证》,一般残疾性质有因战、因公、因病三种,伤残等级原来四等六级,改为现在的1至10级,对于受伤的,但达不到评残条件的退伍回地方后三年内可到当地民政局申请补办,带病回乡的不能补办残疾军人证。这里面(规矩)名堂有点多,外行人一般不懂。其实我也不懂,只是经历过才慢慢体会到。有网友发问部队也有造假的残疾军人,我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的告诉你:这种情况只有万分之一,原因有几点:一是部队伤残军人只有等级高低,不会造假。二是没有必要,如果一个士兵真有造假的本领和门路,那么他可以立功、提干、考军校、转士官照样有前途,不可能冒着违法犯罪的风险要个破残疾证,就是当兵想要,干部也不会拿自己前途搞这事。三是当过兵的都知道,一个士兵在部队基层最大的就是连长,他不可能有通天本领造这个要省军区大军区审批程序严格的残疾军人证。四是造假多发生在士兵退伍回地方,因为中国是群居社会、人情社会,腐败的社会,如果这个退伍兵在地方有权势关系,为自己方便找民政局领导胡弄个假残疾真证件是人之常情的事。

    第2个问题是目前“事发地潜山县政府”对外的统一口径(猜测的):

    对于王焰被精神控制人体实验2007——2016,10年了,事情发生在原县委书记韩斌、原安庆市政法委书记王章来手中的事,后来的石力县长(现坐牢)、卓晓静书记(退休待处理),还有政法委书记徐雷生已退休,纪委书记方立洋也受到党纪处理,民政局副局长马竹飞等退休,一个县城极短时间内大批官员退位处理,这在官场是极不正常的现象,说明这个地方政治生态已被破坏或控制了,对于我个人来说,2007年是2007年的政府决策,现在是现在的政府决定,从我想象的推测,如果有网友或获知此事的人询问潜山县政府相关人员:你们县可在搞精神控制实验这个事?你们县可有王焰这个人?网上王焰反映的问题可是事实?潜山县政府领导目前有五个对外口径:一是不清楚。新上任的领导包括张劲松书记、梅耐雪县长不清楚王焰的情况,也搞不清楚这个人,具体由下面潜山县民政局和单位负责。二是对王焰已经搞清事实,彻底平反了,按照当前政策法律兑现待遇了。三是尊重历史,在没有新的证据证明王焰有问题的情况下,暂时保留当初退伍接受时待遇不变,我们还正在继续密切监控。四是王焰的情况他的家庭(家事)了解最清楚,做为政府我们仁之义尽,公事公办。第五种情况最坏,王焰的情况是在2014年民政局换发新证的时候被政府发现的,当时没有找到王焰的因公原始军队伤残档案,王焰又有精神分裂症(搞不清楚是不是装孬),民政局找到他父母,并以拒换新证为由要求他父母交待情况,并拿出了“因病残疾军人证”,因为换发新证的时间有限,潜山县民政局把这种情况向安徽省民政厅做了汇报,民政厅领导同意按原接受方案换发新证,并在新证上盖两个钢印,等待后续观察再做严肃处理。(这里说明他们留有一手,为以后权力组织等待有利战机,再发动新一轮攻击找借口),(这里证据有两点:一是原部队因公残疾军人档案失踪了,我个人是接触不到档案;二是新残疾军人证上盖有两个钢印。说明这里面有“鬼”在搅局,老百姓看不出来,看出来也没有用,跟政府作对没有一个好下场)。

    第3个问题是有网友问,像你们残疾军人潜山县政府能不能取消优抚待遇和没收残疾证?

    通常在没有证据证明该受害人带有违法犯罪时,是不能无故取消的,即使一时取消,待处理完毕后也要恢复其身份,因为残疾军人体现的是中国政府人道主义和政治荣誉感(当兵时为国家利益受伤或得病并得到部队肯定的,这就是政治规矩),不便无故取消,只能灭口(暗中搞死),我现在面临的就是这个处境,要不政府怎么会把我“政治化精神病”,还下慢性毒药做实验,说明潜山县government买逼还要立牌坊,把我搞死一了百了,无非政府赔几个钱,只是我暂时还没有被搞死,要不受害对象把事情闹大了会低毁当地政府形象(干丑事到了不要脸面的程度,在老弱病残的人身上榨取政治资本),告到北京就低毁北京形象。

    第4个问题是地方政府和610权力组织的相互关系和扮演的角色。

    在一个地方搞精神控制实验,说明这个地方有一个首领山寨王(经过职业间谍培训安插在潜山县的耳目,通常身份隐藏的极深),首先生事找借口找靶子,然后是锁定受害人这个目标,取得“事发地政府授权”并报高层批准(这个事情政府“公法”不方便插手,交给610“家法”伺候),再动员社会百姓热情积极参与,带有明显的政治性、运动性(类似于文革),通常都把这个受害人丑化、妖魔化、标签化,如杀人犯、贪污犯、精神病等,再把自己神化成救世主,“为民除害”,“为民除贪”“为民请命”,这个社会这个政府需要他们这样高、大、全的神通广大组织来拯救,像洪秀全拜上帝教一样,跟着教主有肉吃,有酒喝,有钱花,还有帅哥美女享受,然后一步步把当地或政府需要利用的人拉下水,成为他们的传话筒、留声机和代理人,让当地人们自发的走了一条最符合操纵者利益的路(有一定的规则)。

    据说只要被他们组织吸收进的人(有些是单线联络),只要听到对方深沉洪亮的电话“* * *,教主想见你一下”,吓得小便都有可能失禁或腿脚发抖,极权社会都是这样管理。这也是为什么把这些成员称为驯服的羊,任其牵、任其杀,而不是猪,因为猪在死之前还有点反抗挣扎的能力,而这些人是被该组织长期秘密篆养训练并利用的工具,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或况还有致命的不可告人的把柄在其手中,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不行(不听话就被谋杀或造事端送进监狱、精神病医院折磨到死为止)。

    一般政府实权部门里只要培养吸收一两个该组织的成员(公安法院),推行他们想要的运动计划就容易得多,其它人员只要掌握一点把柄,再小恩小惠拉笼一下,没有多少,也没有必要为受害人而反抗牺牲自己的利益。

    该组织通常以执行任务为幌子要求政府部门配合,那么这个时候的政府就是傀儡,就像未代皇帝傅仪暗中听命于日本人一样,受害人或受害人家庭遇到麻烦需要主持正义或公道的时候,找政府找法院,那就是跑龙套,做形式,不要说就事论事的公事公办,甚至是合情合理的事情都百般刁难,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就像发生于中国近几年有影响的冤假错案,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毁灭证据等等,不要说律师,连三岁小孩子都分得清的东西在政府或法院却理不清思路,说明这个时候的政府没有用了,也是传话筒,按照幕后操控者的要求去做。

    用李克强总理的话形容叫做:尸位素餐。(有几个模子在那里办公办事办案)。

    他们这样做主要为了借机整人(顺便研究人的心理活动规律、毒理结果和社会反应),网络上有网友指出这叫“国家报复制度”“杀鸡儆猴”,就是要让受害人及其家庭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以教育社会“损害Dang和政府公权利益的”就是这么个下场,要公平正义干什么,一粒老鼠屎不能害着一锅汤。当然,他们玩的是手段,玩的是法律,玩的是阴谋诡计,用行话叫“高级黑”。

    第5个问题是有网友发问,没有真凭实据就是谣言。

    王焰整天到晚在网上制造谣言,妄想迫害,有没有真凭实据,凭空捏造谁能信服?是潜山政府仁慈,一般早就抓起来搞死了。

    关于证据,这里需要强调一下,因为权力组织就是掌管和玩弄法律方面的高手,他们都是在幕后操控,一般掌握不到什么证据,就像抓小偷一样,你以为你是公安局的,大街上哪个监控探头你都有权调取啊,如果真是有过硬证据也会遭到权力组织销毁,而具体到幕后操控者更不一样,他们像邪教一样把受害人需要操控的人用非道德手段牢牢控制住,这个人就像灵魂出窍,鬼魂附体,肉体还是本人,但其思想行动语言已经在按照操控者的意愿进行,可见多么恐怖。

    目前具体的摆在桌面的证据也有:一是民政局把我部队原始伤残档案搞丢失了,这个概率不是没有,但一般很低。除非档案室发生失火、失水、盗窃或专人陷害,有网友问你档案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光,如果真有见不得光的就应该摆在桌面上,该追究什么责任就是什么责任,而不是连受害人本人都不清楚的前提下私自销毁栽赃陷害“被精神病”。万幸的是我问过其他战友,部队伤残军人评残档案一般一式三份,地方民政局只能销毁一份,还有两份,看来还是部队有经验,防止个别地方胡乱地搞。因为地方是个大染缸,公检法司政党、三教九流无所不包,个别“地方大佬”权倾一方为所欲为,大搞人身依附,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故意制造个冤案整人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政治法律社会效益相结合),又能借机升官揽权敛财。二是我2014年换发的新版残疾军人证有两个钢印,无缘无故搞两个钢印干什么?说明里面有名堂,有鬼,为将来哪一天发动攻击找到口实。三是我在部队当兵五年,受过正规军事化训练,都没有得什么精神病,家庭也没有精神病史,独独退伍回潜山县整了个“精神分裂症”,说明这个地方水土不服,人心不古。其它的证据无非年纪轻轻30岁被慢性毒药残害全身是病: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磨牙破坏好几颗,用邪教歪理邪说的话“是人都有生病的时候,正常”。

    大凡搞精神控制实验的地方,自古都是地痞流氓土匪丛生,为一碗饭能打破头出人命的地方,大家看:陕西西安、中国上海、湖南张家界、贵州铜仁、安徽安庆(潜山)、湖北武汉、福建福州,后两个地方更是一踏糊涂,三天两头冒个哄动全国的案件。

    第6个问题是王焰、孩子和整个家庭的危险处境和未来走向(推测可能被操控结果)。

    当操控者使用的手段一切都是欺骗,一切都是虚假(表面形式)的时候,操控到今天这个局面,内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表面形式,做做样子对得起观众。

    从2007年被操控到今天,我及我家的处境目前非常危险,一般到这个时候10年左右,大多数都被残迫害“被病死的被病死”、“举家搬迁的搬迁”、“下监狱的下监狱”,反正社会上很少看到受害人信息了,类似于强迫失踪的,权力组织动员百姓搞运动的结束时间到了,再拖下去“权柄”不灵验了;二是被识破了,三是除非变换个版本继续搞。一般有黑脸、红脸两套方案轮流搞,搞到死为止(脑控实验程序的设计都很科学严密,经过长期实验推算总结的)。我及我家也是风雨欲坠,去年离婚、50平米房子不办证、我本人和家人身体都不好,工作想退退不了(要精神病人上班,荒唐,或许哪一天被迫害得殴打赶出来,因为单位曾经强抓我到精神病院了),如果有一天潜山县政府借机发力取消工作和残疾待遇,潜山是待不下去了,只能背井离乡,到北京告状,除非不回潜山县,只要回潜山县就会抓进精神病医院或找借口下监狱,这种案例屡见不鲜。如果现在再取消待遇,只能等到下一个10年了,因为中国造冤案申冤基本规律时间是10年左右一周期,这个10年申诉解决不了,只能等下一个新领导人上台解决。

    有网友问,你这地方没有法律吗?对,就是没有法律,像搞精神控制实验对当地普通百姓是公事公办,能照顾的照顾(免税、低保、工资等方面优待提高,以换取这些民众的热情支持拥护),但对政府需要打击的对象就变本加厉,就像练习射击时的靶子,越往靶心打越好。野蛮加阴暗等于恐怖。

    第7个问题是精神病医院和监狱有什么区别。

    监狱和部队差不多,就是没有训练,劳动和规矩都一样,精神病医院就不一样,首先就没有了法律保护,里面都是精神病人,还要吃药,被传染个疥疮是家常便饭,要是权力组织下阴招给传染个肝炎、肺结核的那下半生完蛋着,更为恐怖的是如果受害人在里面不守规矩,不老实做人,甚至挑拨精神病人打断腿的、挖眼睛的。

