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武漢彭公乾精神控制(腦控)受害經歷(可能已癌死)002

湖北武漢彭公乾精神制(腦控)受害經歷(可能已癌死)002

送交者:

中國受害王焰

2016年05月07日17:33:14 于 [天下論壇]

發送悄悄話

湖北武漢彭公乾精神制(腦控)受害經歷(可能已癌死)002

(這個受害人的腦控受害案例最為典型,從1997年開始受害,至2012年被人體實驗成功地實驗出了膽囊壺腹癌,後來在互聯網上就沒有了足跡,百分百被死亡了,前後實驗時間跨度達15年之久,在2004年的時間還接受過中央電視台《新聞調查》欄目組的調查後也消失了一段時間,也就是說,這個受害人受害的經歷和我受害經歷是極其相似的,我2007年至今也有快10時間了,也被實驗出動脈硬化、膽囊炎,從我前後進北京上訪看,沒有什麼力量能對精神控制實驗的權力組織起決定性的阻止作用,只要啟動實驗程序,基本是一搞到死,只是時間長短罷了,並全是數十年全家滅門,這也是我不斷地向全世界呼吁關注的原因,或許這就是中國政府反復強調的規矩,白道有白道的規矩,黑道也有黑道的規矩,我很想到美國,但是我個人經濟和其他力量有限,難以成行,如果沒有錢到美國,在沒有得到美國政府的庇護也是死路一條。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我叫彭公乾,85年--93年我是湖北糧機廠的一名會計,93年出來打工。97年因幾個朋友找工作幫忙辦了幾個假畢業證書,結果他們不顧保密原則,完全自我暴露.迫害剛開始時,我還以為是竊听器、攝像機、錄音機之類,並不知道聲音來自腦中,因我只是一名會計師,高科技知識不多,對此類技術的理解還停留在五、六十年代的水平,好在我是唯物論者,才沒有象有的人那樣認為是鬼魂附體;但此時也僅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98年4月份,為了逃避迫害,我只好動身前往廣東,以為離武漢遠一點,或許就脫離了控制,誰知還是在羅網之中,能知道我每時每刻在想什麼、干什麼,思想、記憶、行為無任何秘密可言。初期它們還利用語音交互技術,變換不同人的音調,裝腔作勢。遠在幾百里遠的熟人的聲音經常出現在耳邊,因當時不懂此技術,很受它們的欺騙,後聯系北京語音交互技術研究中心,中心的研究人員從語音合成、聲韻控制、文本分析等方面進行講解,才知道是語音模仿。?? 在電磁波的長期刺激下,我的右頸動脈供血不足,血壓時高時低,左臂左腿嚴重麻痹,幾近偏癱,心律不齊,精神長期抑郁,並有前驅糖尿病的明顯癥狀;電極對丘腦前後的經常刺激,導致胃酸大量分泌,胃潰瘍已到了要動手術的地步,現在右臂抬舉都很困難。它們對性很感興趣,十 促性腺激素的大量分泌,讓我經常處于性興奮狀態,我曾想不通,從公來說,我沒有反黨反政府,也沒有違法亂紀。從私來說,我們素不相識,無冤無仇,為什麼它們對我如此狠毒呢?

98年我作過一些檢查,如︰X光、CT、腦電圖、心電圖、經顱多譜勒等,但這些常規檢查作用不大。2000年深圳蛇口一位得知此事的人曾邀我出國,因不熟悉對方背景,我沒有答應。2001年10月,詢問深圳人民醫院神經外科的醫生,他們告訴我,他們知道這個技術,一般嵌入手術要3至4個小時,要檢查的話,深圳醫院沒有相關的設備,推薦我去廣州第一軍醫大的一個實驗室。2002年4月份,在朋友的幫助下,我到廣州第一軍醫大的一個神經實驗室檢查,才找到體內的微芯片和微碳縴電極(PROCFE),可他們就是不願取出來,說是有風險,我也不知是醫療風險還是政治風險。後來拿著檢查結果去廣州、武漢的幾家醫院,他們都不願幫助取來。

2002年6月,我去找武漢市橋口區六角亭派出所,武漢市公安局,湖北省公安廳,他們的說法都是一樣︰我們只管刑案和治安,現在許多事都忙不過來,你不要總來找我們,管這事的有專門的部門,不是我們在管。2002年7月,找到漢口球場街湖邊坊的市安全局,不管。