    并且被政府或相关单位“被精神病人”送到精神病医院的住院没有时间长短,主要看受害人家庭关系硬不硬,如果受害人家庭人单势薄,一关两三年,甚至在精神病医院住到终结一生的都不是不可能的事(父母双亡,没有妻子儿女的,想想真恐怖),住院的费用(钱)对政府不存在问题,对于一个有精神病住院史的人,政府的随意性很大,可以到需要送进去就送进去的程度,试想,一个没吃没喝没住的“被精神病人”,不找政府求助找谁,对这种人政府通常都是关进精神病院发扬“人道主义精神”。

    不像“被监狱”,一个相对有法律保障,程序相对复杂一些,二个有明确法律时间限制,三个如果有过错出来还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中国的精神病院不是单纯的人道主义做好人好事的场所,大多数都带有政*治任*务的,里面的少数医生还是带有公安局编制领双份工资的。

    总之,这两个地方都不是正常人待的,是对需要打击制*裁或灭口对象使用的。

    第8个问题是王焰每天在网上揭露精神控制实验,要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网友们啊,我王焰每天在网上不停地揭露精神控制实验,不可告人的目的比幕后操控者简单的多:就是需要网友们关注王焰被操控发展到哪一步,关注安徽潜山县政府能否善待王焰和其孩子、家人,能否保障其生命健康安全。至于诉求中要求赔偿,命保住就不错了,还赔偿?一没有法院受理,二没有律师公益代理,这就好比一个女人走到荒山野岭遭一群匪徒轮奸:你就是喊破嗓子也没有人管。

    通常情况下,如果有正义记者、社会人士来潜山县秘密调研或公益律师代理,这些权力组织会对其公关洗脑,一般也就两招或文或武。文的就是诉苦,“记者同志啊,你们远道而来潜山县,这个地方穷,要吃饭的多,我们也难管理,不是我们要对王焰怎么样,而是王焰这个人怎么怎么差劲,他有精神病,领导怎怎么难做,请你们来潜山县多到天柱山旅游一下,请客吃个饭,顺便找个电视台主持人(美女)陪陪(下圈套),或给个红包。一般接触不到受害人王焰,我本人24小时监控了,打我电话也监控着,半军管状态也没有记者敢采访。武的就是借口执行任务,闲杂人等不许接近受害人王焰,不许打探小道消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一律由潜山县政府统一对外口径,不听话不上路子一般会找地痞流氓暗中制造事端殴打,当然,潜山县是国家级旅游县,这些权力组织不会蠢到人造恶性事件,一般都使用技巧手段公关。对代理律师也一样,毕竟是搞精神控制的,公关洗脑的手段就是软硬兼施,使人心服口服,顺从于权力组织。

    第9个问题是目前有哪些疑似受害人及对付精神控制实验的方法。

    从我对网络研究来看,疑似的太多,包括彭公乾、吴巧妍、刘华铭芝、郭汝泉、黎永强、贾宏声、陈晓旭、王均瑶等等,在这些人身上能发现到共同点和规律性:包括“嫌疑人身份”“父辈亲属受害对象”“被精神病” “谣言四起”“英年早逝”等等,至于对付其方法,只有熟悉权力组织搞精神控制实验的规律,才能知已知彼,“就事论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证据意识强”“政策法律意识强”,而对于受害人应该“理性思维”“脑控思维”“严格自律”“遵纪守法”“未雨绸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创造条件到美国。

    之,从被锁定充当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受害人那天起,一日被控,一生被控,揭露不揭露结局都一个样:被病死。只是时间长短罢了,闹得社会关注度高的,他们会让受害人活得时间长一点,像湖北武汉彭公乾,前后搞了15年,时间跨度非常大,最后实验出个胆囊壶腹癌42岁就死了。动静小的,会出阴招搞死,包括车祸、触电、意外死亡等,也有像福建福州吴巧妍才搞四五年,就忍不住疾病羞辱折磨而自杀。

    这些幕后操控的权力组织无所不用其极地用非人道的手段残害自己同胞,使用了人类有家文明以来找不到语言形容的阴暗手段,比日本731部队,比纳粹法XI斯有过之而无不及,唯一的区别是当自己的民族在残杀自己人时比侵略者更为残忍(百度语录)。

    如果广大民众一味沉默,或许下一个就是你,是值得人们反思和警醒的时候到了。

     附证据:《退伍军人证》证明王焰曾当过兵。(其实这个证据也能销毁,但销毁对权力组织起不了作用,诬蔑说王焰假当兵经历没有必要,也不可能)。

    当兵受伤时治疗的南京81医院出院小结,病案号X光号都有,像病人住院病历,现在只要有权限到81医院还能找得到,但也有可能丢失。

    王焰2003年部队抗洪受伤时申请评残的证明材料一份。(像我这种在抗洪期间因病加重伤应该算事故,带队领导不隐瞒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立功呢?立功主要是救人救物对象,像部队正常训练中骨折受伤也算事故,但和评定《伤残军人》都不影响)。

    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因病残疾军人证》及档案材料。可惜当时没有手机下,只能是复印件,复印件比没有,空嘴说白话要强,毕竟也能算证据。更可惜的是当时没有证据意识复印出《因公残疾军人证》及材料。

    2014年安徽省民政厅换发的新版残疾军人证,面清晰地显示两个钢印(大家仔细看看,说明这个民政局确实有点“鬼”名堂)。

    我从2008年上访过程中留下的两张安徽省信访局回执。(这个证明我信访过、申诉过,可惜北京方面有经验,对我们这类人信访什么手续都不给)。

    王焰被慢性毒药残害到医院检查的影像告(得病正不正常医生来解说,这个只能增强说服力,无法当作证据使用)。

    2014年带女儿王欣睿北京儿童医院体检时的B超报告。

    2009年和2012年王焰被强制抓进安庆市精神病医院的出院小结。(当过兵难道就不能得精神分裂症吗?这个与被迫害和慢性毒药没有多少证据链。今天能被精神病,明天或许也能被精神病,反正这一生是完蛋着。)

    my blog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脑控)!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模式+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精神控制实验的对个体实施控制范围:制人脑电脑权、制信息(网络媒体通讯)权、制舆论权、玩法律权(钻空子)。

    特别强调的是制人脑权,可分为: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交往权(这部分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取得控制);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这部分通过暗下慢性毒药、药物来取得控制)。

    洗脑精神控制与中国脑控实验王焰

    脑控受害人安徽潜山王焰向全球华人揭秘中国ZF秘密脑控人体实验

    (洗脑精神控制与中国脑控实验)

       各位大陆同胞及全球华人朋友:

     当你们无意中或好奇打开这段视频的时候,为你们演讲的是中国脑控受害人安徽潜山王焰,为你们演讲的内容是:洗脑、精神控制与脑控实验。由于本人是中国脑控受害群体一员,也因为脑控实验比洗脑、精神控制更阴暗、更残忍,因此,今天的重点是揭密中国脑控实验。

    如果你喜欢探寻世间灵异离奇之事,如果你关注中国社会时事动态,如果你牵挂芸芸众生的安危福祉,如果你还有一颗热血正义之心,那么,请你把这段视频看完,并积极转载传播,如果有能力的朋友可将其翻译为英文,供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正义的朋友观看。

    首先简单地讲解一下洗脑和精神控制,这两个名词解释参考于维基百科。

       一、洗脑。

     洗脑是指利用暴力等外部压力,向别人灌输异于一般价值观的特殊思想,来符合操纵者的意愿,一连串的手法与过程,称为洗脑 ,洗脑经常被应用到政治、宗教、商业活动上。洗脑与宣传的不同之处在于,洗脑具有强制性、长期性、批判性等特点。

    常见如政治洗脑:当权者强制向百姓灌输单一的思想,推崇某政治人物或某执政集团,及指出某些思想是错误的,加以批判。在重复和密集灌输下,群众往住不自觉相信了某事或信任某个政治组织。某些宗教组织和商业公司通过刊物、电视等媒体传达,不断重复播放推广其商品或意念,以“谎言多说几次,就会成为真理”的方式,观众思想容易受到影响,此等宣传方法亦被认为是洗脑。

    2004年,牛津大学的(凯瑟琳·泰勒)出版了(洗脑:思想控制的科学),从科学原理研究洗脑,她认为,人类大脑推理和认知的神经科学,证明了当许多不符事实及带有强烈意识形态的词汇被有意的、重复不断的灌入大脑,令神经元之间更加畅通,从而影响、动摇和改变人们的感情和信仰。2011年,她接受过《阳光时务》访问,称限制人民信息自由是政治洗脑的特点,她称只有吸收不同渠道信息,才能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免被恶意洗脑。

    英国作家、纪录片制作人多明尼克著作中文译本:《洗脑:操控心智的邪恶科学》,作者通过一些解密文件,访问经历冷战时期战俘、受害人等,撰写洗脑的起源,冷战时期的中、英、美、苏暗中展开洗脑竞技,多个国家甚至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去专门实验研究。著作内容更包括涉及宗教洗脑行为。

    而洗脑最为人们通俗理解的社会现象就是传销:如果经历传销的朋友都知道,当你无意中被你的“朋友”诱骗到传销窝点的时候,每天反复接受的就是学习、开会,主持人在台上讲述自己以前生活的惨况,到参加活动(传销)后的成功,父母安享晚年,子女接受精英教育,自己成为社会上层人士等,讲到动情处比演员还专业地一把鼻涕一把泪,而取得成功的一切都是参加了这个活动的结果。然后是每个小组分别开会,表述心得种种好处等等,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你拿钱参与进来,然后让你的亲朋好友参与进来。成功在于分享,有钱一起赚等来共同编织一个海市蜃楼、泡沫样美好的前景。商业的传销基本上把洗脑表演的淋漓尽致。

       二、精神控制。

     精神控制又称心灵控制或心智控制,与洗脑有相通之处。通常指团体或者个人用一些非道德的操纵手段来说服某人按照操纵者的愿望改变自己 ,这种改变通常给被操纵者带来损害。

    精神控制主要通过瓦解个人对自己的认识,使个体彻底改变对自己的经历和个性的看法,灌输新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从而使个体依赖于某个组织和个体,成为这个组织的工具。

    精神控制的作用是垄断、束缚人的思想,使之被限定在一定的框框、范围之内而无法突破。 目的是为所参加的组织、团体的利益长期服务或者死心塌地的效命。 一些权力组织会通过精神控制,使组织成员达到如上所述(包括但不限于的)的效果,如著名小说《1984》中描写的Big Brother以洗脑为手段使得社会和人民屈服、 顺从于领导者。   

    一般来说,实施精神控制有以下6个条件。

    1、使人意识不到存在着一个控制和改变自己的计划:个体发现自己一步步在改变,捐献金钱、放弃工作、越来越狂热,但觉得这一切都很正常,是自己自然而然变化的。操纵者并没有明确提出要求,但所有人都“自发”走了一条最符合操纵者利益的路。   

    2、控制人的时间和生理环境(人际接触和信息):通过一系列规则、要求或建议,实现对被操纵者个体时间和环境的控制。   

    3、创造一种无能感、恐惧和依赖性:提出一个可望不可及的美妙前景,而这个目标只有参加操纵者组织的活动才能达到。贬低现实生活、夸大美好前景,责备个体的缺陷 ,使被操纵者逐渐产生一种无能感和依赖性。

    4、压制个性化的行为与态度:一些思想要按照组织者的意思进行。所有一切,上有操纵者理论上的提倡,下面通过个体间的相互评价和监督来进行,因而具有强大的力量 。很快个体就认识到,进入这个组织就要抛弃过去的自己,重新做人。 

    5、灌输新的行为与态度:被操纵者进入组织以后,其他个体的尊重和肯定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得到肯定,就认为具有最大价值;个人看法得到组织的鄙夷或者漠视,就唯恐弃之不及。经过一段时间,一个新人诞生了,就成为操纵者的留声机和传声筒。

    6、提出一套循环论证的理论:在实施精神控制的组织中,个体总是错误的,组织总是崇高的,外部世界总是低级的、邪恶的。被操纵者长期处于这种氛围中,别人用这套逻辑对待他,他也理直气壮这样对待别人。最后,这种思维方式成了根深蒂固的思维定势,很难认识到,也很难走出来了。

    精神控制是脑控实验的皱形,通常,精神控制多用于黑社会组织、邪教组织、恐怖组织以及脑控组织内部成员的控制等非法团伙(合法团伙也一样),通过采用精神控制的残酷手段对待其内部成员,好让他们乐于从事其犯罪活动。我没有参加过邪教、黑社会或脑控组织,当然无法说出具体的体会,但是你要知道,像邪教等这么多信徒膜顶敬拜一个号称神通广大,无所不能,能掌管宇宙万物的头领,没有一套完整的精神控制理论体系是无法完成的,而且参与其中相当多的还是有一定文化的知识分子,可见精神控制对人的心理影响作用有多大。

       三、脑控实验。

     下面讲解的才是今天视频的重中之重:中国的脑控实验。当然,如果说脑控实验,俗称精神控制实验,是中国的专利也不对,据说这个东西起源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冷战时期,美国、前苏联都搞,因为大家都知道,搞脑控实验的隐蔽性都很强,当时信息又不发达,取证更是难上加难,所以,人家搞没搞,现在还在不在搞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直到今天,我们的中国还在搞脑控实验,而且上升到脑控工程,大有控制中国,统领世界的气势。话又说回来,人家西方百姓从小接受的都是人权民主独立自由的思想教育体系,而中国整天整个孔子孙子的不知道人家能不能接受。

    言归正传:脑控实验的原理是什么呢?只有知道了原理,我们就能通过表象看透实质,透过实质,就能看到结局。下面是我在2011年广州打工时无意间在网上搜索到的,应该讲,脑控实验原理也是脑控组织核心成员接受培训时的核心内容,他们就是依照此原理来实施脑控的。

    制人脑电脑权、制信息(网络媒体通讯)权、制舆论权、玩法律权(钻空子)。

    特别强调的是制人脑权,可分为: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交往权(这部分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取得控制);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这部分通过暗下慢性毒药、药物来取得控制)。

    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脑控,并非完全能控制人的大脑,而是指精通、专业、研究人的大脑思维形成,心理活动规律的人,其组织称脑控组织。通常由国家安全部间谍幕后操控,地方秘密警察配合,利用特权丑化受害人是杀人犯、贪污犯或精神病等煽动社会孤立歧视刁难侮辱等迫害,加上暗中在受害人油盐米等饮食内放置慢性毒药残害,同时进行24小时立体监控的读心术,长期作用导致受害人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甚至十来年全家因慢性毒药残害而灭门(病死)的恐怖下场,实质上形成了中国ZF秘密人体实验。

     用一个公式最为直观:煽动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立体监控的读心术=脑控实验。

    下面我分开逐个讲解:

    1、先讲制电脑权。其实制电脑权和制信息权,应该放在一块,因为电脑也就是为了上网,和电话手机一样接受信息。他们会对你的电脑硬件、手机硬件、电话等实施技术,比如硬盘搞个隐藏分区、手机加个零件、电话安个窃听器等,操作系统进行改进,控制当地销售商提供他们刻录有漏洞百出的系统等,还有电信网络安装个局域网,这是肯定的,他们会做一些技术,一般人发现不了,你上网的所有信息他们在后台看得一清二楚,连一个符号都不会漏掉。等于是说,你在现代通信信息方面全部都被他们监控并锁定而不留死角。这就是制电脑权和制信息权大概。

    2、制舆论权。就是通过煽动一些不明真相的百姓来迫害刁难你,然后引起你发怒争吵或有失常态,甚至挑拨离间你的家人、亲戚朋友和同事等等,他们可以利用一切有利的形式来实施操作,这样你生活的周围就没有一个对你有利的舆论环境,长此以往,你多半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或名声极差的,朋友圈子越来越小的,最后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3、玩法律权。这个容易理解,他们煽动社会,特别是你的亲朋好友时,总得要有借口,就像国家与国家之间发动战争,总要挑点事端一样。于是他们就把你扣上杀人犯、贪污犯或精神病等等罪名丑化、妖魔化受害人来行使执法权掩人耳目。特别是需要地方ZF机关或相关组织配合时,可能要出示公文,这也就是为什么脑控组织喜欢拿有社会污点的人做脑控实验的原因,毕竟以执法权名义名正言顺,出师有名,利于操作。对于没有污点,如脑控受害人下一代,要搞脑控怎么办,他们会想方设法(设局做套陷害)创造污点,说难听点,在当今物欲横流的年代要想找一个人的污点太简单了,不要说神不知鬼不觉的陷害了。但执法权有个时间差,也就是一个受害人在一个地方最多搞二三年胡弄老百姓,不是十年、二十年都能执法,时间长也就穿帮了。于是脑控组织就玩法律权了:他们会通过高强度的社会迫害加上慢性毒药药物对受害人残害,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受害人赶出生活时间较长的地方圈子,背井离乡,以一推十,其他地方生活一段时间又把他赶走,这也就是大家看到为什么大多数受害人都有到处外跑的特点,你不跑你待不下去。他们最喜欢的是让受害人一年在东莞,一年在广州,一年在深圳,一年在上海等,如此折腾你个七八年,毒理实验就成功了,成功的实验出了他们研究的癌症、肿瘤或其它不治之症。这样,你们说,这个受害人怎么死的有谁能知道呢?父母?亲朋?还是当地ZF社会?答案是NO,一无所知,没有人会知道。唯一解释就是在这个食品不安全的年代什么年龄,得什么怪病都很正常,没有人拿毒药在做实验害你。这就是脑控组织搞死人还要把社会影响降低到最小最小。其阴暗性可见一斑。这就是玩法律权。

    4、制人脑权。

    刚才我们讲到了脑控实验原理中的制电脑权、制信息权、制舆论权和玩法律权,下面要讲的是脑控实验中的重中之重:制人脑权。

    制人脑权也分两部分:

     一部分是通过煽动社会迫害来取得控制。

     包括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交往权,这里面制情绪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交往权好理解,就是通过迫害,找些社会百姓找碴搞你、控制物价等,别人买个小东西需要1元,那么你可能就需要二元三元,大件东西更厉害,比正常物价差个百元是正常。在你的生活圈子利用执法权施压,煽动他们孤立你、歧视你。在你经济上控制你,别人工资三四千元一个月,而你打工,老板会找碴三扣两扣每个月只有一千多,你不干滚蛋,到中国哪里都一样,甚至搞得你沿街乞讨也不是不可能。这还不包括脑控组织时常利用机会实施偷窃,当然这是针对下层百姓,对于富有阶层也有富有阶层的一套搞法,但大同小异。

    至于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这个东西有点专业性,我只能从我受害人角度理解。他们会让你经过的地方留下你印象较深的人或事,比如你无论到中国天涯海角,在你身边总喜欢冒出搞环卫工人扫垃圾的、手提相同挂包的、救护车叫的、建筑工人装修的等等不一而举,总之,他们目的就是让受害人知道这里也有他们的影子。好像是这么回事,在精神病学上叫幻想。

     第二部分是通过暗中放置慢性毒药药物取得控制。

     包括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他们会通过在受害人油盐米等日常饮食、方便面、火腿肠、自来水、住所卫生环境、房间打洞、钻孔等等施放慢性毒药、雾化后的药物、挥化性带毒物质(原理同酒精香水),甚至毒气等对受害人达到控制。因为他们是军方(中国军事科学院药理毒理研究所),而且长期从事研究人的生命科学,所以他们什么毒药药物都有,应该讲比日本731更高级,毕竟一个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一个是二十一世纪,我在2011年发表的《解密中国脑控受害者》里讲的很清楚,大家不妨搜索查看,通常使用的的慢性毒药有:四氯化碳,破坏人体肝脏,引起脂肪肝、肝硬化甚至肝癌。二硫化碳,破坏人体心血管系统,引起动脉粥样硬化、心脏病、高血压,甚至脑出血、脑梗塞等中风。还有就是四氧嘧啶,破坏人体的胰腺,引起人造糖尿病。亚硝酸盐长期小剂量放于食用盐或腌菜内,容易造成各类癌症突变。还有对人体生殖系统破坏引起不孕不育阳痿早泄的、有破坏人体的内分泌系统的,消化系统的如引起胃溃疡。喜欢抽烟的朋友注意,他们也可以在烟丝内添加化学毒药,或施放毒气,研究肺癌,并制造社会舆论——你得肺癌是你抽烟的结果。

     其中制健康病患权里他们可以制造出许多病症,比如感冒、高烧、牙痛等等不一而足。总之,只要是人体器官或人体组成部分,他们就有办法搞破坏而得病,让受害人时刻处在一个十分痛苦的境地。

     这里强调一下制生命权,一看这几个字就能理解,就是他们随时能让你去死,要不怎么叫制生命权呢?通常脑控组织对受害人的身体情况了如指掌,他们会适当时机窃取受害人血液标本,化验研究成果,观察受害人身体各项指标,达到什么程度,或者通过什么药物进行适当治疗以维持人体的看似正常的功能。如肝硬化,可以在自来水里加点保肝护肝药,糖尿病可以加点降糖药,心脏病可以来点扩张血管药,如果你的身体状况很差,他们可以通过药物让你面色红润,看起来比正常人还正常,一切假相都是为了方便制造社会舆论“受害人身体健康的很,他大脑有问题在乱想,根本没有谁对他做实验害他”。试想,一个受害人全身器官都被毒药残害的差不多靠脑控组织暗中施放的药物来维持正常功能的时候,当他们在合适时机或感觉受害人对他们形成致命威胁的时候,他们就会撤掉所有对受害人有益的药物,甚至加大毒药剂量,导致受害人在最短时间内死亡(病死),如脑溢血、心肌梗死等,还不被社会所觉查异常。这就是制生命权,至于人造车祸、触电、溺水等好像应用于脑控受害人的不多,毕竟,他们让受害人有死亡的选项太多,而不需要如此直接低级而暴露。

     总之在,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毁坏。

     脑控组织行动时二三十人为一个作战小组,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有搞电话手机监听的,有搞电脑监控的,有搞放置毒药药物的,有搞密切观察受害人一举一动动作表情的,有搞煽动社会迫害的,有搞意识写入的等等,杀人而不直接接触,既然是军方搞的,行动和纪律都是军事化,有点像国家领导人的安保体系,把受害人密控得严严实实,受害人接触的所有信息都经过了脑控组织过滤或安排,以保证和脑控实验的对接。每一个受害人背后都有一个控制全场的幕后指挥的灵魂人物,并且隐藏的很深,就像金字塔式传销,命令通过迅速有效的层层传递来达到最底层,因此,包括底层的一些秘密警察都不知道自己从事任务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最终的上级是谁,也无法找到证据证实这是国家行为。

     脑控组织核心成员都是经过特殊培训出来的,他们自身的心理是阴暗的,人性是扭曲的(人渣),他们自己也被接受了洗脑,据说,脑控组织的核心人员有不少是共军从福利院、孤儿院领养的,从小就接受封闭隔离式、高强度洗脑教育,成为了一个忠贞不二、真正毫无人性的职业杀手(搞脑控)。使用的手段一切就是欺骗,一切就是虚假。一般的人如果落入脑控组织这个圈套的话,这个人的一生就给毁了。脑控组织的行动特点和特工、间谍有异曲同工之处,所以网友一致认可脑控这件事是国家安全部幕后操控的。熟悉中国国家安全部前身的朋友都清楚这个部门的职能就是干些见不得光的阴暗勾当。