2003年8月,托人找到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的馬教授,他答應讓我去他那兒,說基本上可幫我解決,可在8月21日 我按約定的時間準備去的前一天,他突然來電話要我去找市委開介紹信,不然他不能動,我問為什麼?他說你不要問。我只好去漢口解放公園路的市委要介紹信,市委的人說︰ “我們不能開這個介紹信,你認為是誰給你嵌入的你就找誰去”,磨了一個下午還是不行。那些具體操作的人我一時到何處去找,真是不可思議。

九月初,我聯系到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生命科學部,信息科學部以及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神經科學研究所。他們的說法是︰你應該找開槍的人,而不是找造子彈的人。不過可以告訴你的是,這絕對不是作試驗,也不會是科研單位所為,科研單位沒有這個權力。大腦研究?br/> 13;的很多項目是國家“863”、“973”計劃中的項目,如“腦功能和腦重大疾病基礎研究”、“腦發育與可塑性基礎研究”等等。一般是用果蠅、小鼠、猴子作試驗,特殊情況下,有的單位也會用人作試驗,但這樣做有很多條件︰一是不能用無關聯的正常健康人試驗,必須是有大腦疾病或精神疾病的人。是要與志願者簽訂協議,告知詳情或者後果,即知情權。三是手術有風險,全麻本身有一定的危險,還有腦損傷和感染、大出血等。四是論文不能公開發表。對你這樣做,應該是有什麼別的目的,我們不好猜測,建議最好先找政府,不行的話就請律師吧。

先去找律師,律師說︰“看了你的材料,我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對這方面的情況我們也有一些了解,只是不很具體,我們相信你,但幫不上你,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第一,現在你連這件事是哪個單位干的都不能找到,那你準備起訴誰呢?沒有訴訟主體,法院是不會受理的。第二從你談的情況看,你也找了不少部門,但都不起作用,說明這個部門既然敢這樣做,法律在它們眼里就只是一張紙而已,法律對它們是無效的。第三,(法)律師的作用是有限的,象你這個年紀應該明白這個道理,不是有個比喻嗎?法律是一張蜘蛛網,大蟲沖過去了,小蟲粘住了。末世社會,弱勢的草根階級總是犧牲品,你想起訴“強力部門”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無異于與虎謀皮。不要認為違法的事找律師就能解決,那是天真的想法,現在執法犯法的事每天一籮筐,已是很普遍的事,明虱尚不能捉,罔論陰虱?!你還是另想辦法吧。

既然這樣講,我又去找政府,打電話到安全部,安全部讓報上姓名和城市,我說,只報城市和姓名就行嗎,他說行,四天後再問結果如何,回答是不知道。九月中,我分別往科技部、衛生部、教育部、湖北省委秘書長、省政府秘書長、武漢市委辦公廳、市政府辦公室、省安全廳等發十多封掛號信。總算等到湖北省委黃副書記秘書的一個電話,她說︰“這種事情我只是知道一點,詳細情況只有高層領導才知道,已請示過黃書記,讓你去找安全廳”,我說我不是間諜,也不是重要人物,安全廳也說過不是他們在管,再去找安全廳不合適吧,她回答說,黃書記是這麼說。

今年三月份,中央電視台《新聞調查》節目來電話,希望我提供相關的人員名單和資料,他們準備采訪。但隨後的采訪只進行兩個星期就不得不中斷了,當初我就說過,即使調查了也不可能播出,原因還需要講嗎?。

以前我曾想,我是小人物,無機密可言,沒犯法,也沒什麼組織,某部門會不會找錯了對象,此時才知道這種部門要找的主要的就是我們這種小人物。

在我寫這封信期間,它們說︰“你到處講,我們也不很在乎,懂得這項技術的人不多,大多數人不會相信你的”。幾年的迫害對我的身體造成極大的摧殘,尤其是現在已漸感不支,我曾提出︰從此以後我不再講也不再想你們的事,只當我病了10年,只希望你們不再過度的迫害我,讓我能站起。

2004年4月,作者︰ 彭公乾E-mail:mybox1997@vip.163.com

電話︰0769-2875728 。手機︰12544781192  身份證號︰420104660227431 戶口地址︰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橋口區順道街121號

後注︰難友彭公乾,2010年12月患壺腹部周圍癌(膽囊胰腺癌),2011年元月在武漢協和醫院陳立波教授動手術。至今生死不清。

收藏Collection王焰tumblr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王焰的wordpress博客——https://chinawangyan.wordpress.com/

王焰的blogger博客——https://wangyanba.blogspot.co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dcontrol731