     据传,在国家安全部共密控有二十万左右受害人,从婴儿出生到一百岁不等,资料相当健全。婴儿期主要是潜意识监控,分析婴儿脑部发育包括语言发育、对外界的认识等,少年期了解他们怎样分析问题、人际关系方面知识,青年期即18至30岁,监控并折磨他们,获取更多信息分析大脑各方面的承受压力等(包括下药下毒),中年期分析并迫害他们,了解心理变化及压力,监控情绪等;老年期观察老年心理变化及脑功能怎样老化、失忆变呆,还有死亡情形。

     也就是说脑控实验的终极目标是:通过对受害人不断地迫害和残害来研究中国普通公民心理活动规律、毒理结果和社会反应,以此更好的管理国家和统治人民。

     按照脑控工程的发展,这种方法也可以引领世界,至少在文化层面可以把中国式的孔子人权文化传递给全世界人民洗脑,让其提高对中国好感度和亲和力,而不是美式人权的民主法治与自由。金杯银杯不如人民的口碑,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在联合国大家族里,中国和朝鲜、伊朗、古巴相齐名,是一条起跑线的好兄弟,当然,俄罗斯比他们也只好一点点(称不上邪恶轴心,至少是流氓国家)。

     脑控受害者的真实生活有点像作家奥威尔在《1984》中所描写的《老大哥在看着你》的翻版,人们没有了隐私,一举一动,每天吃喝拉撒,所有的一切包括脸部的一个表情或微笑都有组织在密切观察并记录在案。

     这里给大家介绍在网络时代里中国几个典型的脑控受害案例:

     第一个是湖北武汉彭公乾,男性,这个受害人从1998年到2012年,受害十三年左右,最后被脑控组织成功实验出胆囊壶腹癌,才46岁,现在肯定死了。

    第二个是福建福州吴巧妍,女性,这真是个无辜者,她在日志中介绍是因为他外公在自己16岁那年死于脑控组织之手,到自己成年大年毕业进入社会后被锁定做脑控实验,从2008年到2010年,她的爸爸在这期间也被脑控组织搞成脑出血而死,她自己最后也被脑控组织实验出了卵巢瘤,加之受不了疾病痛苦和精神摧残,自杀了,说难听点,即使不自杀也会病死,死时年仅27岁。

    第三个案例是湖北武汉的柳青,这个女孩子才搞二年功夫就被残害在精神病院而自杀。死时也就29岁。

    第四个案例是上海的刘华铭芝,这个女孩和我家非常相似,她老家在江苏南通,后来又搬到上海。因为她从小就被脑控,所以,在网络日志里表述的不是特别清楚,也正常。她爸爸是在广州做生意,在她读小学四年级那年被脑控组织搞死,据她说他爸是被传染了肺结核而死的,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像八九十年代,脑控组织通过给受害人定点传染个肝炎、肺结核正常,但现在国家安全部有规定,搞脑控时不准搞传梁病、核辐射,其它的无所顾忌。她自己是由她妈妈带大的,她的家庭都是高学历家庭,她自己即聪明又漂亮,但被脑控后书也读不成了,被脑控组织通过社会洗脑等手段沾染了不良习气,最后,也被精神病而跳楼自杀了,死时年仅19岁。

    第五个案例,就是大名鼎鼎的网名“卫星破译脑电波”,中国湖南张家界的郭汝泉,郭大侠,她在网上说自己是高考那年因为脑控受害而导致高考失利,而一直沉沦至今,但我在网上搜索相关材料发现,她的受害也是因为她爸爸,她爸爸好像是穷山沟桑植县ZF的一个小职员,后来有什么问题被闲赋在家,她妈妈是一个未经世面的女人,估计脑控受害也很早,因为这个女孩发育明显不对,30岁骨瘦如柴,没有月经,等于没有发育完全,肯定是无法生孩子的,她是1981年出生的,这个案例有点奇怪,奇怪之处在于从我和她的几次聊天判断看,这个受害人是个替身,五毛顶替冒充受害人,制造社会舆论混淆视听,干扰社会对脑控实验真相的判断,就像当年红得发紫的深圳神仙姐姐一样,后来莫名消失的无影无踪。郭汝泉QQ标注的地址是北京东城,真人及她的父母死没死我不清楚,按照脑控逻辑,这一家人估计也全部被干掉了。

    最后的一个典型案例就是社会精英人士:著名红楼梦演员陈晓旭,因为偷税风波被脑控,从1999年到2007年八年时间,通过不断的洗脑让她产生了自杀、吃素、出家散尽亿万财产给寺庙等,最后脑控实验出个乳腺癌而死亡,死时年仅42岁。

     当然,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太多太多,脑控组织就像幽灵一样,他们时刻注视、监控并通过一个又一个群众演员当托儿给受害人洗脑,来影响着你的言行乃至健康生命,而你还稀里糊涂不知自己恶梦到来,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因为脑控组织都是躲在幕后,做什么事包括放置慢性毒药、破坏你的生活用品等等都在暗处进行,就像小偷而不被你发觉,通过间接的人或物或声音或媒体或网络来给你洗脑影响你,所以,有些受害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其中人是最难控的,通常脑控组织做脑控要控制四种人群:一是对家庭成员的控制;二是对亲戚朋友的控制;三是对脑控组织内部(底层)成员的控制。核心成员都是专业培训出来的不用控制。四是对普通社会成员的控制。其中最难控制的要数受害人家庭成员,通常都会使用手段。包括设局做套下陷阱,没有污点制造污点,再通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挑拨离间受害人等取得受害人亲属完全信任,总之是胡萝卜加大棒让受害人亲属死心踏地为脑控组织服务,成为脑控组织的传话筒,为受害人洗脑。而脑控组织为什么要搞死受害人亲属,这是因为在受害人的所有接触圈子里,知道受害人受害情况相对最详细的就是受害人亲人,而从心理角度讲最难以接受的也是受害人亲属(自己家人害自己家人),因此,保密至上是脑控组织行动的准则,谁知道脑控秘密越多的人,谁就是最先需要死亡的人。而其中脑控组织通过对家庭成员的有效监控窃听,发觉最不忠于他们行动的亲人也是最先需要死亡的人。而对这些亲人就不是脑控,而是谋杀,也是通过慢性毒药让其得病得癌而死,只不过这些家属自己都不知道从加入脑控组织的那天起,半只脚也踏上了鬼门关。而他们自己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因为脑控组织永远不会告诉对方,我们在你饮食或睡觉的房间里施放了慢性毒药毒气。何况接触受害人亲属和背后暗害受害人亲属是两个不同批次的人。这就不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而是被人卖了帮着数钱,还丢掉性命。

    故本人对脑控实验的评价是:世间最阴暗的事莫过于谋杀,而比谋杀更阴暗的那就是脑控。

    揭露了这么多脑控真相,顺带介绍一下自己的脑控受害经历,我是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焰,1980年12月出生,1995年在潜山卫校就读社区医学专业,1998年12月参军服役于江苏南京73211部队(舟桥旅),2003年在部队参加抗洪期间因病加重致残(强直性脊柱炎),并评定二等乙级残疾,发残疾证(苏卫荣00209,最终解释权由接受安置的潜山县民政局负责),同年12月退伍,当兵五年。经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工作于该县梅城镇计生办,2007年因为这份工作安置而被脑控组织盯上成为中国脑控受害人,至2014年已有8年,8年里,我除了遭受脑控组织煽动社会迫害外,还被他们暗中放置的慢性毒药残害的全身是病:在潜山县医院诊断的肝硬化、胆囊炎,2011年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确诊的动脉硬化、高血压、心脏病。按照自已身体状况,应该还有糖尿病,只不过通过脑控组织包括在自来水安装装置施放药物,导致一直没有化验诊断出来,应该是我的年龄30岁与糖尿病太不相符,脑控组织不想授人以柄。

     还有我的八岁女儿王欣睿,从我受害的那天起也有被实验迹象,包括在幼儿园读书时晚上经常做恶梦:不要打我。到观察生长发育情况:口角长满小胡须、换牙较同龄孩子迟、身体灵活性协调性较差等等。除了打算今年带她到北京儿童医院体检外,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孩子一起带到美国申请政治庇护,当然,如果中国ZF暗中施压而不放行(护照签证),等其长到十八岁后,安排到我曾经的南京73211部队当兵,有人会问,让你家孩子考大学不好吗?现在是读小学,通过对脑控受害的众多案例分析,像我们这样受害人孩子是不可能考上大学的,能读到高中就不错了,比如湖南张家界的郭汝泉,比如上海的刘华铭芝等等,即使通过我的不断揭露而真的考上大学,将来就业、结婚等等都是一个个考验,到部队当兵(可能非常之难)至少在政治上有了一个避风港。

     总之,就像前面讲到的,一个受害人被脑控组织锁定后,自己包括整个家庭都不会有好的下场(放眼未来十五),这是中国脑控受害特征之一,毋庸置疑。

     脑控实验即是一个人体实验,又是一个社会工程,一个完整的脑控涉及政治、经济、商业、科技、网络、通讯、宗教、文化、生活、生物、药理、毒理、风俗、迷信,甚至军事等等方方面面,而能同时掌控或调动这么大资源的力量,唯一的解释就是国家(反推理)。只有国家权力才能实施脑控工程,而国家唯一能承担此反人类的秘密人体实验工程的,只有国家安全部(总参二部也属于国家安全部),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组成。

     通过以上讲解,我们可以看清中国脑控组织的本来面目:是一个官方与秘密组织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地通过欺骗手段让无知人们的配合,来为受害人洗脑、迫害和残害乃至死亡的一个过程。

     稍有一点法治人权的国家,都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唯独中国ZF,在成千上万的同胞无助呐喊中,在我通过翻墙向阿波罗、大纪元、多维等网络大力揭露中,甚至大半年的美国白宫网请愿中,无动于衷,唯一在2014年两会期间由总后勤部政委,刘少奇之子刘源上将向记者冒着一句话:脑控是我们(军方)的机密项目,更多情况无可奉告。不知是故弄玄虚还是推卸责任。

     一个文明的社会,一个法治的国家都不会发生这种群体性骇人听闻的反人类的秘密人体实验,唯独中国ZF,从原来的秘密人体实验到现在的公开人体实验,我行我素,置世界人民关注于不顾,置人类正义于不顾,整天只知道谴责日本731的过去,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残忍恐怖,而自己却干着连八岁孩子都做人体实验的反人类勾当。唯历史之罕见,唯世界之奇观。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在演讲的最后,发自内心地给目无人权,狂妄之极的中国ZF提个醒:在人类文明信息发达的今天,任何国家都无法完整地封锁自己亲手实施的罪恶,那怕研究的技术再完善,骗人的手段再高明,都逃脱不了正义的双眼。那些背弃法理、践踏人权、充斥邪恶的脑控实验是完全不得人心的,是中国五千年封建统治者满门抄斩,屠杀人民的变相手段。

     废除脑控,势在必行,废除脑控,利国利民,如果一意孤行,必将适得其反,最终只会自绝于人民,断送红色江山的下场(这样更好)。

     20140507王焰于潜山县

     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网盘视频演讲——http://1drv.ms/1l8aSHq

     签名——http://wh.gov/iBZWf

     王焰,1980年出生,家住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联合组。(曾服役江苏南京73211部队五年)

    单位: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梅城镇计生办(从08年起被精神病没上班)

    手机:15055472117

    QQ1339624141 身份证:34082419801225143X

    中国银行帐号:户名:王焰,帐号:184226304894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模式+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退伍军人王焰被强制关押安庆市精神病院的日子里(2011)

    退伍军人王焰被强制关押安庆市精神病院的日子里(2011)

    ·                               作者:脑控受害    2011-10-02 10:11

    ·                               分类:默认分类

    ·                                标签: 在精神病院的日子里

    退伍军人王焰被强制关押安庆精神病院的日子里

    (有组织人造冤假错案,进行秘密精神控制实验)

    (安徽潜山县王焰被政府政治化精神病2007——2016)

         人们常说生不如死,让我真正体会到的不是部队训练所带来的艰辛和痛苦,也不是生病(AS发作)时的难以忍受,而是被精神病院强押四个多月的生生折磨。

        从第一次被诱骗进入精神病院病房的那一刻起,一个人所有的权利和法律保护将全部消失,也预示着这个人可能会在浑浑谔谔中度过短暂的一生。代替的是医生们的各种药物的摧残式治疗。

        一般新入院者都会连续一星期注射一种药物,舌头直往外伸,有一种被镊子夹住牵引即出的感觉,又像恐怖片吊死鬼拖出的长长大舌一般,难受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即被赶羊一样把所有人关进一间电视室:看电视或打打扑克,等待早餐到来,早餐一成不变,一个大馍,一个鸡蛋,一碗稀饭(水样)和不能下咽的咸菜,吃过后又继续看电视、打扑克或静坐,等候午饭前的吃药,如果不愿吃药,由护工(男)用铁匙敲开嘴强行喂服,对于拒不配合治疗、胡闹者,就进行电疗(我没用过),看到使用者牙关紧闭,全身紧缩,一副非常痛苦的惨状,更有甚者由护工将其用布条五花大绑于床上,二三天,直到你服从不胡闹为止,在床上拉撤,靠输点生理糖水维持基本生理机能。当然也有类似公权强押的,由四五个力气较大者架着押到车上,直接抬进精神病院进行捆绑,我第二次就是无故强押,真感觉个人的力量在这个世界上的太弱小,法律在中国的无能,人权就更是一踏糊涂。    

    所以奉劝上访被强押精神病院者,最好服从医生治疗,不要做出过激无用的反抗,带来的只会是更大的痛苦和折磨。

        吃完药后就是午餐,也是一个主菜一个副菜,半点油迹都难找,护士打好饭菜由状况较好的病人分发到每个人,吃完后就是午睡(春夏秋冬都一样),下午三点左右由护工叫醒,重新集中到电视室,等候晚饭前吃药和晚饭,吃过饭就是睡觉。   

     精神病院晚间护工自己把自己锁在白天电视室内值班(为自身安全),经常半夜三更病人在走廊过道来回走动,一般吃过药后很有镇静安眠作用,睡不着觉的不多。这就是精神病院的一天生活实况。    

    如果病人家里经济条件差,吃的药基本是氯丙嗪或氯氮平等副作用极大的药物,一般长年服用此类药物的人肝肾胃等器官功能都有损害表现(我本人还出现手脚不自主抖动的帕金森症状),在精神病院常年住院的多半是公费医疗的,家人无心照看在此养老送终,对于农村或自费人员,多半住上一二星期或半月,带药回家,因为精神病院的费用太高,每天平均一百多元。   

     一个地方政府不惜巨资把上访民众“打造”成精神病人,长年“包吃包住包治疗”,而不是用在安抚上访者上,其腐朽残暴的封建统治嘴脸显露无疑。    

    别看小小精神病院,也有特权贵贱之分,如果对方有钱或有关系,可以安排单间或双人间,其它人往往住六七人或上十人大房间,当然也遇到过为逃避法律制裁的打架斗殴、违法犯罪之流。    

    在精神病院用暗无天日来形容一点不为过,每天活动不过几个房间大小,只有当太阳照耀到电视室时才有些许的阳光,我第一次出院时,就感觉阳光是那么的刺眼,自由是那么的可贵,虽然是经历五年军营熔炉的锻炼。    

    在我心里,人间的地狱不是监狱,而是生不如死的精神病院,那些把上访民众当作精神病人强押精神病院关押的当权者,是一种人性的丧失、良知的泯灭,更是中国法治、人权荡然无存的象征,理应受到有正义人们的强烈谴责。    

    从我在精神病院的真实生活可以反映到:精神病院迫害是当下社会最惨无人道的摧残,最令人发指的法西斯式迫害,是最野蛮的践踏人权,受害者身体的伤害可能会慢慢好转,无碍生命,但心灵的伤害可能永远无法弥补,除了意志坚定的人,多数人被折磨成真的精神病人,在这里走出的人,在出院后的身份和角色很难以被社会认同和接受。也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精神病人被治好,好人被治成精神病。

    一个被精神病院关押的过来人,真心希望中国高高层掌权者能够把体现“情为民所系”的博爱式执政理念和体恤众生生命价值尊严的高贵人品真正落到实处,少让那些诸如“孙东东东”高级狗腿子出来放风放话,以此来试探被TZ的中国民众对正义、法治、人权的容忍度。20101229

    后记:这是我四次关押精神病院中的一次, 2010年12月发表在网上,关押时间大概在2009年1月至5月份,在2011年3月的时候北京关过一次,2011年12月由潜山县公安局强制关押过一次,每次有半年时间,这只是正常生活状况,还不包括脑控组织做实验(迫害和慢毒),所幸每次都强忍着一切折磨,活着走出了被关押的精神病院,并且有机会通过网络让世界有良知的人们看到虚伪、阴暗和残酷。没有语言能表达在精神病院内的折磨和痛苦,只能用黑黑黑。具体可联系安庆市精神病医院www.aqxlws.cn/,几次住院都是叫张斌的医生收治,电话:13805566114。我也曾咨询律师,被精神控制难道就是有精神病,他说这个不是。有组织(610)人造冤假错案,进行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退伍伤残军人安徽潜山县王焰被政F强制性精神病2007至今,更多真相请求点击中国脑控(精神控制)实验九年受害者安徽潜山县王焰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或网盘视频——https://1drv.ms/1l8aSHq

    关于招募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为精神控制人体实验10年受害人王焰冤假错案彻底平反的呼吁信2007——2016

    请求各级领导和朋友们关注

    《关于招募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为精神控制人体实验10年受害人

    王焰冤假错案彻底平反的呼吁信2007——2016》

    (江苏南京73211部队退伍伤残军人王焰被锁定为精神控制人体实验牺牲品,并被公安局多次关押精神病医院残忍虐待)

    (因权力组织搞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故意地制造了冤假错案,并被潜山县公安局转化为精神病,现呼吁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汇聚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用法律和正义的力量为王焰彻底平反:①是精神控制实验不是精神分裂症、②是因公伤残军人不是假残疾军人(用司法权力到部队取得原始档案或证明)、③得到应有的人身和精神损害赔偿、④向媒介公开承诺保障王焰和家人的生命健康安全)

    (中国急需要一个由第三方民间团体组成的独立的真相调查委员会和平反委员会)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纪委:

    尊敬的各级政府领导:

    媒体记者和法律界律师及社会正义人士:

    我是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受害暨揭秘者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焰,1980年12月出生,1998年12月当兵,服役于江苏南京73211部队(舟桥旅),2003年12月退伍。在我27岁的2007年被安徽省民政厅、安庆市政法委、潜山县政府(民政局和潜山县公安局)等部门联手决策,把我移交给了权力组织610(掌管政治安全的特务秘密警察)充当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的受害人、牺牲品,他们联手在幕后指鹿为马地故意制造了冤案,并被潜山县公安局明目张胆地强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后转化为精神病,算算至今已10年了,这10年来,我及我的孩子家人生活在一个充满欺骗、权力迫害和慢性毒药残害的一系列高强度不和谐的氛围之中,特别是针对我无所不用其极地使用了包括精神上折磨(社会迫害和多次强押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肉体上摧残(被慢性毒药残害成肝硬化、动脉硬化、疑似糖尿病)、经济上搞穷(住50平米的房子不办证,生活水平较同标准战友同事相差一大截,当然,和大街上乞丐比较肯定要好一些)、名誉上害臭(煽动社会丑化妖魔化散布谣言:假伤残军人、伪装精神病、没有朋友圈子、好吃赖做、欺骗政府、欺骗社会、一无是处的家伙等等)。

    这些权力实施者们无所不用其极地,用一些非人道的、见不得光的手段(类似于邪教拉人头、寻找代理人)把我的家人,同事朋友战友、甚至于政府部门领导(送钱送物送美女)吸收加入了他们的序列(极权主义),变成了一个对我和我家毫无保护作用的傀儡、传话筒、留声机,等于把我变成了一个不受法律和政府保护的、随操纵者肆意玩弄摆布的木偶,我不想在皮鞭和欺骗下做一只羊任其牵、任其杀,自2008年9月开始,到北京的第一次上访讲真相、求领导,但每一次都无果而终,相反,变本加厉地将我押送安庆市精神病医院或北京华一精神病医院关押。

    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退伍军人,一个有抚恤金的伤残军人,现实中应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尊严的生活,但我什么都没有,有的是欺骗和谎言。

    2013年以来,中央大力平反冤假错案的同时,加大了反腐败的惩处力度,面对千载难逢的机遇,我在家乡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发出呼吁,希望社会各界人士、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关注安徽潜山王焰,并为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制造的冤案后“被精神病”:信守规矩、尊重历史,还原真相,彻底平反。

    主要有六点依法依规、合情合理的诉求:

    一、趁我还活着,责令“事发地潜山县政府”职能部门找回或补充我原73211部队评定的因公二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档案和证件。

    我原是73211部队(江苏南京舟桥旅)评定的“因病二等乙级残疾军人”(苏卫荣字第00209号),2003年12月退伍回潜山县民政局报道时,由于安置工作的需要,经县、市民政局相关领导同意后,到原部队重新变更了残疾性质,并取得了“因公二等乙级残疾军人证”,并非假残疾军人,我是2003年7月赴江苏高邮抗洪抢险期间因病情加重致残的(强直性脊柱炎),现需要通过司法途径督促潜山县政府和潜山县民政局到原73211部队拿回并完善王焰的伤残档案或相关证明(地方政府故意销毁了王焰的军队原始伤残档案起不了诬陷的作用),这一步做实后基本解决了我的冤案形成历史基础,也解决了我为什么被精神病。(精神病人说话没有人会相信,也没有法律保障,到法院起诉都没有人受理,任由权力组织充当小白鼠),对我及我家庭今后的社会名誉起到决定性维护,要不给当地社会百姓留下稀里糊涂不明不白的印象。他们封锁和过滤相关信息造成我和潜山县百姓信息不对称,接触不到整个案件的真相和来龙去脉,以便更好地执行精神控制实验。

    二、王焰自始至终都没有承认精神病。没有也没有必要伪装什么精神病来欺世盗名,所有的精神病症状都是有组织搞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形成的,是人造的精神病,希望通过司法途径为王焰摘掉精神病的帽子,这样才能找回人格尊严和法律保护。

    三、除享受政策法律规定的待遇外,按照法律程序给予必要的赔偿。

    从2007年被锁定,2008年被精神病至今天2016年已有九年时间,杀人犯念斌冤案是在看守所关押8年,受尽折磨,我是断断续续在各个精神病院度过,出院后还被逼长期吃精神病药,这一点我前妻和家人(传话筒)可以作证,潜山县医保局把我报销的出院小结、药费发票也“销毁”了,看来这些权力组织都是长期玩弄法律的高手,但我保留有相关病历记录,安庆市精神病医院也保留有记录,念斌赔偿多少我就赔偿多少,何况河南农妇吴春霞被精神病132天都赔偿15万元。

    更重要的一点是由于长期的被逼吃精神病药和慢性毒药残害,导致我现在的身体和大脑无法再参加和坚持8小时的正常工作了,从2015年开始就向潜山县梅城镇政府和潜山县人社局申请提前退休,但都以政策不允许为借口加以阻止:强行退休只有一点钱(每月800元左右,我说只要2000元每月保障生活就行了),这就是明显故意刁难。

    四、对于慢性毒药残害引起的身体疾病。包括小孩的身体状况,我目前的情况是:肝硬化、动脉硬化、胆囊炎,由于该组织在我家自来水安装装置放置药物,导致我有疑似糖尿病而无法确诊,还不包括本身的强直性脊柱炎,身体是工作的本钱,念斌这点诉求国家不支持,法院不支持,我暂时也放一边不要求赔偿(同命同价=同冤同价)。

    五、目前50平米房子没有办证。并且在潜山县房管局被注销登记,问不到理由和原因(被潜规则?),希望用法律途径督促潜山县政府强制执行。

    六、通过法律途径督促安徽省和安庆市及潜山县政府善待王焰和王焰十岁女儿及其家人。不要无端扩大人体实验范围,不得刁难打击报复陷害,保障王焰按照党的法律政策享受的待遇不变。

    上面是我呼吁信的主要诉求,也是解决以前权力操控者制造的冤案和矛盾,以及今后可能遇到问题的总结性处理,希望能得到各级政府和媒体记者及公益律师的高度关注,这不是闭门造车的幻想,也不是寻衅滋事的撒泼,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对于精神控制(脑控)实验,记得中国社科院法研所的邓子滨博士在2001年5月1日《南方周末》第6版中说得更明白:“某些专家拥有了这种技术,实验室就比法庭更有效,更不可抗拒地揭示真相,最终使法庭、沉默权、无罪推定之类,都成为一钱不值的东西,到那时,专家就是我们的法官”。 “那些执掌该项技术的人,就能控制我们,支配我们,事先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事后知道我们干了什么,随着技术的不断改进,最终做到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拷问精神的幽灵在大地上游荡,我们对真相的追求只能服从于某种更高的社会价值,从被削弱、被操控的意识中攫取事实,每一项这样的技术都是对隐私权和意志自由的侵犯”。 “技术或许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真相,却也可以更轻易地控制我们的精神。如果没有民主而公正的程序保障,对精神世界的窥探,就只能意味着恐怖。”

    由于难以公开对抗一个从事秘密行动的权力组织,于是大家装作一切都很正常。

    意识到精神控制人体实验严重后果的我,向各级政府领导和社会正义人士及法律界呼吁:关注潜山县王焰,关注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并向事发地的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政府施压,督促其公开公平公正地对待处理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指鹿为马地故意人造的冤假错案,并导致其“被精神病”9年的历史问题。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掉下来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陷阱。在当今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人们的思想舆论也变化无常,政府部门的法律政策、纪律规矩也日新月异,作为一个精神控制实验的受害人,如果无法适应社会的沧桑巨变,必然会被淘汰出局,走向“被死亡”的边缘,正所谓: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也是我写这封呼吁信的初衷。

    各位朋友们,让我们紧急地行动起来,用王焰的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受害典型案例公开地向“事发地”“安庆市潜山县人民政府”施压,以此阻止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在王焰和其家人身上的继续,保障王焰后半生过上相对健康、一定尊严、有点幸福的生活。

    同时,有必要呼吁全国人大以立法的形式杜绝政府公权力滥用到精神控制人体实验中,并在其中扮演的任何角色。

    王 焰

    20160501

    王焰,曾服役江苏南京73211部队五年

    家庭地址:中国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联合组(老家)

    邮箱:wangyanba001@gmail.com

    手机+86 15055472117

    my blog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disk dv——http://1drv.ms/1l8aSHq

    王焰原73211部队军残证编号:苏卫荣字第00209号,

    地方换发的残疾军人证编号:皖军H014929

    事发地潜山县民政局:0556—8921041

    事发地潜山县公安局:0556—8935099

    事发地潜山县人民政府:0556—8921091。

    事发地潜山县政府网站—http://www.qsx.gov.cn/

    这封公开的呼吁信希望得到: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办公厅、中纪委、总政治部、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民政部、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安徽省民政厅、安徽省公安厅、安庆市公安局、安庆市民政局、安庆市人社局、潜山县政府、潜山县民政局、潜山县公安局等政府部门高度关注和积极响应,同时也希望: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老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邓子滨教授、中国政法大学洪道德老师、北京市旗鉴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前北京刑事辩护律师李庄、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周泽律师、北京瑞丰律师事务所李方平律师、

    北京莫平律师事务所

    莫少平律师、北京大禹律师事务所张燕生律师等有条件代理王焰行政民事诉讼,依法维护受害人王焰的合法权利。

     附:王焰被精神控制人体实验案情介绍和几点社会关切:

     一、从受害人王焰的角度来看“被精神病”的来龙去脉2007——2016。

     王焰,1980年12月生于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1998年12月当兵,服役于江苏南京73211部队(舟桥旅),2003年7月随部队赴江苏高邮抗洪期间,因左臀部疼痛,无法行走,后转送到南京解放军81医院,住院46天,经主治医师葛华和外科会诊,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同年10月被原73211部队评定因病二等乙级残疾,发革命伤残军人证(苏卫荣字第00209号),2013年12月退伍回潜山县民政局报道。

    由于安庆地区对伤残军人安置这块执行的是因战、因公安置工作,因病的没有特殊情况不安置工作,我就向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办工作人员说明了我抗洪受伤的事实,并出示相关证据证明,要求安置工作,安置办领导让我回原部队重新换取因公伤残证,于是在战友的帮助下到部队,换取了一份因公伤残证及档案材料,并于2005年经安庆市和潜山县民政局以红头文件形式和其他20个左右的退伍军人一起进行了安置,我被安置在梅城镇,后抽调到潜山县砂石管理站工作。

    在2007年的时候被好事者捕风捉影,到处举报,当时社会上流传的一些,我也有耳闻:一是说我伤残抚恤金很高,在王河镇数一数二的;二是在我身上看不到伤残的影子,在潜山卫康制药厂和潜山饭店打零工期间也没见过伤残缺陷,和正常人一个样。当然,传言归传言,我所享受的待遇和工作并没有丢失,只是工作中受到领导和同事迫害。迫害或压迫的定义是,指任何人或团体在某社群中所受到的严重不公平对待,包括严重的歧视、不公正的法律、社会规范,以及暴力等。在2007年4月份我就要求调回到梅城镇,迫害是极难取得证据的。因此,这些曾经迫害过我的人,他们反咬一口不承认,甚至对外宣扬对我很照顾、很关心,也是无可奈何的,当然也包括他们迫害我的家人。

    在2008年6月左右,除社会迫害外还被有组织暗中对我下慢性毒药,搞得我频繁的上吐下泻,肝胆疼痛,胃疼痛,我就预感到权力组织对我有“杀人灭口、搞研究搞实验”的动机,于是,除了找到潜山县当时的领导县长石力、公安局长吴宿华、法院院长胡信春、政法委书记徐雷生等,借着看病就医的机会,还到安徽省民政厅、安徽省公安厅、安徽省信访局,2008年8月左右还到过原73211部队,当时在战友帮助下见到了时任卫生队队长的周勇,他随便帮我翻了一下记录和档案,说查不到,让我找地方领导处理,其实这时候我也呐闷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这些权力组织对部队也做了“手脚”,在2008年9月到北京协和医院找钱家鸣主任就诊,2008年11左右还到国家信访局、中纪委、民政部、公安部及后来的中央军委办公厅接待室等部门信访,说明真相希望得到有力的帮助,但都没有受理,只是让我回事发地处理。

    在2008年12月左右从北京信访回家即被关进安庆市精神病医院,这就是我被精神病的来历。当然,这个精神病是权力组织24小时暗中高密度的监控迫害和无法无天的慢性毒药残害的。属于“被精神病”,带有强制性和政治性。

    一个人一旦被精神病,就是有十个嘴说话都没有人信,就是被害死也是死有余辜,被精神病比被抑郁更恶劣。2008年的官场抑郁成风,自杀成风,我只是一个小喽罗,直接跳过抑郁到被精神病。

    2011年3月在北京信访无果下到天安门撒传单被天安门公安分局抓进华一精神病院关押一星期,由我家人来北京接回家,这些年我最对不起的是我的父母家人和两个姑爷,把他们跟后面受牵连(传话筒)。2011年4月无法在潜山县安生,只好赴广州打工,在九号行馆水疗城当服务生,2011年8月转到南京益丰大药房,并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确诊了动脉硬化(心绞痛、两腿发僵),这时候又去了一趟原73211部队,当时的旅长已是张正军,我退伍的时候旅长是戴华。

    2011年11月回潜山县,因为散发精神控制(脑控)真相资料,被潜山县公安局汇同梅城镇政府及防暴队(这个事实具体由梅城镇余副镇长和汪会计作证,国保两位警官我不知姓名,但我记得长相),将我强制押送安庆市精神病医院关押半年,春节都无法出院过年,这次残迫害严重到差点死在安庆市精神病医院,主治医生张斌可以作证。

    2012年11月再次进北京信访无果,跑到美国驻华大使馆翻墙,被便衣殴打后押送到附近派出所,并被安庆市政府驻京办接回。

    2013年、2014年、2015年基本每年都到北京信访一次,2014年还带女儿到北京儿童医院体检发现腹膜数枚淋巴结肿大,淋巴结肿大可不是好事,肯定在做某一秘密人体实验。

    从我2007至2016年的信访情况看,基本都没有效果,连最基本的信访受理回执都不给,就是登记一下身份证,现在都是“无纸化电子化办公”,这些权力组织随时可以将证据销毁得一干二净,连蛛丝马迹的证据都不留,当然,我还保留了仅存的二张安徽省信访局的回执单。

    为什么我总是提“销毁证据”呢,因为我在2014年民政部统一换发新版残疾军人证的时候,本来要求半年就换发好的残疾军人证,潜山县民政局拖到8月份还没有办下来,到10月份的时候由潜山县民政局优抚股余劲松股长给我一本“因病六级残疾军人证”,备注栏写了“因公精神分裂症”字样,这种侮辱性证件我当时就没有接受,让他们重新办理,因为对于我们这种正常接收,正常安置的残疾军人,只要人在、证件在、伤残档案在,退伍回来是怎样,换发证件就是怎么样,没有借口和理由,看来潜山县民政局把我档案搞丢失了或销毁了,如果伤残军人档案真的丢失了,就应该查清原因或到原部队查验,以区别真假,不是我喷水,残疾军人证坐车半费或免费的情况下,在中国每一个省民政厅总计不少于上千份假残疾军人证(不是街头假证,而政府部门作假),除非不查,一查一个准。

    后来优抚股不知哪里弄来了原73211部队的“因病残疾档案”(三张纸),这一点“潜山县民政局余劲松股长”可以作证,当时的潜山县民政局周凤扬副局长还把我叫到办公室指着网络上流传的“说我造假贴子”给我看,我回复说网上东西不可全信,特别是我被处于监控状态(被精神病状态),什么流言都有,就像大嘴宋祖德乱喷陈晓旭一样,捕风捉影,拿芝麻当西瓜说。因为搞精神控制实验都是秘密的,信息舆论对外是严格保密、过滤、封锁和不许泄露的,包括我父母,都神神秘秘的,相当于,你不了解我,我不知道你,所有的消息都是经过权力组织为操控目的需要而散布的谣言,就事论事地说,有些是该组织通过技术手段人造(搞鬼名堂)出来的事实。(比如在受害者人事档案内放一些党政纪处理表,一个县的萝卜公章只要权力组织找一点借口或买通个别主要领导就可以实施,处分的目的主要降低社会百姓对受害人的认可度,达到丑化妖魔化的目的,使受害人生存权限进一步受到影响,找不到稳定的工作,有时在档案放些黑材料受害人根本不知道(阴招连连)。)

    社会大众就像盲人摸象,即使管中窥豹,也窥不到真实的豹子(可能是人造伪装的模型)。

    后来,2014年12月份的时候,我的因公残疾军人证还是补办给我了,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残疾证上面还盖着两个钢印,不过我仔细推敲,这其中必有猫腻,因为,我的因公残疾材料是后补的,销毁了就没有了,就像无头案当然,像我们伤残人原部队评定的,是有档案记载的,我以前说过,包括受伤治疗的军队医院(南京81医院)、原部队的卫生队(73211部队卫生队)、评残的上级批准机关(江苏省军区后勤部卫生处),有些是省军区,有些在大军区级批准,现在都改成五大战区,但有些在部队移防、撤编、裁军过程中自然消失的,这些人的原始档案材料有些是永远找不到的,那么,时间久远,档案又被权力组织销毁了怎么办呢?只能任其栽赃陷害,就像杀人案,除非“亡者(真凶)归来”,像我残疾军人,物证如果销毁了永远都归不来了,有些网友不明白:你是残疾军人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承认,隔行如隔山,在部队一般情况下只要受伤,达到一定标准都给予评残,包括骨折愈后,还有疾病的,骨折、断手、断脚、瞎眼的这种伤残老百姓一眼就看得出来,即使在部队没有评残也能糊弄人,像我们这种强直性脊柱炎,还有高血压、糖尿病、精神病的,这种残疾,按照中国民政部的解释,残疾军人是由伤残和疾病两种形式组成,一种是受伤,一种是疾病,而我就是后者,这种情况下如果被权力组织以中奖的机率选为“人体实验”对象(专业的秘密人体实验,对外一切理由都是借口),那么就是百口莫辨,他们可以施放药物气体麻醉剂类,维持一个让外界看似比正常人还正常的健康状态,就像动动员吃兴奋剂一样,造成了医院不易检查的假象,还好,我是强直性脊柱炎,双侧骶髂关节肯定病变,这个CT、X线一目了然,权力组织主要是胡弄老百姓,像民政局医院等专业人士是胡弄不过去的。

    当然,在部队有病不一定都能评上残疾军人,有些是“带伤回家”“带病回乡”的,还有些一身是病一样手续都没有就退伍回家了,我是抗洪时病情加重无法行走,组织上主动要求给我申请评残,按道理还应该立功,三等功到地方也就一张纸,像我当兵五年,除非领导主动给,自己张口要三等功,还真不好意思。

    现在,我就把情况往最坏的地方想,就当做无头案(物证销毁了)等于亡者也归不来了,那么我只有“人证”,曾经见证过我在部队抗洪受伤并评军残过程的领导和战友们:包括原73211部队的舟桥三营教导员陈锡财(后交流到江苏金湖县人武部任政委,现不知去向)、营长罗一平(现任江苏南京浦口区安监局副局长),73211部队卫生队的2003年评残的经办人周勇军医、陈溪根队长,批准方经手人是江苏省军区后勤部卫生处的方干(有些是军残证上写的名字),以及南京81医院的主治医生葛华,潜山县民政局安置办的原马竹飞组长、优抚股许惠云股长、余劲松股长、以及安庆市民政局朱科长等,还有一些见证过参加抗洪受伤过程及军残证的战友们:许于发(福建)、王满星(南京)、王庆为(安徽枞阳)、张国良(浙江平湖)、叶新鹏(福建南平)、肖宏进(安徽潜山)、李金灿(安徽潜山)、华张生(安徽潜山),我父母及两个姑爷。

    因为部队《革命伤残军人证》退伍回地方后就要交到地方民政局换取地方证件,部队的残疾证一律上交。

    还有一种情况是现役军人在部队当兵受伤没有评残的,但有医疗记载的,退伍到地方后可以向地方民政局申请补办残疾军人证,这个是地方残疾军人,不是部队残疾军人,抚恤金是一样的,但历史不容篡改,荣誉不能颠覆,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迷惑人民的事在法治健全的今天时有发生,以后还有谁相信公权。

    所以,在原始档案销毁情况下,人证是尤其重要。不管是什么案件,证据无非就是两个:人证、物证。假设物证销毁,只能是人证,这里面本人是起关键作用,因为还有一个“伤”,精神控制实验的权力组织就是要搞“灭口”,如果我被灭口了,我这个家和小孩子一生就毁掉了,就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家庭的耻辱,并且不断地被权力组织丑化妖魔化,以至数十年后:遗臭万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在网络时代有据可搜,有规律可循)。

    这也是我不断地向社会揭露真相的原因,只有趁我活着的时候逼政府公权力启动,把事情通过法律形式做实了,做成铁案,做成全社会众人皆知的案件,做成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案件,那么,权力组织就永远不会借机毁灭证据、玩弄法律,制造事端,陷我及我家于不义处境,而不是利用权势对受害人处处进行“潜规则”玩弄于股掌之间。

      二、下面回答一些网友疑问和关切:

     第1个问题是部队现役军人评残的基本常识(自己的经历和网上搜索的)。

    部队现役军人在受伤和疾病医疗期满后,达到残疾评定标准的,由部队统一组织认定,并发《革命伤残军人证》,一般残疾性质有因战、因公、因病三种,伤残等级原来四等六级,改为现在的1至10级,对于受伤的,但达不到评残条件的退伍回地方后三年内可到当地民政局申请补办,带病回乡的不能补办残疾军人证。这里面(规矩)名堂有点多,外行人一般不懂。其实我也不懂,只是经历过才慢慢体会到。有网友发问部队也有造假的残疾军人,我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的告诉你:这种情况只有万分之一,原因有几点:一是部队伤残军人只有等级高低,不会造假。二是没有必要,如果一个士兵真有造假的本领和门路,那么他可以立功、提干、考军校、转士官照样有前途,不可能冒着违法犯罪的风险要个破残疾证,就是当兵想要,干部也不会拿自己前途搞这事。三是当过兵的都知道,一个士兵在部队基层最大的就是连长,他不可能有通天本领造这个要省军区大军区审批程序严格的残疾军人证。四是造假多发生在士兵退伍回地方,因为中国是群居社会、人情社会,腐败的社会,如果这个退伍兵在地方有权势关系,为自己方便找民政局领导胡弄个假残疾真证件是人之常情的事。

    第2个问题是目前“事发地潜山县政府”对外的统一口径(猜测的):

    对于王焰被精神控制人体实验2007——2016,10年了,事情发生在原县委书记韩斌、原安庆市政法委书记王章来手中的事,后来的石力县长(现坐牢)、卓晓静书记(退休待处理),还有政法委书记徐雷生已退休,纪委书记方立洋也受到党纪处理,民政局副局长马竹飞等退休,一个县城极短时间内大批官员退位处理,这在官场是极不正常的现象,说明这个地方政治生态已被破坏或控制了,对于我个人来说,2007年是2007年的政府决策,现在是现在的政府决定,从我想象的推测,如果有网友或获知此事的人询问潜山县政府相关人员:你们县可在搞精神控制实验这个事?你们县可有王焰这个人?网上王焰反映的问题可是事实?潜山县政府领导目前有五个对外口径:一是不清楚。新上任的领导包括张劲松书记、梅耐雪县长不清楚王焰的情况,也搞不清楚这个人,具体由下面潜山县民政局和单位负责。二是对王焰已经搞清事实,彻底平反了,按照当前政策法律兑现待遇了。三是尊重历史,在没有新的证据证明王焰有问题的情况下,暂时保留当初退伍接受时待遇不变,我们还正在继续密切监控。四是王焰的情况他的家庭(家事)了解最清楚,做为政府我们仁之义尽,公事公办。第五种情况最坏,王焰的情况是在2014年民政局换发新证的时候被政府发现的,当时没有找到王焰的因公原始军队伤残档案,王焰又有精神分裂症(搞不清楚是不是装孬),民政局找到他父母,并以拒换新证为由要求他父母交待情况,并拿出了“因病残疾军人证”,因为换发新证的时间有限,潜山县民政局把这种情况向安徽省民政厅做了汇报,民政厅领导同意按原接受方案换发新证,并在新证上盖两个钢印,等待后续观察再做严肃处理。(这里说明他们留有一手,为以后权力组织等待有利战机,再发动新一轮攻击找借口),(这里证据有两点:一是原部队因公残疾军人档案失踪了,我个人是接触不到档案;二是新残疾军人证上盖有两个钢印。说明这里面有“鬼”在搅局,老百姓看不出来,看出来也没有用,跟政府作对没有一个好下场)。

    第3个问题是有网友问,像你们残疾军人潜山县政府能不能取消优抚待遇和没收残疾证?

    通常在没有证据证明该受害人带有违法犯罪时,是不能无故取消的,即使一时取消,待处理完毕后也要恢复其身份,因为残疾军人体现的是中国政府人道主义和政治荣誉感(当兵时为国家利益受伤或得病并得到部队肯定的,这就是政治规矩),不便无故取消,只能灭口(暗中搞死),我现在面临的就是这个处境,要不政府怎么会把我“政治化精神病”,还下慢性毒药做实验,说明潜山县government买逼还要立牌坊,把我搞死一了百了,无非政府赔几个钱,只是我暂时还没有被搞死,要不受害对象把事情闹大了会低毁当地政府形象(干丑事到了不要脸面的程度,在老弱病残的人身上榨取政治资本),告到北京就低毁北京形象。

    第4个问题是地方政府和610权力组织的相互关系和扮演的角色。

    在一个地方搞精神控制实验,说明这个地方有一个首领山寨王(经过职业间谍培训安插在潜山县的耳目,通常身份隐藏的极深),首先生事找借口找靶子,然后是锁定受害人这个目标,取得“事发地政府授权”并报高层批准(这个事情政府“公法”不方便插手,交给610“家法”伺候),再动员社会百姓热情积极参与,带有明显的政治性、运动性(类似于文革),通常都把这个受害人丑化、妖魔化、标签化,如杀人犯、贪污犯、精神病等,再把自己神化成救世主,“为民除害”,“为民除贪”“为民请命”,这个社会这个政府需要他们这样高、大、全的神通广大组织来拯救,像洪秀全拜上帝教一样,跟着教主有肉吃,有酒喝,有钱花,还有帅哥美女享受,然后一步步把当地或政府需要利用的人拉下水,成为他们的传话筒、留声机和代理人,让当地人们自发的走了一条最符合操纵者利益的路(有一定的规则)。

    据说只要被他们组织吸收进的人(有些是单线联络),只要听到对方深沉洪亮的电话“* * *,教主想见你一下”,吓得小便都有可能失禁或腿脚发抖,极权社会都是这样管理。这也是为什么把这些成员称为驯服的羊,任其牵、任其杀,而不是猪,因为猪在死之前还有点反抗挣扎的能力,而这些人是被该组织长期秘密篆养训练并利用的工具,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或况还有致命的不可告人的把柄在其手中,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不行(不听话就被谋杀或造事端送进监狱、精神病医院折磨到死为止)。

    一般政府实权部门里只要培养吸收一两个该组织的成员(公安法院),推行他们想要的运动计划就容易得多,其它人员只要掌握一点把柄,再小恩小惠拉笼一下,没有多少,也没有必要为受害人而反抗牺牲自己的利益。

    该组织通常以执行任务为幌子要求政府部门配合,那么这个时候的政府就是傀儡,就像未代皇帝傅仪暗中听命于日本人一样,受害人或受害人家庭遇到麻烦需要主持正义或公道的时候,找政府找法院,那就是跑龙套,做形式,不要说就事论事的公事公办,甚至是合情合理的事情都百般刁难,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就像发生于中国近几年有影响的冤假错案,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毁灭证据等等,不要说律师,连三岁小孩子都分得清的东西在政府或法院却理不清思路,说明这个时候的政府没有用了,也是传话筒,按照幕后操控者的要求去做。

    用李克强总理的话形容叫做:尸位素餐。(有几个模子在那里办公办事办案)。

    他们这样做主要为了借机整人(顺便研究人的心理活动规律、毒理结果和社会反应),网络上有网友指出这叫“国家报复制度”“杀鸡儆猴”,就是要让受害人及其家庭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以教育社会“损害Dang和政府公权利益的”就是这么个下场,要公平正义干什么,一粒老鼠屎不能害着一锅汤。当然,他们玩的是手段,玩的是法律,玩的是阴谋诡计,用行话叫“高级黑”。

    第5个问题是有网友发问,没有真凭实据就是谣言。

    王焰整天到晚在网上制造谣言,妄想迫害,有没有真凭实据,凭空捏造谁能信服?是潜山政府仁慈,一般早就抓起来搞死了。

    关于证据,这里需要强调一下,因为权力组织就是掌管和玩弄法律方面的高手,他们都是在幕后操控,一般掌握不到什么证据,就像抓小偷一样,你以为你是公安局的,大街上哪个监控探头你都有权调取啊,如果真是有过硬证据也会遭到权力组织销毁,而具体到幕后操控者更不一样,他们像邪教一样把受害人需要操控的人用非道德手段牢牢控制住,这个人就像灵魂出窍,鬼魂附体,肉体还是本人,但其思想行动语言已经在按照操控者的意愿进行,可见多么恐怖。

    目前具体的摆在桌面的证据也有:一是民政局把我部队原始伤残档案搞丢失了,这个概率不是没有,但一般很低。除非档案室发生失火、失水、盗窃或专人陷害,有网友问你档案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光,如果真有见不得光的就应该摆在桌面上,该追究什么责任就是什么责任,而不是连受害人本人都不清楚的前提下私自销毁栽赃陷害“被精神病”。万幸的是我问过其他战友,部队伤残军人评残档案一般一式三份,地方民政局只能销毁一份,还有两份,看来还是部队有经验,防止个别地方胡乱地搞。因为地方是个大染缸,公检法司政党、三教九流无所不包,个别“地方大佬”权倾一方为所欲为,大搞人身依附,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故意制造个冤案整人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政治法律社会效益相结合),又能借机升官揽权敛财。二是我2014年换发的新版残疾军人证有两个钢印,无缘无故搞两个钢印干什么?说明里面有名堂,有鬼,为将来哪一天发动攻击找到口实。三是我在部队当兵五年,受过正规军事化训练,都没有得什么精神病,家庭也没有精神病史,独独退伍回潜山县整了个“精神分裂症”,说明这个地方水土不服,人心不古。其它的证据无非年纪轻轻30岁被慢性毒药残害全身是病:肝硬化、胆囊炎、动脉硬化、磨牙破坏好几颗,用邪教歪理邪说的话“是人都有生病的时候,正常”。

    大凡搞精神控制实验的地方,自古都是地痞流氓土匪丛生,为一碗饭能打破头出人命的地方,大家看:陕西西安、中国上海、湖南张家界、贵州铜仁、安徽安庆(潜山)、湖北武汉、福建福州,后两个地方更是一踏糊涂,三天两头冒个哄动全国的案件。

    第6个问题是王焰、孩子和整个家庭的危险处境和未来走向(推测可能被操控结果)。

    当操控者使用的手段一切都是欺骗,一切都是虚假(表面形式)的时候,操控到今天这个局面,内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表面形式,做做样子对得起观众。

    从2007年被操控到今天,我及我家的处境目前非常危险,一般到这个时候10年左右,大多数都被残迫害“被病死的被病死”、“举家搬迁的搬迁”、“下监狱的下监狱”,反正社会上很少看到受害人信息了,类似于强迫失踪的,权力组织动员百姓搞运动的结束时间到了,再拖下去“权柄”不灵验了;二是被识破了,三是除非变换个版本继续搞。一般有黑脸、红脸两套方案轮流搞,搞到死为止(脑控实验程序的设计都很科学严密,经过长期实验推算总结的)。我及我家也是风雨欲坠,去年离婚、50平米房子不办证、我本人和家人身体都不好,工作想退退不了(要精神病人上班,荒唐,或许哪一天被迫害得殴打赶出来,因为单位曾经强抓我到精神病院了),如果有一天潜山县政府借机发力取消工作和残疾待遇,潜山是待不下去了,只能背井离乡,到北京告状,除非不回潜山县,只要回潜山县就会抓进精神病医院或找借口下监狱,这种案例屡见不鲜。如果现在再取消待遇,只能等到下一个10年了,因为中国造冤案申冤基本规律时间是10年左右一周期,这个10年申诉解决不了,只能等下一个新领导人上台解决。

    有网友问,你这地方没有法律吗?对,就是没有法律,像搞精神控制实验对当地普通百姓是公事公办,能照顾的照顾(免税、低保、工资等方面优待提高,以换取这些民众的热情支持拥护),但对政府需要打击的对象就变本加厉,就像练习射击时的靶子,越往靶心打越好。野蛮加阴暗等于恐怖。

    第7个问题是精神病医院和监狱有什么区别。

    监狱和部队差不多,就是没有训练,劳动和规矩都一样,精神病医院就不一样,首先就没有了法律保护,里面都是精神病人,还要吃药,被传染个疥疮是家常便饭,要是权力组织下阴招给传染个肝炎、肺结核的那下半生完蛋着,更为恐怖的是如果受害人在里面不守规矩,不老实做人,甚至挑拨精神病人打断腿的、挖眼睛的。

    并且被政府或相关单位“被精神病人”送到精神病医院的住院没有时间长短,主要看受害人家庭关系硬不硬,如果受害人家庭人单势薄,一关两三年,甚至在精神病医院住到终结一生的都不是不可能的事(父母双亡,没有妻子儿女的,想想真恐怖),住院的费用(钱)对政府不存在问题,对于一个有精神病住院史的人,政府的随意性很大,可以到需要送进去就送进去的程度,试想,一个没吃没喝没住的“被精神病人”,不找政府求助找谁,对这种人政府通常都是关进精神病院发扬“人道主义精神”。

    不像“被监狱”,一个相对有法律保障,程序相对复杂一些,二个有明确法律时间限制,三个如果有过错出来还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中国的精神病院不是单纯的人道主义做好人好事的场所,大多数都带有政*治任*务的,里面的少数医生还是带有公安局编制领双份工资的。

    总之,这两个地方都不是正常人待的,是对需要打击制*裁或灭口对象使用的。

    第8个问题是王焰每天在网上揭露精神控制实验,要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网友们啊,我王焰每天在网上不停地揭露精神控制实验,不可告人的目的比幕后操控者简单的多:就是需要网友们关注王焰被操控发展到哪一步,关注安徽潜山县政府能否善待王焰和其孩子、家人,能否保障其生命健康安全。至于诉求中要求赔偿,命保住就不错了,还赔偿?一没有法院受理,二没有律师公益代理,这就好比一个女人走到荒山野岭遭一群匪徒轮奸:你就是喊破嗓子也没有人管。

    通常情况下,如果有正义记者、社会人士来潜山县秘密调研或公益律师代理,这些权力组织会对其公关洗脑,一般也就两招或文或武。文的就是诉苦,“记者同志啊,你们远道而来潜山县,这个地方穷,要吃饭的多,我们也难管理,不是我们要对王焰怎么样,而是王焰这个人怎么怎么差劲,他有精神病,领导怎怎么难做,请你们来潜山县多到天柱山旅游一下,请客吃个饭,顺便找个电视台主持人(美女)陪陪(下圈套),或给个红包。一般接触不到受害人王焰,我本人24小时监控了,打我电话也监控着,半军管状态也没有记者敢采访。武的就是借口执行任务,闲杂人等不许接近受害人王焰,不许打探小道消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一律由潜山县政府统一对外口径,不听话不上路子一般会找地痞流氓暗中制造事端殴打,当然,潜山县是国家级旅游县,这些权力组织不会蠢到人造恶性事件,一般都使用技巧手段公关。对代理律师也一样,毕竟是搞精神控制的,公关洗脑的手段就是软硬兼施,使人心服口服,顺从于权力组织。

    第9个问题是目前有哪些疑似受害人及对付精神控制实验的方法。

    从我对网络研究来看,疑似的太多,包括彭公乾、吴巧妍、刘华铭芝、郭汝泉、黎永强、贾宏声、陈晓旭、王均瑶等等,在这些人身上能发现到共同点和规律性:包括“嫌疑人身份”“父辈亲属受害对象”“被精神病” “谣言四起”“英年早逝”等等,至于对付其方法,只有熟悉权力组织搞精神控制实验的规律,才能知已知彼,“就事论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证据意识强”“政策法律意识强”,而对于受害人应该“理性思维”“脑控思维”“严格自律”“遵纪守法”“未雨绸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创造条件到美国。

    之,从被锁定充当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受害人那天起,一日被控,一生被控,揭露不揭露结局都一个样:被病死。只是时间长短罢了,闹得社会关注度高的,他们会让受害人活得时间长一点,像湖北武汉彭公乾,前后搞了15年,时间跨度非常大,最后实验出个胆囊壶腹癌42岁就死了。动静小的,会出阴招搞死,包括车祸、触电、意外死亡等,也有像福建福州吴巧妍才搞四五年,就忍不住疾病羞辱折磨而自杀。

    这些幕后操控的权力组织无所不用其极地用非人道的手段残害自己同胞,使用了人类有家文明以来找不到语言形容的阴暗手段,比日本731部队,比纳粹法XI斯有过之而无不及,唯一的区别是当自己的民族在残杀自己人时比侵略者更为残忍(百度语录)。

    如果广大民众一味沉默,或许下一个就是你,是值得人们反思和警醒的时候到了。

     附证据:《退伍军人证》证明王焰曾当过兵。(其实这个证据也能销毁,但销毁对权力组织起不了作用,诬蔑说王焰假当兵经历没有必要,也不可能)。

    当兵受伤时治疗的南京81医院出院小结,病案号X光号都有,像病人住院病历,现在只要有权限到81医院还能找得到,但也有可能丢失。

    王焰2003年部队抗洪受伤时申请评残的证明材料一份。(像我这种在抗洪期间因病加重伤应该算事故,带队领导不隐瞒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立功呢?立功主要是救人救物对象,像部队正常训练中骨折受伤也算事故,但和评定《伤残军人》都不影响)。

    原江苏南京73211部队《因病残疾军人证》及档案材料。可惜当时没有手机下,只能是复印件,复印件比没有,空嘴说白话要强,毕竟也能算证据。更可惜的是当时没有证据意识复印出《因公残疾军人证》及材料。

    2014年安徽省民政厅换发的新版残疾军人证,面清晰地显示两个钢印(大家仔细看看,说明这个民政局确实有点“鬼”名堂)。

    我从2008年上访过程中留下的两张安徽省信访局回执。(这个证明我信访过、申诉过,可惜北京方面有经验,对我们这类人信访什么手续都不给)。

    王焰被慢性毒药残害到医院检查的影像告(得病正不正常医生来解说,这个只能增强说服力,无法当作证据使用)。

    2014年带女儿王欣睿北京儿童医院体检时的B超报告。

    2009年和2012年王焰被强制抓进安庆市精神病医院的出院小结。(当过兵难道就不能得精神分裂症吗?这个与被迫害和慢性毒药没有多少证据链。今天能被精神病,明天或许也能被精神病,反正这一生是完蛋着。)

    my blog —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操作手段: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精神控制实验!

    具体方法: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搞穷——名誉上害臭!

    人生结局: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十来年全家灭门!

    组织形式:(邪教模式+传销模式)幕后操纵者——特权骗子—传话筒留声机——受害人傀儡!

    关注精神控制实验9年受害王焰

    关注精神控制实验9年受害王焰 ——

     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改为天柱山市)有权力组织搞秘密精神控制实验,类似于邪教拉人入伙,就事论事地控制信息和迷惑人们的心智,使人们按照操纵者愿望改变自己,幕后对受害人接触的人或物或事情操控设局做局(极权主义),最终让所有参与的人(人身依附或单线联络)自发的走上了一条最符合操纵者利益的路,以实现其对受害人不可告人的目的(遗臭万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实验一生,密控一生,操控一生,让受害人后半生处在一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悲惨境地。安徽潜山县有权力组织人造冤假错案,进行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2007——2016!

    关注73211部队退伍残疾军人王焰因精神控制实验而被强制性精神病9年——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https://1drv.ms/1l8aSHq手机微信15055472117

    百度百科:精神控制、人体实验、人身依附、强迫失踪、反人类罪、610办公室、极权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